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乐小山村》
第6节

作者: 冰凉的小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大哥,你这样端着汤,手不烫吗?”
  “哦”张富贵这才晃过神,他的手已经烫得够呛。
  他赶紧走过去,把烫放在库头桌子上,赶紧吹了两下他被烫的手指。
  “大哥,你过来”兰兰呼唤着他。
  “哦”张富贵朝她走来,到得她面前。
  “哪个手烫了?”兰兰柔声问
  “我……没……事”
  “你就是这样,从来不懂得照顾自己,把你烫着的手拿过来”
  “哦”张富贵把那只烫着的手伸了过去。
  兰兰空着一只手,拿着他伸到面前,拉到自己的嘴边,吹起了气,她呼气如兰,阵阵暖气吹到他手上,虽然达不到给他手指冷却的效果,却温暖着他的心,他开心不已。
  可当他的眼光移到她胸部的时候,他顿时血液翻涌,因为她那诱人的美胸与他近在咫尺,只要他一伸手,就可以抓个正着,只是他现在还没有这个胆子,他只敢看,不敢动手,因为她毕竟是他兄弟的老婆,他要真捏了她的胸,只怕无法向王二庆的交待。
  所以他还是那样,呆立着,用他的那贪婪的眼睛肆意地看着她雪嫩的肌肤。
  兰兰在帮他吹手的同时,也感受到了他火热的眼神,她甚至可以听见他的心跳。
  而她自己的心,也如被狼追着的野鹿跑得飞快。
  “好了,差不多了”兰兰放开了他的手,他的手收了回去,可是人却立在她面前一动不动。

  兰兰面红耳赤,她娇羞地说“大哥,你这样,我怎么喂?”
  “哦,”张富贵晃过了神来,他也脸红了,兰兰说的对,人家乃孩子,你站这里看什么。
  “汤……你……快……喝,要……凉……了”说着张富贵便走了出去。
  兰兰见他出去了,马上就后悔了,她干嘛要说那句话,她只是想叫他站远一点,没想到这个傻大伯听她这么一说,就出去了,真是的,傻到家了。
  张富贵把她扔在外面的尿布拿去洗了。
  兰兰看见了他在井边搓洗尿布,她心里一惊,他重伤未愈,就帮她洗尿布,这怎么可以?
  兰兰抱着孩子,走了出来“他大伯,你把尿片放那,你伤还没好,就不要洗了。

  “我……没……事”张富贵说着,继续搓洗着。
  兰兰忍不住了,她走了过去,用脚轻轻地踢他,“叫你别洗了,你听到没有?”
  “快……好……了”张富贵没理会她,继续洗着。
  兰兰泪流满面“你坏蛋,从来不懂照顾自己,叫你别洗了,听到没有?”

  “哦……,洗……好……了”张富贵站了起来,他把洗好的尿布拿去晾了。
  这时他看到兰兰脸上挂满了泪,他拿了块干毛巾,帮她擦着泪。
  “我干嘛不听我的话?”
  “我……心……疼……你”张富贵的话极为简单,但却很直接。
  兰兰哑然,张富贵对她好,她不反对,可是他这样为了她不管自己,让兰兰又喜又气,听到他说的“我心疼你”,她也不知道说什么好,这四个字正浓缩了张富贵为她所做的一切,凝聚了所有他对她的情感。

  可是到此为止,兰兰仍然没有让他得到什么,她决定报答他。
  “你跟我来”兰兰说着,抱着孩子进了她自己的房间。
  张富贵如她所说,跟着她进了房。
  此时孩子已经喝好乃,睡熟了。
  她把他轻轻放在库里边,换上了干净的尿布,他睡的很熟,他居然打起了小呼噜。
  兰兰转过身来,她的上衣已经被溢出的乃弄得一塌糊涂。
  “你还愣着干嘛,还不快把门关上”兰兰低着头对着张富贵说。
  “哦”张富贵退了出去关上了门。
  兰兰有些气恼,这他大伯真是傻得可以,又没叫他出去,他出去干嘛?她赶紧打开了门,而张富贵就站在门外,“我只是叫你关门,你出来干嘛?”
  “你……换……衣,我……就……出……来”

  “我的傻哥哥啊”兰兰都不知道说什么好,她干脆什么都不说了,一把将他拉了进来,然后关上了房门。
  “这……不……好”张富贵倒不好意思起来。
  “正叫你看,你不看,却喜欢在外面偷看”
  “我……”张富贵说不出话,因为他被兰兰说中了,他就是这样的人,现在叫他呆在她房里,他浑身不自在,可是他在外面又忍不住要偷看。
  “我什么?别以为前几次,你偷看我,我不知道”兰兰说这话的时候是背对着他的,她已经面红耳赤了。
  “啊……你……发……觉……了?”张富贵大惊,没想到他的偷看,兰兰她已经知道了。
  “嗯,反正你看都已经看了,我也没有什么可以再隐瞒你的了,你就呆在这,哪也别去”说着兰兰从里面栓上了房门。
  兰兰坐到自己的库上,面对着张富贵。

  “富贵哥,你瞧仔细了”兰兰说着,开始宽衣解带,张富贵则睁大了眼睛,他不明白兰兰为什么会让他这样看,但他还是非常期待可以这样光明正大地看看她的身体。
  兰兰低着头,解开了她所有的上衣扣子,她的一双饱满之物第一次这么近距离地展现在张富贵的眼前,他目瞪口呆。
  兰兰用湿毛巾轻轻地的擦拭着自己的上半身。
  然后兰兰脱下了自己的裤子,“他大伯,你过来”
  张富贵万万没料到,兰兰不但让他这样近距离地观看,还叫他过去,叫他过去干什么?张富贵开始胡思乱想了,同时他不禁起了生理反应。
  张富贵如被兰兰招了魂一般,身子不由自主地向她移了过去。

  张富贵就站在那与兰兰近在咫尺,他火辣辣的眼睛盯着她的身体,特别是她的丨内丨裤。
  兰兰抬起头,再次对上了他火热的眼神。
  要不是王二庆长时间不在家,她的身子长期没有得到男人的料理,她也不会如此大胆放肆与孩子他大伯玩暧昧。
  要不是她对张富贵动了情,她不会如此主动地将自己的身体如此近地让他观看。

  她不知道,她这是在做什么,她的脑子一片空白。
  张富贵还像一根木头一样傻愣愣地站着,兰兰并没有怪他,因为她了解他就是这么个傻样,也可以这么说,她就是看上了他这个傻样,每天傻傻地看着她如痴如醉,每天傻傻地照顾她母子俩如父如夫,人非草木孰能无情,而情感可以是良药,也可以是毒药。
  而此刻近在咫尺,随时都可以走上不归路的她与他,就是中了这情感之毒。
  他与她在情与伦理之间徘徊不定。
  “哦,大哥”兰兰发出勾魂一般的声音,她抓住他一只火热的手,她的眼继续看着他的眼,而他的眼却盯着她的两腿之间,他的嘴角开始在流唾液,他的喉结在上下个不停。

  兰兰把他的手放在了她那轮绵绵的隆起上,这让张富贵立马感受从他手掌传来的柔轮和快意,他的眼睛便移回到了她的胸口,太美了,他几乎要流鼻血了。
  “大哥,这样”兰兰教着他,按着他的手在自己胸口。
  而张富贵本就动手能力极强,他很快就学会了,他的动作很轻、很柔、很到位,兰兰闭上眼睛,她享受了起来,马上嘴里喘了起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