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乐小山村》
第23节

作者: 冰凉的小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不说别的,就看在那两百块钱的份上,斌子也要把傻子充好汉,极力保举张富贵进来,但作为一把手,太以权压人了,总归还是不大好,他得找一个帮手,于是他把眼睛看向韩玫瑰。
  玫瑰一看,她是个聪明人,一下子就明白了赵支书的意思,她权衡了一下,这支书比村长大一级呢,而且村长年纪大了,快退了,支书向自己投来求助的眼光,这正是给自己表现的机会啊。
  玫瑰这样想着,有了主意,她咳了一下说:“咳,据我的了解,张富贵是外表傻气,但心眼可实着了,就中队那一块的,好些人受过张富贵的义务劳动,喏,这就是群众基础啊,他一当这个小组长,那一块的百姓肯定很拥戴,二柱吧,人确实聪明,但总觉得津了点,大伙估计不会很信任他。”
  村长一听这话,不高兴了,这玫瑰还是他提拔上来的,怎么现在成了斌子的人了?他气乎乎地,眼睛瞪着玫瑰,玫瑰一看心里有点发凉,但形势面前,她不得不迫于形势,再说了,那个二柱津得跟个猴似的,你要想使唤他,估计难了,还是张富贵傻气,好使唤。
  所以玫瑰虽然摄于村长的压力和恩情,但并没有收回她的话,她低下头,看着那桌上空白的笔记本,拿起笔若无其事地写了起来。
  斌子看了一眼老村长,马上应合着玫瑰,“可不是?我们这些当干部的不能看人光看外表,不能以貌取人啊,要不然老百姓会怎么看我们这些干部,话说的冠冕堂皇,实际行动没有,只要人实在,肯干,群众拥戴,咱就选他”
  斌子说完,眼睛滴溜溜地看着玫瑰。
  玫瑰的俏脸忽然一侧,对着他微微一笑,斌子一看,心里一乐,这娘们越来越有意思了啊!
  “好,那大家没意见的话,那就这么定了,中队小组长让张富贵来当”斌子一锤子定音,一群人叫好。
  村长看看,自己真的老了,大势已去,没得办法,只能打碎了牙,往肚里吞。
  就这样,张富贵就被指定为中队小组长。
  这天晚上,张富贵和兰兰正坐在桌边吃饭,忽然跑进了一个人。
  张富贵和兰兰一看,原来是荷花。
  兰兰正奇怪,她怎么会到这,平时也不不怎么来往的,今个儿是什么风?
  荷花本来想抱着张富贵亲上一口,但见兰兰坐在他对面,正睁着一双大眼看着她,她这才强压下自己狂乱的心,但还是难抑高兴,“张富贵,我告诉你一个好消息。”

  “好啊”张富贵回答。
  “你的那小组长的事,定了,你被当选了,现在是中队小组长了。”
  “是吗?”张富贵很兴奋,差点跳了起来。
  “来,到我家陪你哥喝杯酒去。”说着,荷花难掩兴奋,旁若无人地拉起张富贵就要往外走。
  “等等”兰兰叫住了他们。

  张富贵回过头来,“要不然我去陪他喝一杯?”
  “大哥,你都吃一半了,就别去了吧?”兰兰见荷花那么拉着他,对这个荷花颇为反感。
  “怎么?你家大伯当上小组长,以后前途无量,你还指着他面朝黄土背朝天一辈子啊?他当小组长可是我家斌子一手提拔的,怎么,不给面子?”荷花对兰兰有意见。
  “什么小组长,这事我怎么不知道?”兰兰秀眉紧锁,咬着嘴唇,“好你个大哥,这么大的事,我竟然不知道”
  张富贵傻笑了一下,“我也没想到的,我跟你一样吃惊。”
  “好了,走吧,难不成你怕你弟媳,我们家的可在等你呢”,荷花说着,将他往外拉。
  张富贵有些为难地看着兰兰,他站住脚,不让她拉动,似乎得不到她的允许他就不走了。
  荷花见状,皱起了眉头,这个张富贵竟真的怕起了弟媳,人怕老婆,可他却怕弟媳,这让荷花很不爽,于是出口而出,“我说,张富贵,你是咋地了?她又不是你老婆,你怕她干嘛?”
  兰兰一听就来气,心里在说,这明显是挑拨离间,这娘们来者不善啊!

  但看着张富贵脸上为难的表情,她明白大哥想去,他想当那个小组长,就叹了口气,“哎,你就去吧,少喝点,早点回来。”
  “哦,好的”张富贵得到了兰兰的同意这才欣然跟着去了,只不过他把荷花拉着的那只手给收了回来,这让兰兰有了点宽慰,要不然心酸酸的,很难受。
  兰兰看着他们的背影离去,她心里充满着疑问,这张富贵是什么看上那个比芝麻还小的小组长的?他又怎么会跟村支书的女人荷花什么时候混得这么熟了,看起来,那荷花对他还挺热乎,还在她面前拉拉扯扯的,真不要脸。
  兰兰想着,觉得大哥肯定有事瞒着她,另外女人的直觉告诉她,这荷花对张富贵肯定有些什么。

  这么一想,她觉得坏了,该不会是荷花看上了张富贵了吧?想到这,兰兰紧张不已。
  张富贵跟着荷花出了院子,前面的荷花便停了下来,塞了二十块给他,轻声说,“你去小店买瓶好酒,这样,斌子看着高兴。”
  张富贵蛮把钱还给她,“我怎么能要你的钱呢?”
  荷花抓着他的手,“好了,见外了吧,我是你姐,你是我弟,我还不知道,你去买个酒,你还得向兰兰请示,姐跟你说,往后得留点放在自己身上,心眼别太实了,她又不是你老婆,就算是老婆,也不能这么实,懂吗?”
  “哦”张富贵似懂非懂,他把钱交给兰兰,那是他心甘情愿,怪不得她,如今这个荷花叫他留一手,他不知道她是出于什么意图。
  张富贵坚持不要她的钱,“我可以向小店先赊账。”
  “得了,别争了,姐知道你有骨气,就别跟姐计较这点小钱,等你有出息了,再孝敬姐,姐肯定会高兴地收下的。”
  “好吧”张富贵这才勉强收下。

  “嗯,”荷花拍了拍他身上的灰尘,“那姐先回去,在家等你,你买了酒就回来。对了,就买红高梁,他喜欢喝。”
  “好嘞”
  荷花走了,还回过头来朝他挥了挥手,张富贵傻呵呵地笑了一下,就去转身往小店那边去了。
  不一会,张富贵果然拿了一瓶红高梁,进了荷花家的院子。
  斌子大老远就看到了张富贵,嘴巴乐呵开了,“富贵兄弟,你来了,过来,陪哥哥喝两杯。”
  张富贵急走了两步,把手里提着的酒,放在斌子面前,“斌哥,喝这个。”
  “嘿,懂的投其所好,”斌子做梦也没响到张富贵会来这一手,这让斌子刮目相看,“嗯,果然不傻,而且有前途,来,快坐。”,斌子赶紧拉开旁边的凳子叫他坐。

  张富贵坐了下去,就赶紧把买来的酒盖旋开,往斌子的酒杯里满上。
  “嗯,不错,谁他妈的说你傻来这,完全是瞎了狗眼”斌子骂着,却是夸张富贵的。
  张富贵傻劲犯了,傻呵呵地对着他笑了,让斌子赶紧揉自己的眼睛,咋回事,又傻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