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厂长的隐秘生活》
第267节

作者: 猪大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听到这话,冉露下意思地看看这宴会的正中,一个巨大的礼盒安静地放在那里,周围几盏聚光灯的位置摆放,恰巧说明了他的重要性。不用猜,这应该都是苍衡给他爷爷准备的惊喜。可是再想想方长的话,冉露远远地看了一眼正把自己当主人翁与客人寒喧着,突然感觉今晚这场宴会对苍衡来说,是一场灾难。
  就在这时,苍衡带着身边一群公子哥朝方长和冉露走了过来,那神色怎么看也是来者不善啊。
  “你看吧,我说我不跟你来,你非让我跟你来!”方长无奈地叹了一口气。
  冉露还没来得及说话的时候,人已经到了跟前,只听苍衡冷冷笑道:“露露,你还真敢把他带过来啊!”
  冉露心头一颤,正想警告苍衡的时候,苍衡身边的一个年轻男子手里晃着香槟冷笑道:“哟,露露,男朋友啊,还不跟我们介绍一下吗?”
  这话题一开始,马上有人接着道:“就是啊,露露,原来成天告诉我们你的男朋友怎么怎么样,怎么怎么样的,结果……”
  “好像也不怎么样吧!”
  冉露脸一黑,挡在方长的面前道:“趁我没发火之前,你们最好滚远一点,你们应该知道我什么性格。”
  “露露,你干什么啊,有异性没人性啊,你说你找个像样的也就算了,他,我去,他个子还没你高呢,我倒是觉得你跟苍衡般配得多哟!”
  冉露被这话一下给怼得岔气了,还没张嘴呢,苍衡又来了。
  “你们这是干什么,跟露露有什么关系啊?”苍衡冲身边的人沉声斥了一句,转朝方长道:“做人最重要的是有自知之名,要正视差距,别总想着一步蹬天,方长,你觉得你在露露的身边像什么?保镖吗?哦,我想起来了,你是乔山机械厂的一个临时工,而且还是技校毕业的。好吧,这些软的不行,那说说硬的吧,三环十三郎的名头不能让你养得起一个精贵的大小姐,你配不上她。”
  方长被苍稀杵在脸上怼,虽然声音很小而且两人都在笑,但是这场面的气氛早就炸了。
  两人就那么对视着,苍衡的眼里带着挑衅、怨恨与优跃的感觉,而方长只有……怜悯。
  冉露深深地吸了口气,抑制不住地全身发抖,挤到苍衡的面前,一把将他缓缓地推开,然后将她双脚上的亮闪闪的高跟鞋脱了下来。
  在一群人目瞪口呆的注视下,冉露挽住方长的胳膊,红着眼冲苍衡一字一字地说道:“我……乐……意!”

  就在这一刻,方长扭头看了一眼冉露,再看看她光脚的样子,真是暖得不要不要的。
  而苍衡看到这一幕的时候,都有点站不稳了。然而这一切才刚刚开始。
  方长侧过身,手掌抚上冉露的脸,大姆指在她的脸庞温柔地抚弄了两下,柔声道:“傻,我要是连一双高跟鞋都背负不了,哪有胆子跟你来这里现眼啊。”
  只见方长蹲了下来,握着冉露那光滑柔嫩的小脚板儿,轻轻地放进那高跟鞋当中,手感真是太棒了,然后再另一只。
  众人看得目瞪口呆,冉露感动得不要不要,谁又会知道方长满脑子都在回味手感还有脑补一些龌蹉的画面呢。

  当方长一起身,冉露有了之前的体验,自然地将自己的手伸进方长的手掌当中,十指交叉握得紧紧的,有一种再也不愿意撒手的意思。
  冉露喜欢穿高跟鞋,就算开车的时候,她情愿打光脚,在下车的时候也要是高跟鞋在脚上。想想她一米七的身高再加上十公分的高度,一米八啊!这种身高带来的气场,矮子一般控不住。
  所以冉露当初在心里想,她并不要找一个比她穿上高跟鞋还高的男人。而是要找一个能在气势上压住她的男人。到那时,她愿意自觉地脱下高跟鞋。
  现在,方长就是那个男人,不得不说冉露的做法完全就是越过了自己的心理防线。虽然她觉得这个时候的行为只是单纯地替方长解围。
  方长牵着冉露的手,微笑地看着苍衡道:“何必呢?”

  苍衡的脸一片火辣辣的,他知道自己幼稚,但也只是想告诉冉露,自己才是那个合适她的男人。为什么?为什么要打我的脸?
  此刻远处一个和苍衡有些神似的女人正操着手看着苍衡这一边,她身边的男人看了看方长的样子,顿时吓了大跳,惊道:“是他?”
  “老魏,你认识那人吗?”
  “化成灰都认识啊老板,他就是那个让赵海叫老板的,我记得叫……叫方长,对,就是方长。”

  女人一听,把杯子交到老魏的手里,然后摇着自己柳枝儿般的软腰,翘屁股左摇右晃地走到方长的面前,站在了苍衡的身边,然后主动冲方长伸出手来。
  “方长先生,没想到你大驾光临来参加我爷爷的八十大寿,真是太荣幸了!”
  这一刻,周围一片安静,所有人都惊恐地看着这一幕的发生,而苍衡更是如同石化一般,想起当初方长告诉他的那句话。
  方长冷冷地看了苍衡一眼,和这个知性的女人握手道:“二小姐,你今天很漂亮。”
  苍妙一听这话,浅浅一笑,那模样,带着一丝风情,不仅含有成熟女的风韵,更有大家闺秀的涵蓄,虽然是装的,但是看起来非常的自然。
  苍家的二小姐今年该有三十二了,有这个年龄的女人该有的气质,但却保养得非常完美,眼角连一丝细纹都没有。所以苍妙就算笑,也苍得很浅,因为大笑会容易长皱纹。这样一来,反倒让他看起来更有味道。
  苍妙头发刚过颈,卷成内扣,将脸庞修饰得很精致,一字肩半职业礼裙,有胸有屁股,虽然身材比不过冉露,但却更有女人味,脚上那双大红色的高跟鞋曝露了她闷骚的本质。
  离婚四年,苍妙现就住在娘家,帮着家里打理生意的同时,开了飞虹车行,凭借苍家生意的关系与道上的打理,车行的生意好得惊人。所以,方长知道她是一个理智的事业行女强人,但是私生活很滥。比如车行的李楠,就该早就睡过了。

  感受到方长直白的眼神时,苍妙心里浪了起来,小男人在看她的时候,眼神往往是躲闪的,甚至是畏畏缩缩的。只有那些拥有真正实力的男人才会大胆地、直接地,注视她,就算从头看到脚,也不会有太多的**成分,反而是对一个成熟女人的欣赏。
  苍妙就很享受这样的目光,特别是方长这个看起来只有二十多岁的小男人,年轻有活力腰杆子硬,同时处事成稳,有魄力有手段,一眼从方长身上看到这么多优点,这让苍妙很激动,甚至不想掩饰自己的饥渴,恰好赶上排卵期,蜜意丝滑触发之下,躁得有点无所适从。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