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古眼:拥有一双看透世间一切赝品的眼睛后》
第869节

作者: 金元宝本尊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嘎嘎嘎……”
  “嘭!”
  随着嘭的一声闷响,第一口棺材起开!
  但两个人并没有把棺材板抬下来,而是顺着往下滑到地上搁置。
  棺材板起的瞬间,两个人都屏住了呼吸。
  过了二三十十秒以后,这口棺材看都不看,接着开下一口。
  三口棺材相继开启以后,两个人站到一边抽了半截烟,看了看时间,金锋点了点头。
  吴佰铭嗯了一声,戴上鹿皮手套走了上去。
  第一口棺材里就是一具白骨,右手处有一个戒指,腰间有一个金牌,想来就是陈友谅的亲兄弟陈友仁。
  第二口棺材尸骨应该是个女性,里边搁着不少的金银首饰。
  这个女性应该是陈友谅的妃子。
  第三口棺材里面的尸骨大约有一米七的样子,身上的衣服还有些残留物。
  手电筒照在头颅上,左眼眶里面赫然还插着一枚箭头。

  毫无疑问,这具骸骨,就是陈友谅!
  昔日扛元大军里,最有希望问鼎江山的一代雄主。
  比起张士诚来,陈友谅跟朱元璋都是正儿八经的草根出生。
  身为渔夫的他能做到建立大义王朝,割据千里江山,除去气运不说,自然有他的本事。
  至于后来的事,成王败寇,古来皆有。楚霸王干不过刘邦,朱允炆干不过朱棣,曹操干不过孔明、孔明又干不过司马懿……
  就连大唐太子李建成都干不过李世民……
  渔夫干不过和尚。
  这就是命。

  怨不得别人。
  静静的站在陈友谅的棺材面前,静静的看着早已化为白骨的一代枭雄。
  任你多少风流,多少张狂,拼尽一切为了那花花江山,死后,还不是七尺棺材才是最终的归宿。
  轻轻感慨之后,金锋的手速却是不慢。
  反手一抄,一个金印拿在手里。
  右手如灵蛇一般扭动几下,竟然没碰尸骨一下,拿出了一把长剑来。
  左手再一模,一个精美的金冠出现在手里。
  这是大义王朝皇帝的金冠,累丝捶叠工艺,有些变形,累丝金冠上的几颗宝石和珍珠已经脱落,金锋也一一捡了起来。

  看得出来,当年的战胜者朱元璋还是以把陈友谅以帝王的身份收殓入棺的。
  当初陈友谅势大的时候,长江以南无敌手,夺了徐寿辉的江山坐了皇帝,正是气势最旺的时候,那时候的朱元璋都不是他的对手,只能施计谋才让陈友谅上当。
  手伸到腰间,一个四寸手机大小的金牌跃然在手。
  这是陈友谅的龙牌,金牌上还沾着不少的褐色物体。
  金锋有些疑惑,微微闭上眼睛。
  《明史》上说,陈友谅被流矢射中左眼贯入脑部当场殒命,他的太尉张定边抢了他的尸体运回了夏口。
  但眼前这具骸骨从金牌金冠与左眼箭簇来看,百分百的就是陈友谅无疑。
  那明史上记载的到底是真是假。
  另外一个疑惑,那就是在当时的情况下,这些金冠金牌怎么会没被收走献给朱元璋?

  闷了十几秒,金锋也是理不出头绪,只好放弃。
  摸了一圈,金锋又在左边的缝隙里拿出一个金壶来。
  这个金壶高二十公分,浮雕刻龙,满嵌各色宝石玉石。样式是典型的元代时候的扁壶,制作工艺非常精巧绝伦,捶楪加錾刻工艺相结合,浑厚大气,细节却是精细到了极致。
  《明太祖实录》里面记录了陈友谅一些事迹,陈友谅生前奢侈无度,就连用的夜壶都是七宝所制。

  他还曾经打造了一张镂金床,后来被缴获让朱元璋给熔了。
  后人编纂前人的历史,那都是带着屁股的。
  不过金锋手里的这个金壶和金冠倒是能看出陈友谅生前的一些生活轨迹来。
  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金锋并没有多大的感慨。
  手在棺材里摸了一圈,再无发现,就此罢手。
  那一边吴佰铭已经完毕。
  其中一具骸骨是陈友谅的亲弟弟陈友仁,身上没多少东西,最值钱的是一个金牌,证明了陈友仁的身份。
  跟着把棺材板复位,吴佰铭啪啪啪拍了三巴掌,朝着三口棺材作揖行礼,背起东西转身走人。
  出了洞口来,金锋负责殿后,将洞口依旧用碎石原封原样的堆砌封存。
  若是以前自己肯定拿了就走,现在不一样,得把收尾工程做得天衣无缝。
  原路返回,下到地面,万事大吉。
  下面等候的陈金平跟楚老头已经冻得不成样子,尤其是陈金平,身娇肉贵穿着厚厚的羽绒服浑身直打哆嗦。
  抹黑回到楚老头家里,包包放下来,陈金平眼睛直勾勾的盯着两个鼓鼓的大包,恍惚的眼神中闪烁着缕缕的贪婪。
  吴佰铭当先拉开包包,掏出七八件东西,陈金平顿时双眼飚出绿光,猛然扑过去。
  当陈金平看见几个东西上面刻着枢、府二字的时候,激动得跳起三尺高。

  “要货,自己选三件。这是你的报酬。”
  “要钱,报账号。”
  吴佰铭不轻不重的说出这番话来,陈金平听了更是激动得不得了。
  自己不过是一个掮客,却是能拿到三件元代的东西,那简直就是天上掉馅饼的大好事。
  当下陈金平毫不犹豫的选件枢府瓷的刻花盘子、一件玉壶春瓶和一个龙泉窑的执壶。
  元代龙泉窑已经过了最辉煌的时期,釉面不如南宋时润泽,但很光亮,有很强的玻璃质感,呈黄绿色。
  虽说比不上前朝,但元代龙泉窑却是当时外销瓷的最大供应商,存世量并不多,价格也是百万上下。
  两个枢府瓷都是精品,刻花都是带龙纹的,龙纹款的自然价格高。两件也是有三四百万了。
  加起来这一趟就是近五百万的分成,作为掮客来说,已经是一笔很大的收入了。
  知道规矩的陈金平留恋的看了看另外一个大包,心知剩下的好东西全在里面,但却是不敢多言半句。

  做人要知足,要认清楚自己的定位,陈金平知道自己的掮客身份。
  人家给你三件,那自己就拿三件好了。
  包好东西,陈金平冲着老板吴佰铭重重点头道谢,就此走人。
  金锋跟吴佰铭相视一眼,露出一抹奇怪的笑意。
  等到陈金平要出门的时候,吴佰铭叫住了陈金平:“陈老板慌什么啊?别着急走啊。”
  陈金平身子骨一抖,全身僵硬如铁,慢慢转过身来,整张脸死灰一片,哆哆嗦嗦的叫道:“吴老板……你……”
  金锋跟吴佰铭冷漠的神色让陈金平如陷冰窖,两腿打颤。

  金锋跟吴佰铭这是要灭口的节奏啊。
  陈金平身子顿时一软,颤声叫道:“吴老板,锋先生……我……东西我不要了……我不要了……”
  吴佰铭忽然间哈哈笑起来,走到桌前把剩下的几件东西包好送到陈金平跟前。
  一只手拍拍陈金平肩膀,轻声说道:“我锋哥说了,你不贪,可以交。”
  “这些,都是你的。”
  陈金平脑子里一片空白,呆呆呐呐的看着吴佰铭,再看看金锋,完全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一转眼,五百万就变一千万了?!
  这中介费也太好挣了吧!
  “拿稳。别呲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