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古眼:拥有一双看透世间一切赝品的眼睛后》
第882节

作者: 金元宝本尊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打死自己,自己也不会相信。
  怅然叹息,就要从金锋手里收了这画回去:“兄弟不好意思,丢人了。这画……”
  金锋却是笑着说道:“廖哥,这画我要了。”
  廖马仔顿时一愣。

  金锋大声说道:“刚才我输光了拿东西给你,你没二话。”
  “现在你拿东西出来,我不接,那我就不够义气了。”
  “出来混,义气当头。我的表你当的二十万,这画,也当二十万。”
  廖马仔几个人神色大变,继而露出无限感激和欣喜。
  三言两句说好,金锋随意的将这画丢一边,都不带捡起来装好的。

  廖马仔拿到了钱瞬间就打了鸡血,哈哈大笑重重一拍金锋肩膀。
  “兄弟够义气,来。接着赌。”
  “这回你要是输光了,哥哥给你发大红钱。”
  金锋欣然应诺,也笑了起来,眼睛里闪过精芒无限。
  一帮子赌棍们接着开战,这回金锋可是毫不留情,完全不忍手的大杀狂杀。
  临到中盘又放了点水,给廖马仔几个留了一两万垃圾钱,给他们留了点希望。
  反正时间还早,也没到地方,闲着也是闲着,不定还能弄几件好东西过来。
  输输赢赢,赢赢输输,一个白天就这么过去了。
  现在的渔船早就驶入了公海,慢慢向着瓜哇国进发。
  沉浸在赌博里的人那是没有时间概念的,廖马仔几个也是赌红了眼睛,眼看着到了中午,金锋的手气大败,包面前只剩下了薄薄的几张黑钞票。
  下一把出来就挨了一个光头,这下连剩下的钱都给不起了。
  金锋恨恨的将烟头掐灭,嘴里骂了一句操,逮着十龙图扯过来:“廖哥,这画还你,给我十万翻本。”

  廖马仔却在这时候伸了一个长长的懒腰。站起身来,不住的拍拍嘴打着大大的哈欠。
  嘴里嗳了一声,曼声叫道:“兄弟,哥哥我实在熬不住了啊……”
  “这都多少时候没合眼了。”
  “你输光了就算了。”

  “画……的事就不说了。”
  “你觉得怎么样?”
  金锋瞬间就沉下脸站了起来,廖马仔呵呵冷笑,几个马仔跟着站起来,冰冷冷的看着金锋。
  金锋嘴角上翘,慢慢的坐下,默默地点上烟:“廖哥,出来混讲的是义气。你一幅破画就要了兄弟二十万,不带这么搞的。”

  廖马仔随手捡起一叠钱看也不看丢给了金锋,呵呵笑说:“这些钱拿着上岸跑路。兄弟我也对得你。”
  “我够讲义气了吧。”
  面对众多人的冷厉的目光,金锋平静的点点头,慢慢的收好钱,再把十龙图装好,嘶声叫道:“出来混,迟早要还。”
  “这画就当我买个教训。”
  廖马仔哈哈干笑两声,指指金锋:“兄弟。你将会一定有大出息。”
  几十个小时的鏖战最终结果是金锋几十万刀全都输光,白白捡了一幅不值钱的垃圾画。
  廖马仔几个人熬了这么久,收获颇丰,心满意足的躺下就睡,呼噜扯得那叫一个惊天动地。
  金锋默默的把画揣进包里,走回自己的房间睡觉。
  曹大金领一如既往的蹲在角落里抱着自己的包包,冲着金锋轻轻摇头,似乎在告诉金锋说忍一时风平浪静。

  金锋默默点头,愤愤不平的关闭房门。
  刷的下扯开包包,取出十龙图来放平在床上,慢慢牵开。
  颤抖的手指应在每一头龙身上,心都在颤抖不已。
  这是比王维《寒山雪访图》还要珍贵十倍的镇国之宝。
  在这幅画里,隐藏了一个惊天大秘密,只有金锋一个人知道。
  当金锋的手触摸到中间一头最粗最壮的巨龙龙头的时候,那龙似乎活了过来,云雾滚滚翻腾,天外闪电密布,暴雨倾盆。

  金锋的手禁不住的抖了抖,神色默然,带着一抹悲戚。
  “汉卿,你可还记得终南山的约定吗?”
  “那一年,她风华正茂对你一见倾心……”
  “可惜,你这个混账东西却硬生生丢了整个东北……”
  “还记得我对你说过的话吗?总有一天,你负的人会来拿着这幅画来找你。”
  “纵使你死了!也不会放过你。”
  “过些时候见。”
  跟着以迅雷不及掩耳的惊人速度从包包里拿出防水袋套上十龙图,收紧,又加了一层防水袋。再把十龙图装进黄稠包入画筒藏在大包包的最底层。
  坐在床上,望着捡漏的铁板吊顶,金锋无声的狂笑了起来。
  一觉睡到深夜才起来,煮了两袋方便面加一些小白条鱼混在一起,味道无比的鲜美。

  这时候,渔船到了一个地方,船主停船歇火,准备好了家伙什。
  船舷两边四盏LED灯开得透亮,很快就吸引了不少的小鱼浮了上来。
  船主的两个儿子拿着渔网兜子把这些小鱼一一捞了上来。
  至于为什么会选择在这个地方下网,
  船主告诉金锋说,这里有古沉船。
  古沉船那是鱼类聚集最多的地方,不论是沉船钓,还是捕捞都有一定的收获。
  现代的捕鱼手段金锋还是第一次看见。
  船主把渔船上所有人的全部关闭,只剩下船舷两边的四盏灯。
  跟着吹起了口哨,四个人站定了位置,一起同时下网。

  没一会就完成了这一轮的作业,剩下的就是耐心的等待。
  船上一片黑暗,就着这个时间,金锋拿着匕首飞速的撬开身下的木箱子。
  伸手进去一抹,赫然是热乎的。
  轻轻一掐,原来是泡沫。
  再一摸,入手冰冷,右手轻轻的一旋,首先摸到了一个凸起,掌心里传来一条条的凹槽感觉。
  摸到这里,金锋顿时一震。
  “佛头!”
  “唐朝。”
  “中期。”
  “产地灵岩寺。”
  “八月份被盗。”
  这批货……不简单啊!
  金锋极为意动。
  光是堆在外面的都是十大佛窟灵岩寺的佛头,那么放在船舱里的那些木箱子里,又会是什么好东西?
  就在这时候,廖马仔伸着长长的懒腰叼着烟出现在金锋身后,金锋不动声色收回手轻轻坐了下去。
  手握钓竿不急不缓的提了起来,重重的啐了一口。

  钓竿上挂着一条两寸长的小鱼,还在活蹦乱跳。
  这是白杆。
  廖马仔跟金锋打了招呼,鄙夷了看了看金锋,调侃了几句。
  手里拿着一根海钓竿嘘嘘的吹着口哨,当着金锋的面玩起了绝技。
  右手一甩,鱼线划了一个漂亮的弧线,飞射入海。

  没一会,廖马仔收线提起来,钓竿弯弯,显然已经有了货物。
  果然,廖马仔竟然钓起来一条金抢鱼。
  长一尺多,个头在五斤以上,这可算是相当不错的。
  廖马仔哈哈大笑,冲着金锋示威的举起了金抢鱼来。
  “兄弟。你的牌技不咋地,你的海钓技术也是垃圾啦。”
  “哥哥我这才是技术。”
  “想学不,叫声师父,哥哥教你。”
  金锋淡淡轻笑,收回鱼线在包包里摸出来一个小瓶子,倒出来一颗米粒大的土色颗粒。
  把颗粒揉碎,吐了几口唾沫把颗粒涂满了那条活蹦乱跳的鱼饵上。

  轻轻曼曼的丢了鱼线下去,静静的等待。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