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1334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萧晋死狗一样躺在地上,有气无力道:“臭娘们儿,明知道我今天晚上有那么多女人要伺候,还在这儿消耗我,真该带条鞭子上来的。”
  巫雁行吃吃地笑:“你家里有鞭子么?”
  萧晋斜眼看她:“我不信你的行李箱里没有。”
  巫雁行一怔,似乎没有料到他竟然如此了解自己,目光柔柔的看了他片刻,便重新低头细心的清理起来。
  萧晋闭上眼,惬意的享受着一代毒医的温柔。
  不一会儿,正当他犹豫着要不要再“抬起头”表示一下对女人服务的肯定,忽听巫雁行发出一声轻叫,睁开眼就见她手里攥住了一条绿油油的小蛇。
  “花雨!给我滚出来!”
  话音刚落,一脸冷酷的西园寺花雨便从不远处的松树后走了出来,吓得萧晋慌忙提上裤子。
  “师父有没有告诉过你,不经允许,你的这些毒虫不得出现在任何人的身边?”巫雁行举着那条小蛇,声色俱厉。
  西园寺花雨不吭声,小下巴仰着,看上去相当的倔强。
  巫雁行大怒,手一用力就要捏死那条蛇,好在萧晋及时制止了。
  “怪不得小鸾会长成一个小滑头,感情你是真的一点都不懂怎么养孩子啊!”
  捏住蛇的七寸从她手里接过来,萧晋走到西园寺花雨身前蹲下,笑着把蛇递给她说:“我家里人口比较多,回来后脑子都被吵乱了,还没来得及跟你好好打招呼呢,真是对不起啦!”

  让小蛇钻进自己的领口,西园寺花雨臭着脸说:“我不稀罕你打招呼,以后再也见不到你才好呢!”
  “那就更对不起了。”萧晋笑容不变,“因为今后你会经常见到我,还要和我一起生活,做我的家人,直到你成年后想要独自生活为止。”
  西园寺花雨怒了:“你凭什么管我?”
  “因为你哥哥一树桑把你托付给我了,还因为你已经拜雁行为师,最最关键的是,因为我超级超级的喜欢花雨酱你哦!”
  “你……原来你是一个肮脏变态的萝莉控!等着,我迟早都会杀了你的!”

  小萝莉红着脸跑掉了,萧晋笑呵呵的在后面喊:“小心一点脚下,别摔倒了。”
  “你怎么一对上小丫头就宠起来没个原则啊!”巫雁行走过来很不满的说,“花雨性格乖张,正是需要严加管教的时候,怎么可以这么纵容?”
  “管教也是有方法的,不代表一定得用惩罚的方式。”
  牵住她的手一起下山,萧晋边走边道,“小花雨从小就跟着哥哥一树相依为命,现在一树把她留在完全陌生的华夏,难免感到孤独和无助,再加上她因为杀人太多而性格扭曲,会做出过激的事情也就没什么好奇怪的了。

  这种时候,你越是严厉,就越会加深她对陌生环境的排斥感,我那么对她,不是纵容,而是要让她感觉到这里的人也会像她哥哥一样爱她。
  说到底,你没看出来么?她专门跟着我们来到山上,然后等在外面偷袭,其实和普通人家的熊孩子故意犯错没什么两样,无非是想要博得更多的关注罢了。
  为什么小鸾的演技那么精湛,又喜欢恶作剧?估计就是被你那种变态的管教方式给逼出来的。孩子嘛!他们很容易只以自我为中心,一旦感觉被忽略了,宁愿被教训被惩罚,也要吸引大人的注意力,这再正常不过了。”
  说是有很多女人需要伺候,其实没人会在萧晋回家的第一晚就霸占他的,毕竟周沛芹肚子里怀着孩子,是家里的重中之重,这两个月来压力最大的也是她,于情于理都该她独享男人的安慰和温柔。
  这一晚,萧晋抱着小寡妇说了半宿的话,把夷州之行介绍的像是去旅游一样,尤其着重讲了他妈气的抽了他好几巴掌的事儿,顺带着把小时候一些有意思的捣蛋经历也说了一些,直到万籁俱寂,连虫鸣都停歇后才相拥着睡去。
  只不过,第二天清晨,梁玉香去房里喊他起床喊了大半个小时,出来时脸蛋红红的,低着头一副做贼心虚不敢见人的模样,而他倒是神清气爽,看上去相当的欠揍,至少丁夏山就挺想揍他的。

  吃过早饭,他陪着老太太去村里遛弯,每一个看到他的囚龙村村民都会热情的打招呼,特别是孩子们,总是要围上来老师长老师短的喊上半天。
  “小明啊!你这一出门就是两个多月,虽然为国效力没什么好说的,可你的主业是医生、是这些孩子们的老师呀!国家如果需要人上前线打打杀杀,有的是专门人才,哪里轮得到你一个半吊子平民上赶着出风头?”
  “奶奶,瞧您都说到哪儿去了嘛!我这次出差很轻松……”
  “你少拿糊弄媳妇儿的那些话来骗我,老太婆虽然老了,但不傻!你告诉我,是什么样的轻松工作会让人带着一身的伤药膏味回家?”
  萧晋把这茬儿给忘了,挠挠头,只好说:“国家有命,匹夫有责嘛!”
  “匹夫有责?你奶奶我就是因为这四个字才孤苦大半辈子的啊!”
  丁夏山长叹口气,伤感地说,“当年要不是因为心比天高以为自己可以改变这个世道,我丈夫就不会死。活了这么大岁数,别的奶奶不知道,但有一件事奶奶活明白了,那就是什么都比不上家人的平安和陪伴。
  原以为你小子是个惫懒货,跟着你能好好的享几年天伦之乐,没成想你竟然也是个不安分的家伙。难道,功名利禄真的比什么都重要吗?”

  萧晋苦笑:“我的好奶奶诶!您这顿骂孙子可挨得冤啊!如果有的选,您信不信我会烂在家里的床上?沛芹她们绝对会像养猪一样把我伺候的舒舒服服的。可是,麻烦这种东西不是你不想就不会来的,事情落在了我的头上,我躲都没地方躲呀!”
  老太太闻言眉头一皱,凝重道:“怎么?有人针对你?不怕,跟奶奶说!奶奶这辈子虽然没混出什么名堂,但凭着医术还是结交了不少达官贵人的,你告诉奶奶,找你麻烦的那人是干什么的,咱们不生事,可也是不能任人欺负!”
  萧晋哈哈大笑起来,搂住老太太说:“哎呀!没想到您竟然还有这么霸气的时候,您这个奶奶孙儿认得真值!”
  丁夏山哭笑不得的在他脑袋上拍了一下,板着脸道:“先别忙着拍马屁,赶紧说你到底得罪了什么人!”
  “您就放一百二十个心吧!”搀着老太太继续向前走,萧晋说,“这次的夷州之行,孙儿差不多把棘手的麻烦都给解决掉了。而且,这一次也不是有人针对我,而是那些腌臜事看在眼里,孙儿实在做不到视而不见,让奶奶担心了,请您原谅。”
  丁夏山欣慰的笑了起来,拍拍他的手,感慨道:“这有什么好原谅的?我的孙儿是个才华与担当一样不缺的男子汉,奶奶为你骄傲还来不及呢!”

  说话间,两人来到了老族长梁庆有的家。还像往常一样,老头儿正躺在摇椅上晒太阳,只是他的手边已经没了偷偷装酒的小茶壶,身上也盖着毯子,仿佛整个人都抽抽了,瘦弱苍老的像只时日无多的老猴子。
  日期:2018-07-20 06:4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