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厂长的隐秘生活》
第266节

作者: 猪大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很快,方长开车载着冉露来到洪隆名人酒店,此时两名迎宾礼貌地走上前来,负责将车门打开的同时,从方长的手里接过车,直接开向停车场。
  此时的名人酒店已经非常热闹,一辆接一辆的车在酒店门口停下,下来的都是一些非富则贵的客人。
  跟着指示牌上的提示,两人直接来到二楼的商务宴会大厅,门口挂着“苍以怀老先生八十宴请”的字样,冉露将请柬递上的时候,马上有人客气道:“是冉小姐啊,里面请,快里面请。”
  冉露微微一笑,想伸手去挽方长的手臂时,好像觉得哪里不对,然后轻轻地提着方长肘部的衣料,就那么一个小角布料,却让两人的关系看起去更有那么一点意思。
  推开宴会厅大门,方长叹道:“哇,好大的排场啊!”
  冉露微微一笑,带了点力,领着方长一路走进了宴会厅,边走边说道:“顺缘地产啊,洪隆地产界的一哥,那可不是白白叫出来的,你看看这在场的人当中,非富则贵,场面上的人物谁不给他们苍家一点面子啊。所以就是苍衡没有认祖归宗,他在外面一样可以混得风声水起。”
  顺缘地产的创始人就是苍衡的爷爷苍以怀,当然,这当中少不了苍仁的努力,所以这家房地产集团公司的两位当家一直都是这父子俩。最初这家地产公司的名字应该叫怀仁的,可是,这父子清楚,怀仁做不了生意,于是将集团名定为顺缘。

  这父子俩的下海创业史简直顺得就像一本故事书,而且他们父子俩跟南方局还有着一层非常特殊的关系。
  苍以怀三十年前是国能集团南方局野外勘探公司下属科级单位的一个经理(正科),他儿子苍仁是一个……待业青年(混混)。
  苍仁从小就好赌……(洪隆人特色)最后在金老鬼的场子里受了重创,欠了大概五万多的债,金原要砍掉他的手脚,并且不抵债。
  在那两年的时候,五万的价值与现在一百五十万等价,普通工人的工资五十块,苍以怀一个科级的工资大约是一百二十块到两百块之间。
  可是苍以怀却硬是将五万块的账给怼了,把苍仁给救下来之后,安排他进了野外勘探公司下属的科级单位当一个劳保采购员。
  劳保,劳动保护用品。是员工日常作业必须的用品,且兼顾着员工们的福利,包括柴米油盐酱醋茶的发放。
  上面有自己的老子罩着,下面有一群巴结他老子的行政人员,苍仁来到这家单位简直就是如鱼得水。而且把他放在这个没有权力却有着充足油水的部门,可劲儿地撒欢,往死里整。
  因为这家单位的名字叫,物资供应站(科),这名字一听就觉得很吊,事实上也真的很吊,虽然没有什么权力,但是却掌管着整个南方局洪隆片区所有处级、科级单位的劳动保护用品供应。

  油啊,太油了!
  苍仁也充分地上演了爱岗敬业的精神,所以价格申报要过问,劳保申报单也要过问,还关心员工,亲赴一线,将那些过期的,即将这期的劳保用品都强制更换,这样才能让员工用得放心,过得舒心。并且主动陪同前来接洽的生疼单位销售人员吃喝玩乐,做到让他们来时平静,走时激动,腰包里塞得满满的。
  就这样,苍仁在不到两年的时间内搞到了第一桶金,两百万。
  如果是以前,苍仁肯定会拿这笔钱去赌,然而这个时候,他的目光已经不再放在赌桌上了。
  其实当初在赌桌上他也不是单纯的赌钱,他是想知道这些豪客的赌资为什么来得这么容易。这就是有想法和没想法的人的区别,就像普通肥宅看毛片就是单纯地看,但是有的高大上他们看主是带着批判的眼光去看的。
  毫无疑问,苍仁就是那个高大上的人。当时他手里有了钱,那就是想着怎么以合理合法的手段让它们钱生钱,像滚雪球一样,越来越大……
  没过多久,机会终于是来了。
  苍以怀在事业上看不到前途,和苍仁彻夜长谈后,做了一个非常重要的决定,下海!
  对,下海,下特娘的!

  之后这父子俩连同财务将公账做平,一共从物资公司带走了六百万,然后从银行贷出两百万(实际只到手一百万),总共就这么多的资本,拿下第一块地,雇用了第一支工程队,建起了洪隆市真正意义上的第一块半商品住宅小区,名叫“洪隆市公务家属大院小区”。牛得让人瑟瑟发抖!
  从那一天起,顺缘一路往上,再无人可以阻挡,到目前为止,这家洪隆市本土第一房地产企业,苍家净资产达到一百亿。
  这些资料早在第一时间,就被方长拿在手时背得滚瓜烂熟。
  所以当冉露在给方长介绍的时候,方长一直很平静,并不觉得有什么惊奇的地方。
  “你觉昨苍衡回得去吗?”
  听到方长突然这么一问,冉露有些愣神,心虚道:“可能……可以吧!”
  洪隆的黑色产业之外,还有一种灰色产业,叫“沙沙舞”,“沙沙”作动词,形容一男一女搂在一起进,沙过去沙过来的磨蹭,男人找欢乐的一种选择。
  据野路子统计,洪隆沙沙舞厅,最多的时候一共有一百二十六家,仅次于赌场的一百四十家。

  只要有场地,手里有舞小姐,那就是一个金饭碗,等着数钱。
  选个小姐跳一支舞最便宜的时候四块,老板抽两块,小姐得两块。
  一个小场地的老板一晚可以收几百块,有的大场子,每晚收入上万,非常恐怖。
  怀仁陪的一个大客户当年就喜欢搞这一套,没别的爱好。按照怀仁亲力亲为的脾性,那晚他亲自下场,挑选了两个最漂亮的小姐,一个给了客户沙,自己沙一个。
  一觉到天亮,苍衡已在肚子里啦。怀仁在那一天同时拿下一个大单子:野外作业处乔山镇基地及家属区承包项目!
  冉露在听到方长的问题时,一个心虚的答案,连她自己好像都不太相信,好奇地看着方长,问道:“你为什么突然会这么问?”
  方长笑道:“你知道人一有钱,就喜欢洗白,拼命地洗白自己的过去。其实苍衡就是他爸那段不光彩的过去。说是小老婆,其实就是舞小姐,这样的身份对苍衡他爸来说的确挺尴尬的。”
  “知道得挺多!”冉露白了方长一眼道:“但就算是这样,也改变不了苍衡是他爸亲生的这个事实。”
  “的确!”方长点点头道:“改变不了不等于要承认,亲子鉴定早就做过了,如果要承认的话早就承认了,其实大家都知道是怎么回事,只不过差个仪式而已。不过你看看苍衡他爷爷哪有一点让他这个孙子认祖归宗的意思?你再想想那辆车,如果真的那么重要,还落得到他苍衡的手里?哼,只怕早就抢破头了吧?”
  日期:2018-07-19 18:2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