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的气味》
第178节

作者: 树妖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今人制香的工艺大大提升,各种先进仪器提高了制香的效率,可与此同时,也失去了手工制香的纯粹。
  所以,对于夏昼来说辨别起来不算费劲。改变体香不是什么难事,长期以香为伴,身上的气味自然也就发生改变,当然,这一点只有古香能够做到,像是现如今的香水很难达到这一点,精油倒是多少能有改变体
  味的功能,可不能断,一旦断了,肌肤之理本身的气味又会覆盖。
  夏昼正百思不得其解时,隐约听见一声叹息。

  幽幽的,出自一个女人。
  “谁?”夏昼警觉,一个快步追了出去。
  一道白影忽悠一下闪过,在不远处的拐角。她赶忙追了出去,那身影影影错错的,在七拐八拐的长廊间穿行。府邸光线不好,暗影里那影子就显得亦真亦假。
  她一路紧跟,直到出了戏台范围,追到了府邸庭院。
  没了人影。
  就像是突然消失了似的,又或者,如从未出现过。
  夏昼僵在原地。
  潮热的夏夜,她竟觉得后背阵阵发凉。尤其是后脖子,就好像是,有人在她脖子后面吹气。
  她蓦地回头。

  身后空无一人。
  冷不丁想到在沧陵时老辈人说的话:后脖凉,鬼绕梁。
  遇鬼?
  她不相信。
  可心底有个感觉愈发清晰,也顺带的想到昨晚在酒吧时看见那女子时的感觉,一模一样!
  她觉得,那女人,很像她自己!
  这念头刚闪过,她就忍不住打了个寒颤,紧跟着手机就响了,吓了她一跳。
  又是饶尊。
  夏昼气得咬牙,“尊少爷,你很闲吗?电话一遍遍打!”
  “夏夏。”饶尊的口吻很严肃,“还记得你之前收到过的手帕吗?你说是左时的那条。”
  夏昼一怔,脱口,“怎么了?”

  “我手底下的人刚刚查到,用手帕吓你的人就是商川!”饶尊的嗓音很低,“你记住,千万不要再跟商川接触了,他已经丧失了理智,太危险了。”
  “什么?”夏昼心口一紧,从那个时候起商川就已经不信任她了?
  倏然一阵凉风过,夏昼全身一凉,这风哪像是夏夜里的?更像是来自井底最深处的冷风。
  今天,她约了商川见面。
  如果前后几次事都是商川搞出来的,那今晚……她一旦对商川和盘托出,商川会不会对她下毒手?
  正想着就听一声歇斯底里。

  听方向,是戏台!
  夏昼忙掐断通话,朝着戏台方向跑去。
  戏台被月光映得惨白。
  等夏昼赶到时,倏然心惊。原本跟她约定见面的商川,此时此刻就在戏台下面,躺在血泊之中。
  商川从戏台坠落,当场身亡。

  夏昼作为唯一一个涉案和报警人员被带回了警局。
  审讯室里,警方反复盘问她与商川见面的目的,夏昼一个字都回答不出来,整个人都木得紧,她的人在警局,魂像是留在亲王府似的,眼前晃荡着的还是商川鲜血淋漓的模样。“
  那么多见面地点,你们为什么选在亲王府?”
  “你报警说你是听到声音才赶到戏台,在此之前你在哪?在做什么?”声

  音落在夏昼耳朵里,有了回响,渐渐又成模糊。她盯着警员警帽上的警徽,眼珠子一动不动,脑中的画面是曲径幽幽的长廊,女人的身影在雕梁画栋间隐隐绰绰。她一路紧跟,从戏台到庭院,如果穿过庭院就是府邸大门……隐
  约间听到有人说了句:经现场勘察和法医最终鉴定,已经确实商川坠下戏台属意外,又因台下木桩年久失修,所以商川坠台时额头撞击尖锐木桩导致致命伤势,失血过多而亡。“
  夏小姐?”
  夏昼脑中所有的画面倏然抽离,冷不丁回过神,对上警员的目光。警员对她的态度不大满意,微微皱眉,敲了敲文件,“这是刚送过来的鉴定报告,夏小姐,你也算幸运。”
  夏昼的目光落在那份报告上,许久,缓缓道,“不,这不是个意外,绝不是。”“
  夏小姐是想到了什么?”“
  是个阴谋!”夏昼喃喃,“商川是他杀,一定是他杀!亲王府里除了我和商川还有第三个人在,是个女的!”
  “你亲眼见到?”

  “是!有个女的,一定是藏在亲王府里的,商川的死跟她脱不了干系。”警
  员看了她半天,说了句稍等后出了审讯室。她
  所在的空间寂静一片,似乎喘口气都能听见。在这段空白期里,夏昼的脑中反复又是商川的模样,当时在案发现场时震惊悲恐过后,她第一反应就是重新排查戏台,可空无一人。究竟是什么人?在害了商川后竟逃得无影无踪?现
  在,周身孤零,只有她一人,莫大的悲伤如萋草铺天盖地而生,她这才意识到,商川没了,跟她一同长大的伙伴、那个在福利院整天跟在她身后不停叫姐姐的商川没了,从此在这个世上,她又失去了一个亲人。
  凄楚在胸腔里奔腾、撞击,喉咙堵得透不过气,鼻头酸了一次次又被她压了一次次。三年前人人都说她冷血,也都说她手上沾了血,三年后,她的眼泪更不能往下掉,她要留着力气来查清楚这件事。警
  员再次进来的时候告知她,现场已经经过反复搜查,没发现其他可疑人员。“当晚有运水泥车的司机经过,他表示除了看见你进入王府外再没看见其他女人进出过。”如
  磐石压下。很
  快房门又开了,进来一人,在那警员的耳畔低声说了句什么,警员闻言后抬眼看了她一眼,等助手离开后,他道,“夏小姐你现在可以离开了,但在最终结案前,我们会根据案情需要再去找你,这期间如果你想起了什么请随时告诉我们。另外,虽说夏小姐目前没有嫌疑,可这件案子仍旧疑点重重,所以这段期间夏小姐不能出境。”
  陆东深来了警局,并保释了夏昼。当
  然,作为亲王府商业旅游街的承接者开发人,在商川这件事上也要对警方有所交代,择日,警方也会对他例行问话。
  见到陆东深后,夏昼才觉出脚软来,陆东深接住她,在她后背轻轻拍了拍,“没事,没事了。”

  办完手续,从警局出来后天际已经翻了鱼肚白,一线光亮匿在大团的暗影里,半明不暗的清晨因为盛夏,空气也不那么清爽了。陆东深亲自开车,一路前行。有
  赶早班的人,途径的大巴站都排着长队,队尾则淹在阴影里看不见。
  众生皆苦。
  哪怕是站在光环之下的商川,也避不开这凄苦的命运。
  陆东深一手控着方向盘,一手攥着夏昼的手。她的手很凉,从警局到上车,这一路上车影匆匆人影更迭,她的手却始终捂不暖。连同她的脸色,似宣纸,青白得很,唯独那眉那眼是漆黑色,唇都不着红晕了。
  日期:2018-11-27 06:5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