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乐小山村》
第2节

作者: 冰凉的小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你……你……”兰兰没料到,张富贵会这样,她本能把他的头推开,脸红得像红柿子
  “别……怕……,我帮……你……”张富贵抬起头跟她说。
  “不行”兰兰抱着孩子,羞赧地跑进了她的房间,关上了她的房门。
  张富贵还傻呵呵地看着她的房门。
  兰兰跑进房间后,再也没出来……
  张富贵看了看她的房门,摇了摇头,出去干活去了。
  快到吃晚饭的时间,张富贵收了工,他在厨房做起了饭菜。
  但等他做了好了香喷喷的饭菜后,兰兰还关在房里,张富贵有些担心了。
  他走近兰兰的房门,正要敲门,却听见屋里传来水哗啦啦的声音,张富贵狐疑了起来,屋里怎么会有水声,这兰兰在里面干什么?
  张富贵凑近了门缝,眯着一只眼,用另一只眼透过门缝看进去,眼睛的一幕让张富贵热血沸腾,他看到什么了呢?
  她的完美的背部曲线,是那么柔和而蜿蜒,一对隆起的大屁股是那么嫩滑丰满,如莲藕般的双腿紧紧地夹着,没想到她的屁股和腿这么白,这是她长年穿长衣长裤的结果。

  张富贵咽了咽口水,他的眼睛观赏着这道美丽的风景,他多么希望,她可以转过身来,让他一睹那迷人的正面风光。
  正当张富贵怕被她发现而想敲门的时候,兰兰居然身子转了过来,哇,那对第一次毫无遮挡地全尺寸地展现在张富贵的面前,看得张富贵目瞪口呆、心旌摇动……
  真是扫兴,张富贵还没有看够,兰兰就开始穿衣服了。
  他这么一急好了,身体忍不住往前倾了一下,头撞在门上发出了响声。
  兰兰马上抱着衣服遮掩自己的关键部位,她惊恐地叫道“谁?”
  换成是别个,被兰兰这么一叫,肯定吓得七窍生烟,一缕烟地跑了……
  可是这个张富贵,外表傻呵呵,或者是装傻,内心一点不比人迷糊的张富贵,却丝毫没有跑的意思,他非但没跑,还若无其事地很镇定地敲起了门,在门外喊道“兰……兰……吃……晚……饭……了”

  就好像他刚刚压根都没看过她洗澡,刚刚来到她门前一样。
  兰兰听到这样的回答,马上放下了紧张的心,原来是张富贵来叫自己吃饭来了,看自己紧张的,在她看来,张富贵那傻样,会知道偷看女人换衣吗?
  “嗯,马上就来”兰兰应道,便慢条斯里地穿着张富贵给她买的新衣服。
  兰兰出来了,张富贵看着他买的新衣服穿在兰兰的身上眼前一亮,这个村妇马上变身为城里人,束腰碎花连衣裙,把她凹凸有致的身材衬托地淋漓尽致,特别是裙子下那露出的一截小脚肚雪白如玉让张富贵眼谗不已。
  “兰……兰,快……去……吃……饭”张富贵说着,差点流下口水

  兰兰也感受到张富贵似火的眼神,她羞赧着跑进了厨房。
  “哇,没想到你还会做饭做菜”兰兰看着一桌的菜,兴奋不已,第一次感觉到自己被别人照顾,被别人伺侯,而王二庆在家的时候,只有她伺候王二庆的份。
  张富贵把一碗饭和一双筷子递到她面前,兰兰不禁看了他一眼,没想到他傻呵呵的样子,对女人却如此细心,她开始怀疑当初嫁给王二庆是不是一个错误,当初年少的她被王二庆的外表和话语所迷惑,然而自打产下儿子后,随着激情和浪漫的流逝,兰兰才意识到生活上的点点滴滴的体贴才是那么可贵。
  在兰兰心里,她开始重新认识这个傻呵呵的长相普通的大傻贵了,在他看来,她就像一个女王受到尊重和隐隐中的爱慕,她不理解的是,像张富贵这么一个好男人为什么就娶不到老婆,难道仅仅是因为有些口吃和穷吗?
  兰兰坐在长凳上,开始吃饭。
  张富贵不断地往兰兰的碗里加菜,最好的、最有营养的菜都夹在兰兰的碗里,这不禁让兰兰有些感动,她何曾如此受过别人的关怀,她想起了往事跟今日对比,兰兰不禁淌下泪来。
  在她还未出嫁前,爸妈最疼的是她弟弟,乡下重男轻女观念很严重,于是几乎所有最好吃的、最好的东西都是留给她弟弟的,她争过、抢过,可是她招来的不是爸妈的同情和内疚,而是他们的打骂和责备,“快点放下,那是你弟弟的……”,“死丫头,你吃了,你弟弟吃什么?……”,“你当姐姐的,就应该让着弟弟”,“弟弟比你小,你什么都应该让着他……”,“死丫头,敢赶弟弟抢东西,你皮痒了吗?”

  诸如此类的偏心话和令她伤心的话在她耳旁萦绕,诸如此类的被轻视的情景在她脑海里浮现,没错,她是乡下重男轻女现象的受伤者中的一个代表,她是封建残留思想在当代农村体现的一个缩影。

  兰兰以为嫁人后,这种情况会改善,因为王二庆苦苦在神树下等待她一个星期让她感动,让她以为她的幸福开始了,但不曾想,她如愿以偿地嫁给了王二庆以后,王二庆才露出他的真面目,这个穷但心高气傲的男人,好吃而懒做,连一双袜子都得兰兰给他洗,有什么好吃的,王二庆也是自己吃了再说……
  王二庆所有这些缺点,兰兰都视而不见,因为她爱他,她们在一起,不像是一对夫妻,更像是一对姐弟,兰兰一直向姐姐一起照顾王二庆,又像一对主仆,王二庆是主子,而兰兰则是一个贴身照顾他的丫鬟,白天伺候他吃饭穿衣,晚上还得伺候他睡觉,任他鱼肉,不管她愿不愿意、舒不舒服,王二庆从来只顾着自己,没有顾及兰兰的感受。
  兰兰时常在王二庆身下痛苦承受着,眼角滑下热泪,但她一直这样忍受着,因为她认为她是他老婆,她应该尽妻子的义务。
  只有在张富贵面前,兰兰才体会得到,自己也是高贵的,女人怎么了,女人也应该被人关爱,在王二庆出去以来,张富贵就像一个大哥哥照顾一个小妹妹一样照顾她。
  于是乎张富贵那天吸了她的乃,张富贵做出这么出格的事,兰兰在心里却并没有怪他。
  今天的鱼,剌比较多,张富贵夹起一块,用另一只手细心地拔剌,然后再放到兰兰的碗里。
  兰兰喉咙哽咽着,她不知道说什么好,老半天,她才憋出一句话“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她无法再坐下去面对着张富贵,没等张富贵回答,也没吃饱饭,她就起身跑了,因为她发现自己的心开始摇摆了。

  “喂……,你……”张富贵在后面喊着,因为他知道兰兰就吃了小半碗饭,平时她都吃一整碗的,不知道为什么她今天饭没吃完就跑了。还有兰兰问的那句“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的话,让本来就口吃不善表达的张富贵不知如何回答。
  是,张富贵得好好考虑这个问题,他为什么对她那么好呢?
  现在她男人不在家,理应对这个弟媳来些关心,可这关心,是不是有些过头了呢?张富贵意识到这个问题,他吓了一跳。
  他脑中冒出一个疑问“我是不是对弟媳有那种意思?”,这个疑问让他羞愧难当,作为兄长,他怎么可以对自己的弟媳有这种非分的想法?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