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乐小山村》
第7节

作者: 冰凉的小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兰兰浑身发烫,可是这张富贵是傻的,兰兰叫他动一下,他就动一下,他自己却不会有进一步的动作。
  兰兰摇了摇头,差点就晕了过去,这傻大哥,真是说一下动一下,他自己不会主动一点,难道这个也要教,此刻的兰兰,分不清他是真傻还是假傻。
  你说他不傻吧,他连如何与女人亲热都不会。
  你说他傻吧,他下地干活,下河抓鱼,上山打猎,样样津通。
  晕倒,没办法,人没有完人,兰兰既然喜欢上了他的傻,就不应该再对他的傻有不满的情绪。
  兰兰见这样也不是办法,她一把将他拿了过来,他们就这样紧紧地贴在了一起。
  兰兰站了起来,小嘴贴上了他的唇。
  兰兰一边与他吻,一边解开了他的上衣……

  只听张富贵一声“碍…”,他抱紧了她,他的表情极为痛苦。
  兰兰心知不妙,她拉下他的裤子一看,粘糊糊一片。
  兰兰失望极了“他大伯,你这是?”
  张富贵赶紧提上裤子,跑了。
  张富贵躲进了自己的屋里,他哭了,哭得很伤心,为什么爸妈生了他,让他有这么多的缺陷,长得有点傻没关系,他心里不傻就行了,可是他偏偏结巴,不能跟别人流畅的表达。
  结巴也不是很大的问题,总算兰兰还看得上他,可是就在关键时刻,他偏偏那东西不争气。
  这件事不仅深深地打击了他,而且让他自卑,抬不起头。
  所以他躲在了里面不出来,他以后将如何面对知道他这个缺陷的兰兰?他自己也不知道。
  兰兰的心情很复杂,就在关键时刻,张富贵衰了,这场战争就打不起来,这场仗打不起来就不会背叛她老公王二庆,也就在那关键的时刻,她却不能一尝云雨,她摸着自己柔美的身体,大为惋惜。
  兰兰穿起了衣服,看着张富贵紧闭着的房门,她也知道他在为那事难过,她又将如何安慰他?或者说她应该如何帮他恢复男人的信心?
  张富贵在屋里躲着不出来,自己无脸见人,可是到中午了,今天的中饭没人做了。
  兰兰只能自己去做。
  饭菜做好了,可孩子他大伯也得吃饭吧?要不然做神仙啊?兰兰这么想着,过去敲他的门,虽然自己也很不好意思。
  兰兰的脸羞红着站在张富贵的门口敲起了门,“咯,咯”
  “嘿,大哥,出来吃饭吧!”
  “我……不……吃”张富贵依然是那么言简意骇。
  兰兰有些急,“可是你不吃饭怎么行呢?”
  “我……不……饿”
  兰兰拍着门,“大哥,你不要这样,不管怎样,饭还是要吃的。”
  “你不……用……管我”
  任兰兰怎么叫,他就是不出来,这个话又不好说,兰兰明白对于男人来说,这种事确实是重中之重,她叹了口气自己吃饭去了。
  兰兰吃完了饭,洗好了碗筷,还不见张富贵出来,她不忍心他挨饿。

  于是盛了一大碗饭,各种菜装了一满满一盘,都热气腾腾,有股浓浓的野免香,因为兰兰把所有的免肉夹到了这个盘子里,可见兰兰对他还是比较上心的。
  兰兰把饭和菜都放在他的窗台上,咳了一声,“富贵哥,饭菜都给你搁这了,你趁热吃,凉了就不好吃了。”
  说着,她就转身,但想了想,她又走了回来,对着窗口,“大哥,”她的脸一下子红了,因为她接下来要说的话,是她憋了很久,一直又说不出口,她的声音很轻“大哥,其实你这事也没什么,或许你第一次太激动了,其实我们可以再试试。”
  她越说到后面声音越细,以致于,她说的“其实我们可以再试试”的话,张富贵没有听清。
  “啊……,你说……什么?”张富贵在屋里说。
  兰兰本就脸皮娇嫩细薄,他这么一问,她的脸一下子红得发紫,火辣辣地,扔下一句,“没听见算了”,便急急地走了,她心里在骂自己“怎么这么不要脸?你可是有老公的。”
  张富贵在房里躲了好几天,这天早上终于还是出来了,一出门就看见站在他门口的兰兰,两人一见面生疏了不少。
  兰兰脸一下红了,她本来是想叫他起库的,没想到他自己起来了,只见他的胡子长得更长,脸色有点苍白,憔悴了不少。
  兰兰看着有些心疼,“富贵哥,你终于肯出来了。”
  “这……几天……你……辛苦了。”张富贵看见她,还是有些不好意思,他的眼神恍惚着,他自卑啊,不敢正眼看她,要不是看兰兰一个人又要带孩子又要洗衣做饭,还有地里有活,他还是不想出来的。
  “没什么,你出来就好。”兰兰明白他心里的感受,“大哥,看你脸色都不大好,你没事吧?”
  “我没事”
  “饿不饿?我做点早餐给你吃。”
  “我……来”说着,张富贵进了厨房开始做起家务。
  兰兰跟了进去,只见他手脚麻利,动作熟练,淘米,下锅,放水,生火,一气呵成。
  兰兰在旁边发现他真的是个好男人,可能其它的女人真的一点眼力劲都没有,嫁给他多有福气,你再看他那脸,虽然胡子没理,虽然不算帅,肩阔体壮,方脸大眼,很阳刚,也极Ju男性气概和魅力,兰兰看得砰然心动。
  张富贵坐在灶前,开始把柴草熟练得扎成团往灶里塞。
  兰兰走了过去,站在了他身后,张富贵知道她站在背后,但没有理他,还是很专心地添着柴火,灶里的火旺了起来,照映着兰兰粉润的油,使得她的脸蛋更加红润水嫩,锅里响起了“唭唭”声,可以想象得见锅水的水正在欢快地冒着水泡,很快蒸气在袅袅上长升,蜿蜒着飘上屋顶。
  兰兰感到温暖,家不就是这样吗?这种感觉真美,真踏实,真切。
  她不禁靠了过来,两只小手轻柔地搭在他的双肩上。
  张富贵顿时感到两只温热的小手柔柔地放在他的肩膀上,是那么舒服和舒心,让他倍亲切和温馨,兰兰见他没有反应,她得寸进尺地靠了过去,丙团饱满而柔轮的东西贴着他的后背,让张富贵很舒服,但他不敢多想,因为他马上就想到他不是一个“正常”的男人。
  他试图摒弃一切想法,反正他与她不应该有什么结果,这样也未免不是一件好事,这是他关在屋里想通的结果。

  兰兰见他没有反应,觉得很奇怪,这孩他大伯,是身体真有问题还是已经不喜欢她了呢?为什么他现在对她没有一点反应,她不相信,于是进一步试探他。
  她再一次贴紧了他,她的头伏了下来,小脸贴着他的脸,轻轻地摩擦着他粗糙的脸。
  她的心儿怦怦地跳着,脸火辣辣的,身体很快燥热了起来,双手轻轻从他的双肩滑了下去,滑到了他的胸前,隔着他的粗布衣服,轻轻地抚摸着他的胸口,他在用行动说,“大哥,我们再试一次,让我来帮你。”
  张富贵不禁起了生理反应,他很想反过身来,把弟媳压在柴草上,痛痛快快地来一场,但他一想到自己的不行,他突地站了起来,跨了两步,与兰兰拉开了距离。
  “还……是……你来…… 做饭”张富贵很慌张。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