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厂长的隐秘生活》
第268节

作者: 猪大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别叫二小姐了,既然是露露的男朋友,那就随她,管我叫妙妙姐吧!”苍妙直勾勾地看着方长道:“那天你到店里来买车,下面的人不懂规矩,惹了你,我先给你道个歉,至于那个员工,以后他不再会出现在飞虹,以后可得让你的朋友们多多来光顾我的车行呢。”
  听到这话的时候,冉露一脸无解,然后又死死地瞪了方长一眼,眼神复杂极了。
  “妙妙姐客气了,是我给店里添麻烦了才对!”方长的眼神毫不客气地盯着苍妙那性感的锁骨,嘴角翘得很银邪,让苍妙呼吸都在打颤了。

  这个时候的苍衡,脸红得跟猴子屁股一样,这个小子……居然认识二姐,他……他到底什么来路啊。
  就在苍衡气得快死的时候,灯光暗了下来,暖场音乐也停了下来。
  苍妙冲方长和冉露微微一笑道:“失陪,一会儿我们再好好叙叙,露露,别带男朋友着急着走哦!”
  冉露脸一红,微微一点头时,苍衡低着头,双手捏得咯咯作响。
  从苍妙出现起,他就已经被无视了,从头到尾,苍妙连看都没有看他一眼。这也直接说明了他们家的姐弟关系。
  苍衡一转身,方长喊道:“一会儿站稳了,别摔倒!”
  这话对苍稀来说,就是一种挑衅和污辱,等他真正回归家族的那一天,方长?他算个几吧。

  苍衡坚定地看着冉露,再看看她被方长牵住的手,深深吸了口气道:“等我!”
  话音刚落,苍衡就朝主舞台那边去了。
  冉露瞅了一脸平静的方长一眼,气得咬牙道:“你跟妙妙姐认识,为什么不告诉我,害得我白担心一场。”
  方长笑了笑道:“其实不认识,也只是客气罢了。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这个道理苍妙比苍衡看得透。我如果不是看在你的面子上,苍妙真的是个不错的合作人选,苍衡……我特么刚才真想抽他!”
  冉露心中一颤,方长发狠的时候,她是见识过的,高欢满嘴喷血的样子到现在还历历在目。所以,她并不觉得方长这话有水分。
  “方长,苍衡他……他真的没希望吗?”冉露有点担心地问道。
  方长叹了一声道:“我给他指了条明路,这蠢比天天除了怼我就没事可干一样。在这个世上,永远不要摇尾乞怜,踏踏实实沉下心来做一些有价值的事情,该来的自然就会找来,还需要费这么大的劲吗?不过这事对我来说简单,对苍衡这种自带优越感的人很难。不破不立嘛,反正他今天也被你给打击了,情场才失意,亲情再捅他一刀,这样很漂亮。”
  “我发现你真的好毒啊!你就没有一点同情心吗?”

  听到冉露这话的时候,方长才发现,男人不懂女人的同时,女人也是不懂男人的。谁特么稀罕你的同情啊?扪心自问,在给别人发好人卡的时候真的有把别人当人吗?
  音乐响起,灯光汇聚,身子骨还硬朗的苍以怀慢慢地从后台走了出来,她的身边跟着一个非常年轻的女人,她的手里还抱着一个五六岁大的孩子。
  苍以怀不要人陪也不要人扶,从儿子手里接过话筒就开始讲顺缘的发家史。
  阵阵雷动的掌声之后,到了儿子孙子辈祝寿献礼。主持人依次点名。然而却并没有苍衡的名字。这都不重要,因为还没被写进族普。
  当那个看起来沉稳无比的苍仁拿过话筒的时候,冲他爸说道:“今天您满八十,还有位孙子辈给你准备了一份礼物,希望您喜欢!”
  话音回荡时,聚光灯同时一闪,将大厅正中照得如日般明亮,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
  礼物自然分开,那辆古雅优雅的桑海汽车引得众人一阵惊呼。
  这个时候,苍衡已经激动得手心冒汗了,从他爸手里接过话筒,大声道,“爷爷,祝……”
  苍以怀摆了摆手,只看了那桑海两眼,从身旁的女人手里抱过那个傲娇的男孩,不要话筒,中气十足地说道:“借此机会,我宣布,顺缘集团第一顺位继承人,就是我的宝贝重孙,苍宇寰!”

  一首凉凉送给苍衡,呃……还有苍妙!
  认祖归宗?成为家族继承人?
  苍衡把一切想得太过于简单,就像方长刚才说的那样,一辆车就可以改变苍以怀的主意,又怎么会让他苍衡等到今时今日?年轻!
  宴请进行到一半的时候,苍以怀老爷子就以年纪大了为借口离开宴席。
  欢声笑语在继承,失落的人躲起来哭……苍妙在发脾气,把包间里的东西砸得稀巴烂,旁边酒店的经理伺候着,一个劲地劝。
  “二小姐,二小姐,别砸了,我们不好交待啊!”
  “滚,都给我滚开,赔不起还是怎么着?”苍妙随手将她的爱马仕包扔上了天。
  哐啷一声,万千玻璃从天而降,吓得一群抱头缩边,这一包丢上去,把吊顶的玻璃都给砸得稀碎,苍妙在一堆碎玻璃当中站着,居然没有受半点伤,气得全身发抖。
  “凭什么,凭什么?这顺缘也有我的一份功劳,凭什么让一个没断奶的小畜……小屁孩儿来继承。”苍妙的话从牙缝里挤出来的时候,还带一丝理智,那个孩子毕竟是她大哥的儿子,就算再生气,那小家伙也是她大哥留在世界最重要的东西了。
  一早就有人说过,苍家大少爷的死是苍家二小姐着急跟前夫离婚回娘家的主要原因。
  这话没毛病,苍妙就是看准苍家没有接班人这一茬,才跟产夫一合计,离婚!
  当时,她对她男人早就腻了,废人一个,床上床上不管用,床下床下没出息,守着十几个店面混吃等死,这不是苍妙想要的日子。于是她就跟也前夫说只有离了婚,她才能分到更多苍家的产业。而从离婚的那一刻起,她才感觉到自由的可贵。一来可以接手家里的生意,其次再回单身状态让她年轻一大截。
  只不过,她计划得再完美,也抵不过她爷爷的一句话。
  苍妙满脑子都在想,怎么才能让她爷爷改变主意。
  相比苍妙,苍衡好像要冷静很多,他坐在酒店后花园里抽烟,直到一包烟抽干净了过后,他才站了起来。
  转头的时候,苍仁就站在他的面前,说道:“集团刚收购了一家建筑工程公司,我打算让你接手,你爷爷没有反对。收拾收拾,明天去上班吧。”
  再怎么说,苍衡也是苍家的子孙,当众认他虽然不可能,但是暗地里拉他一把,让他这一辈子衣食无忧还是没问题的。
  何况当初把这辆桑海交给苍衡,还是苍仁的主意。现在这辆修复的车换来一家快破产的工程公司,应该还是划算的。
  只不过苍衡从他老爸的身边走过去的时候,连看都没看他一眼,绝望地说道:“你永远不知道我失去了什么。”
  日期:2018-07-20 06:2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