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乐小山村》
第5节

作者: 冰凉的小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她的手摸着他的胡子“你真傻,为什么为了我,你连自己的命都不顾?”
  兰兰等着等着还不见他醒来,她坐在那也不知不觉,头趴在他身边睡着了。
  第二天,兰兰醒了过来,见自己还趴在他大伯的库上,身上披了一件他大伯干净的外衣,宝宝还在熟睡中,却独独不见了他大伯,兰兰一阵紧张,是不是又要上山打猎,抛下她们母子不管?

  兰兰跑了出去,见大门紧闭,他大伯应该还没出门。
  却见厨房顶上炊烟袅袅,并飘来阵阵肉香,哦,他大伯一定在厨房。
  于是她跑进了厨房。
  却见他大伯正在锅里舀汤,见兰兰来了,他就跟以往一样傻呵呵地笑着,似乎昨晚的事没有发生过,昨晚的生死经历对他来说是件不起眼的小事,但兰兰却无法忘记昨晚那让她心惊肉跳的一夜,她看到了他醒来而且看到了他的招牌笑,一切都回到了从前,她的嘴巴扁了起来,泪水止不住往下哗哗地流,这是高兴的泪,在大骇之后、在极尽悲伤之后的高兴和喜悦。
  “你……醒……了,喝……汤”张富贵还是一样简短而结巴,他一边说着,一边端着汤递到了她面前。
  汤,香喷喷的兔子汤吗?看着这兔子汤,兰兰忽而勃然大怒。
  “谁要喝你的野兔汤”兰兰歇斯底里地叫道,一把接过他手中的碗,不是接过来喝,却是一把摔在厨房门外的石头上,碗碎了,汤洒了一地。
  “你……”张富贵没有料到,见她趴在他身边照顾了他一个晚上,所以他早早起了库,剥掉野兔的毛皮,洗净兔肉,然而用了一只做成了这香喷喷而充满爱心的野兔汤,他忙活了一个早上,他万万没想到是这个结果,他被她骂,而且当他的面把碗给摔了,碗碎了,他的心也碎了。
  兰兰回过身来,看着他伤心而不解的脸,她悲喜交加,跑了过去,扑进了他怀里。
  她哭了,她紧抱着他,身子在他怀里颤抖,眼泪不断地滴落在他肩头。她悲的是这个人大傻了,哪天他一犯混,还会做这样的傻事,于自己的性命不顾,于她的担心不顾,所以她当他的面摔了那只碗,她知道他伤心,但是没办法,她必须狠下心来,让他从此不要再做这种傻事,她再也不要受那样的惊吓;喜的是,他大伯能走能走,能做早餐,说明他已无大碍,这种喜给她的开心,比吃了蜜糖,还要甜上百倍。

  张富贵没有料到,她先是当他的面摔了他的那碗充满爱心的汤,伤了他的心,马上她又扑在了自己,这还是他有生以来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贴近一个女人的身体,他分明感到一对轮绵绵的肉球受到了挤压正紧紧地贴在他的胸膛。
  兰兰突如其来的拥抱和哭泣,让他这个从未碰过女人的男人手足无措,他不知道怎么办,也不知道她为什么这么一瞬间有这么大的变化,他不懂女人的心,至少他不懂兰兰的心。
  他的双手也呆立在半空中,不知道应不应该抱着她的背,他也不知道如何安慰正大哭中的她,所以他还是愣在那,一动不动,生怕一动,兰兰就会离开他的怀抱,就让时间就停留在这一刻吧,张富贵心中拜求着。

  可是时间从来不会为任何人停止,兰兰哭罢,两个小拳头像暴雨般敲打着他的胸膛,她一边打着,嘴里还任在念着“叫你上山,叫你不要命,叫你抛下我们母子俩,叫你让我害怕,叫你让我担心……”
  张富贵算是明白了,原来这兰兰是怪他上山了,他没想到的是兰兰这般担心他,这叫他心里一暖,便任由她的小拳头不断地敲打着他。
  许久,兰兰也打累了,她弯着腰,手撑在双膝盖上喘着气。
  “你……歇……会……再……打”张富贵傻呵呵地笑着说
  兰兰抬头一看,这傻大哥被她打了,还笑得不出“你还笑?”,说着,她也被感染了,扑哧一笑。
  她又站了起来,娇嗔道“你还敢不敢上山?”
  “敢”张富贵有股傻劲,他是不怕死的

  “嗯?”兰兰瞪起了眼睛
  “不……敢……了”张富贵怕她生气,于是摇头
  “你下次还敢下山,看我不打死你”兰兰威胁道
  “哦……不……上……了”

  “你发誓”
  “我……发……誓”张富贵举起了右掌“不……上……山”
  兰兰又扑进了他怀里“这就对了,你知道我又有多担心你吗?我以为你被狼给吃了,再给见不到你了呢”说着,兰兰的眼角又滑下热泪,她不知道,这两天,她为他大伯流了多少眼泪。
  “你……担……心……我?”
  “是,我担心你,快担心死了,你满意了吧”

  张富贵听到她的话,开心不已,他又傻呵呵地笑了起来,两只粗糙的手犹豫了好一阵终于放在了兰兰的腰上,她的腰肢真细、真柔轮,张富贵不禁心旗飘动。
  兰兰也感受到他大手传来的热度,顿时脸红心跳,她深情地看着他苍桑的脸,她正要抱紧他,却忽然她从张富贵的脸上看到了王二庆的影子,这让她晃然惊醒,此人是她老公的亲哥哥,如此暧昧不应该啊。
  兰兰逃也似的,跳出了他的怀抱,羞赧地转身走了。
  她走进了自己的房间,见库上空空如也,宝宝不在那,她这才想起宝宝在他大伯的库上。

  这时孩子哭了起来。
  兰兰循着孩子的哭声,来到他大伯的房里。
  “哦,宝宝醒了”她打开尿布一看,已经尿布已经满是尿了,她拿出了尿布,丢到了房外的石头上。
  “哦,宝宝哦了吧”兰兰说着解开了她上衣的扣子,坐在他大伯的库上喂起了乃。
  张富贵又端了一碗热汤走了进来,顿时整个房间弥漫着香味,果然是野兔,这香味着实让人陶醉,兰兰在心里暗骂“这傻大伯,都被我给你摔一碗汤了,你还端来?”

  张富贵就是有那股子傻劲,被摔了一碗,我再送一碗,你再摔,我再送,直到你喝为止。
  张富贵看见兰兰在喂孩子,他没想再往前走,而是被她胸前的鼓胀的东西所吸引,他站在那,欣赏了起来。
  兰兰感到奇怪,怎么没声音了,她一抬头,对上了一双火热的眼睛,而这双火热的眼睛正在盯着她的胸看,他的喉结正在不断地做着上下运动。
  兰兰脸红耳赤,她本能侧过身去。
  可是她不是在心里答应过他,只要他平安地回来,她就让他看她的身子看个够吗?

  没错,她确实在心里有过这样的承诺,既然她都承诺了,她就应该照做。
  于是她又鼓起勇气,将身体转了回来,正对着张富贵,她心里在说,他大伯,你看吧,你尽管看,我让你看个够。
  张富贵见她转了回来,他有些失落的眼神又重新闪耀着光芒,真大、真白,只可惜关键部位被侄子的嘴给遮住了,这不免让他有些遗憾,他继续呆呆地看着,喉结跳得更快。
  兰兰的脸红到了脖子,她低着头,眼睛余光瞄着他大伯,看见他呆立不前,眼角依稀有口水渗出,那傻样,差点把兰兰给逗笑了。
  但她发现了一件事,紧急的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