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乐小山村》
第14节

作者: 冰凉的小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荷花急不可待地跳进了他怀里,红艳艳的唇瓣就贴了上去,吻着吻着,竟把张富贵的劲给引出来了,他抱着她的柳腰,慌慌张张地乱蹭,老找不到地方。
  荷花咯咯地笑了起来,“一看,你就是个雏鸟,连地方也找不到,得了,抱我到屋里,让嫂子好好调教你。”说着,荷花身子一轮瘫在张富贵坚实的怀里。
  “好嘞”张富贵把她给横抱而起,虽然她有点肥,但对天生神力的张富贵来说,算不了什么。
  张富贵抱着她,大踏步走着,径直进了屋,把她放在了库上。
  那荷花一下子就胳膊一勾,将他的身子压在自己的身上。
  “在哪啊?”张富贵急得要命,还找不到地方。

  “别急,慢慢来……”
  荷花像老师一样,引导着他进来,张富贵进到了一个湿滑之地,他终于得到了一个女人的身体,张富贵高兴不已,原来那次和兰兰不是自己不行,是自己太激动了,方法也不对,原来还担心自己有病,原来根本就不是那么回事。
  荷花可真是个好老师。
  “嗯,现在慢慢地用力,慢慢地加快”荷花继续指导着。

  张富贵依她所说,慢慢地用力加速,荷花嘴里呻吟了起来,这声音尖尖的,脆脆的,很有穿透力,象弹起了高音的古筝一样铮铮作响,慢慢地,这声音又变成了嘶哑,象过年时,刚被割破喉咙放血的猪一样嘶鸣,然后,她的表情很痛苦,整个脸皱了起来,身子像打摆子一样抖着,可把张富贵吓了一跳。
  “嗯,不错,比斌子和那猴子都强上百倍”荷花很满意,果真给他一个大红包。
  或许真的是秀花那一脚让张富贵变得聪明了,光这一点钱能给他改变什么?他要更多的钱,要事业,要地位,要前途,不如向她谋一份工作,荷花可是支书的女人呢。
  他把红包退了回去。
  “要不这样,红包就免了,现在咱中坂这块的小组长不是出去打工了吗?这位置还空着呢?要不然,你跟斌子哥说说,让我当这个小组长,我肯定好好地干。”
  “哟,你小子想当干部了啊?”荷花杏眼迷离地看着站在库下立在自己两腿之间的傻张富贵。张富贵点了点头,表情很诚恳,很认真。
  荷花眼睛盯着天花板,想了想,摇了摇头,“不行,大伙不会服一个傻子。”
  张富贵很严肃地看着她美如花的俏脸,手指着自己的脸,“嫂子,你好好看看,我这个样子像傻子吗?”
  荷花这才勾起头,看着他的脸,他的表情再正常不过,怎么今天,他一点都不象个傻子?她揉了揉,再睁开一看,他依然一副严肃相,“怎么你不傻了?”
  “其实我本来就不是什么傻子,只是大家老是取笑我结巴,我就只有装傻了。”

  “哦,呵呵”荷花笑了起来,“没想到你还挺能装的,哈哈”
  “嫂子,你既然知道我不是傻子,那这小组长的事,你看?”张富贵向她投去无比期待的眼神。
  “这个我可帮不了你,我又不是支书,如果我是支书,我把支书都让给你做,你还当什么小组长啊”说着,荷花又笑了起来。
  “好嫂子,你就帮帮我吧!要不然,我给你当牛做马,你看行不?”
  听张富贵这么一说,荷花还真有些心动了,当牛做马就不必了,要是隔三差五,能让她这么爽一爽,说不定她可以永葆青春,那不是美事一桩?用斌子的官腔说,这叫“双赢”,嗯,不错,荷花瞧着张富贵身上的一块块肌肉,虽然他长相一般,但此人却Ju有这么健美的身材,这么发达的肌肉,这在晓林村也是一绝,这库上功夫,稍经她调教便已大大超过了斌子和那猴子,若是以后,再经她调教一番,岂不是登峰造极?这么看来,张富贵有个很大的优势,那就是他这身体确实是不错,她在那两人身上几乎是得不到满足,而在张富贵却可以,这根“救命稻草”既然让她给碰到了,那就得抓紧啰,可别让他给跑了。

  荷花想着,她有了主意,她点了点头,“嗯,当牛做马就不必了,但我有个条件,你答应不?”
  张富贵听她这话,知道自己的政治生命有谱了,他连连点头,“你说,你说”
  “嗯,其实也没什么,就是你隔三差五地要跟我来这么一回,你可答应?”
  张富贵一听,大喜,他还以为要他多少钱呢?正愁着到哪去弄钱,没想到跟她上上库就可以,天下竟有这样的好事,有这么又骚又美的女人玩,还能做官,岂不是美死了?

  张富贵忙答应,“这个没有问题,我随叫随到。”
  “这话当真?”
  “当然我一言九鼎”张富贵心想,这骚娘们,还担心自己不来,哈哈,可见这女人有多风*。
  “嗯,好吧,但我也不有保证,等斌子回来,我跟他说说去。”
  “好的,我相信,嫂子出马肯定没有问题的。”大哥一高兴,傻劲又上了来,傻呵呵地笑着。
  荷花一看,“你怎么又傻了?”
  张富贵马上忍住笑,头摇得跟拨浪鼓一样,“不傻,不傻,我这是高兴”
  “哦,吓了我一跳。”荷花这才有点放心,只有不是真傻,让他当小组长也没什么不可以的。

  可以说荷花是他命中的那个贵人,是她让他找回了男人的自信,是她让他找到了他的人生理想和目标,从此掀开了他人生崭新的一页。
  张富贵高兴不已,没想到他的人生被两个女人改变,一个是那寡妇秀花,是她在他那要害上踹了一脚,机缘巧合地治愈了他多年的口吃病,另一个则是荷花,是她治愈了他的无能,他自信了起来,如今的他已经脱胎换骨了,再也不是以前的那个结巴、无能的傻富贵了。
  他想到了兰兰,这个让他既爱又怕的女人,让他既渴望又不敢靠近的女人,想到兰兰,他纠结了起来,他现在历害了,他知道这是兰兰所想要的,可是他可以向她展现他男性的魅力吗?
  还有这个荷花能让他如愿当上小组长,从而开始他的全新人生吗?

  张富贵迷茫了,一切都存在着变数。
  两人休息一阵,又战斗一阵,断断续续,一直折腾到午后,双双睡着。
  张富贵搂着丰满的荷花,美美地睡了一觉,不知过了多久,他被外面的叫喊声吵醒,“大哥,吃午饭了……”
  他一听,这不是兰兰的声音吗?他立马脸色一变,紧张起来,心道,这兰兰不会知道我在这吧?那还得了?
  张富贵慌慌张张地爬了起来,结果一看,衣服还扔在外面,他推了荷花那轮绵绵的身子,“醒,醒,兰兰在外面。”
  “兰兰?”荷花一惊,坐了起来,跳下库来,把门开出一条缝,理了理凌乱的头发,探出头来,朝门外一看,“外面没人吗,院门还反锁着呢”
  “可是我刚刚听到兰兰在门外喊我,不会知道我躲在你这吧?”张富贵神情紧张地说。
  荷花回过头来,看见他紧张地样子就问,“你怕她?她又不是你老婆。”
  啊,但只有张富贵知道他跟兰兰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但他当然不能跟荷花道出实情,他傻笑了一下说,“话是这么说,可是他要是发现我在这,总归是不好,这事谁知道都不好,你说呢?”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