《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1335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老姐姐,萧老师,你们来啦!”看到他们,梁庆有刻满皱纹的脸便犹如菊花绽放,有气无力的招呼道,“秀兰!秀兰!还不快搬椅子过来!”
  看着老头儿脸上越发明显的那些老年斑,萧晋心里就像是堵了一块大石头一样,脸上却带着和以前一模一样的笑容,提高声音道:“老族长,有日子没见了,您还好吧?!小子这次给您带了两瓶好酒来,怎么着,中午让我秀兰嫂子弄两个菜,咱爷俩儿把它们给报销掉?”
  听他这么说,梁庆有明显非常开心,但却摇了摇头,说:“不行啦!我是真的老了,以前一顿不喝浑身难受,现在只是闻到酒味就喘不上气来,好酒你还是留着自己喝吧,多喝点,把我的那份也替上。”
  曾经的梁庆有封建、愚昧、嚣张、倔强,即便是明知自己错了,哪怕死后被人刨了祖坟,也梗着脖子绝不认错,极其的不符合某主义核心价值观,但没人能、也没人敢够否认他的伟大。
  他把自己的一生都奉献给了宗族和村子,如今囚龙村的改变,完全可以说是以燃烧他的生命为代价换来的,可就是这样一个天不怕地不怕的老爷们儿,如今却害怕起了自己最爱的美酒,为什么?

  除了想多活几天、多看几眼他为之操劳一辈子的村子,萧晋想不出别的原因来。
  强忍着鼻腔里的酸涩,他笑着说:“那我也先不喝,东山外悬崖上的电梯主体工程已经快要建好了,要不了多久就能安装上电梯。到时候,由您去给它揭幕,第一个乘坐它的人也应该是您。那一天,咱们再把好酒拿出来,好好的醉一场,怎么样?”
  梁庆有的眼睛猛然一亮,紧接着便一边用力点头一边嗬嗬的大笑起来。萧晋担心他身体承受不住,连忙按摩他的穴道,让他沉沉睡去。
  不远处的梁秀兰见萧晋眼眶变红了,顿时就慌了起来,上前急问:“萧老师,俺爹他……”
  萧晋叹息着摇了摇头,把手里的袋子交给她,无力道:“老爷子已经油尽灯枯,什么时候走只有天知道。这些药是我用上好的野山参调制的,每天清晨给他喝一碗,虽然没有多大的用处,但起码也能让他最后的这些时日舒服一些。”
  梁秀兰哇的一声哭出来,又死死的捂住嘴,流着泪冲他深深鞠了一躬。

  萧晋摆摆手,扶着同样一脸凄然的丁夏山离开了梁庆有家。
  人生一世,草木一秋;痛苦的人会觉得它十分漫长,快乐的人却认为它如白驹过隙。萧晋无论从哪个角度来讲都算是人生赢家,所以他没什么好痛苦的,自然对于身边人的即将离去无法释怀,尤其是在他还是名医者的情况下。
  回到家,他便把自己关进了制药小屋,穷搜脑海中对《养丹诀》的记忆,罗列出几十种延年益寿的药方和功法,一一验证过去,最终却只能颓然一叹。
  养生,特别是老年人的养生,条件是非常苛刻的,其中最重要的一点就是时间,而梁庆有恰恰最缺这个。
  萧晋自负能跟阎王抢命,却还没有狂妄到与之夺命的地步,梁庆有的一只脚已经踏过了鬼门关,即使他拼尽了全力,能做到的也仅仅是拖延片刻罢了。
  肩膀上突然多了一只小手,他红着眼珠子回头,对上一双清澈如水的眸子,心里就像是被泉水洗涤了一般,慢慢的平静了下来。

  “谢谢你,云苓,我没事。”他微笑着说。
  郑云苓脸上满是担忧,伸手指了指窗户,他这才发现,外面竟然已经天黑了。
  “你已经在这里关了一整天,家里人都很担心你,小月和小纯都快哭了。”
  看着眼前手机屏幕里的字样,萧晋摇摇头:“对不起!一时专注就忘了时间,你替我跟她们说一声,我收拾了东西就出去。”
  郑云苓没有走,而是打字道:“让我看看你的伤。”
  “没事儿,就是一点皮外伤,不严重的。”
  郑云苓眼睛直勾勾的看着他,态度坚决。
  没办法,他只好把左胳膊的袖子卷到肩膀上,露出包着绷带的上臂。
  郑云苓小心翼翼的剪开绷带,一看到伤口,眼睛便泛起了红。

  “别担心,它就是看着吓人而已,贯穿伤,没碰着骨头,跟普通皮外伤没什么区别,这才两三天,已经快愈合好了,回头连疤痕都不会……”
  萧晋安慰的话戛然而止,因为小哑巴哭了,眼泪吧嗒吧嗒的,手指轻抚他伤口的边缘,难过的像是心爱的东西被损坏了一样。
  这反应可比最脆弱的苏巧沁还要大,郑云苓一向坚强自立,怎么会?
  萧晋心里泛起了嘀咕,想起某种可能,瞬间又否决了。天地良心,他自认绝对没招惹过这姑娘,怎么都不应该产生那样的效果才对。
  “呃……云苓啊!伤口还没愈合好,不能长时间暴露在空气里的。”
  小哑巴闻言抹抹泪,重新拿来酒精、药膏和绷带为他包扎起来,弄好之后也不起来,用手机问:“你身上其它地方的伤口也是这样的?”
  萧晋点头:“胳膊上这个是最重的。”
  郑云苓咬了咬嘴唇,又打字问:“要怎样你才肯呆在家里不出门?把你外面的女人都接来行吗?”
  萧晋苦笑:“我真不是因为这个才总出门的,咱们刚认识没多久的时候不是告诉过你嘛,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做。而且,我现在的总出门,正是为了将来不用再出门呀!”
  郑云苓失望的低下头,片刻后又猛地抬起来,目光坚毅的打字道:“下次我要跟你一起出山。”
  “为什么?你去干嘛?”萧晋愣住。

  “我要帮你,不管你要做什么,任何有关于华医方面的事情,你都可以交给我。”
  萧晋惊讶极了,见她表情里没有丝毫开玩笑的成分,一时间根本不知道该如何拒绝。“那什么,你走了,村里人要是有个头疼脑热的怎么办?”
  “奶奶在家,她医术比我高多了。而且,一般的小毛病,青雪都能解决。”
  萧晋无话可说,心思电转,正琢磨着该找个什么样的理由时,小哑巴的手机屏幕又杵到了眼前。“你觉得我帮不上你的忙,还会成为你的累赘?”
  “当然不是,你的基本功比我扎实,性子也比我稳,肯定能帮上我的,但是……”

  不等他说完,郑云苓转身就走,倔强的背影上仿佛写了五个大字:就这么定了!
  萧晋在小屋里傻了半天也没能想明白小哑巴到底是怎么了,除了那个他最无法相信的原因。
  可能吗?她不是发过誓终身不嫁的么?我是个什么鸟,每天过的有多无耻,她都一清二楚,这种情况下也能喜欢上?小时候发烧把脑袋烧坏了吧?!
  郑云苓不同于萧晋的其它女人,她们会爱上他基本上都是他不要脸撩拨出来的结果,可面对小哑巴,他始终都谨守着该守的界限,除了初次见面时不小心看到了放尿PLAY和抱过一次之外,再没有越雷池一步过。
  对于这个命运多舛的姑娘,他是很敬佩的,原本还想着等养生基地开张了,小哑巴在那里会有很多接触达官贵人子弟的机会,说不定就能邂逅一场美丽的姻缘。
  日期:2018-07-20 18:1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