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的气味》
第177节

作者: 树妖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与商川见面的地点最后约定为亲王府。对于夏昼来说,她正好借此再去看看那片被陆东深夺下来的地,更重要的是,邰国强夫人遇鬼一事她后来越想越蹊跷,如果邰夫人当时撞见的是商川,那商川吓唬她的目

  的是什么?
  但如果不是商川,那背后这个人又是谁?当时是陆、邰两家连同相关领导考察,就偏偏发生了闹鬼事件,这件事看着偶然,然而怎么瞧着都像是一场精心布局。
  夏昼不敢深想,她情愿邰夫人看见的是商川,因为如果不是商川,从最后获利人来看,最有可能一手策划此事的人,就是陆东深。
  对于商川来说,亲王府僻静,最适合谈话,像他那种一线咖位的人,不论出现在市区的任何地方都会引来关注。
  晚八点,夏昼就驱车赶往亲王府。在此之前她告知陆东深今晚临时有事不能共餐,陆东深虽没多问,但那意思是要老徐跟着,夏昼婉拒,并坦言告知陆东深,她是跟商川见面,释冰嫌。具体见面地址她没
  提,因为一旦涉及到亲王府,陆东深很轻松就能猜得出她是冲着闹鬼事件去的。为此陆东深有些许不悦,虽说商川目前还是天际最有分量的代言人,但前后闹这两次事已经让他不满,夏昼叹气说,他只是对左时的失踪耿耿于怀,也认定了我是凶手,

  我想把当时我们遇险的事跟他一五一十交待明白。
  陆东深了解夏昼,也深知她的脾气,就同意了。
  去亲王府的路上接到了饶尊的电话。
  也没什么紧要的事,就是询问她明天上午是否有时间,他父亲出院,希望她能陪同,路上可以陪他父亲说说话。夏昼呛了他了一句,说明天你不在场我就有时间。

  饶尊没好气地说,明天我开一天的会,哪有时间跟你见面让你气我?
  夏昼说,好,那我去,但要是让我见到你,我转头就走。
  气得饶尊咬牙切齿,夏昼,你以为你现在跟了陆东深就高枕无忧了?总有一天我会把他踩在脚底下,要你爬过来求我!
  夏昼压着气说,这些年我一直在躲,除了躲你外还在躲什么你很清楚。我跟你不可能在一起,以前不可能,现在更不可能。你想让我求你?饶尊,现在是你求我。

  饶尊那头沉默,呼吸略急促。
  “有件事我要问你。”夏昼直入重点,“亲王府那片地在竞标前,陆邰两家曾经跟着相关领导去考察,你为什么没去?”
  那头冷笑,“小爷我还需要走那程序?我跟那边什么关系?不过就是一声招呼的事,要不是陆东深手段太卑劣,那片地就是小爷我的了!”
  夏昼没说话。

  隔了好久,饶尊才叹气道,“这只是其中一个原因,那天我爸的身体不大好,所以我没去公司。”
  夏昼是知道饶尊的,平日跋扈,但绝对是个很有孝心的人。
  其余的话也没多说,挂了电话后夏昼在想,怎么看都不像是饶尊找人在装神弄鬼。
  入夜后的亲王府多了大家闺秀的端庄,沉静、安逸和不问世事。周围方圆几条长街都已经圈上了天际的logo,老旧的建筑都在逐步进行翻修。这一带因为亲王府闹鬼传言已经十分荒败,可在商人们眼里这就是一大块肥肉,以旅游街概

  念全新打造亲王府一带,将会重新盘活这一带的金融和经济,那入手的利益可想而知。
  亲王府将会在保留原有建筑外进行重点翻修开发,具体用途夏昼不得而知,但能肯定的是绝不会再做封闭式处理,最有可能的,会像是和砷府邸恭王府那样对外开放。在陆东深的商业帝国里,这片地的蓝图究竟怎样她不清楚,甚至不大清楚这片地到底能在他心里占据多重的位置,还是,只是作为陆门其他产业进入中国的踏脚石。
  亲王府的街里还有工人在作业,在北京这座城,建筑这种事几乎都是24小时轮着,否则哪会快速的平地高楼起?有运水泥的车经过,司机探出来头告诉她,这是施工地不
  能进。
  夏昼也就嗯啊答应了。
  亲王府还没动,许是要排在最后。路过了泥泞,进了亲王府就是另一个寂静的世界。泉水仍旧淙淙,叶儿依旧沙沙,雕梁画栋,幽静长廊,看着眼前的一切,夏昼不知怎的就一激灵,总觉得这整个府邸太过鲜活,就好像有人居住,时刻都能有主人从深宅
  之中走出来。
  商川还没到。夏昼在长廊徘徊,一间屋子一间屋子去查去看,上次她来得匆忙又走得匆忙,没仔细端详这府邸,现在走下来方才觉得真是大到离谱,比恭王府的面积还要大上一圈。现
  在看来《浮生》的剧组可真是下了血本,果真是对照实际建筑进行一比一还原,等戏杀青后,也是可惜了那赝品。
  戏台之上,带幡飘扬,在夜风中看着倒是诡异。夏昼仔细打量,怎么看怎么都像是,招魂幡。
  夏昼在戏台下面站了良久,总算看出哪里不对劲了。要说怀柔影视基地搭建的亲王府是一比一也不尽相实,同样的戏台,高度不一样。亲王府的戏台要高上不少,一般戏台也就三四米高,再讲究点的能有六米左右,可目测
  这亲王府戏台高度应该在*米,足有三层楼的高度,而怀柔剧组的戏台虽高,但也没这么高,估计是考虑到演员的安全问题。
  夏昼不解。
  这府邸原本的主人什么癖好?怎么把戏台架的这么高?怎么看戏呢,上次来她压根就没注意到这点。
  她环顾一下四周,目光落在对面阁楼上一下子就明白了。古代小姐们都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平日里能打发时间的项目少之又少,看戏就成了她们最津津乐道的。但古时戏子都以男人为主,就算旦角也都是男子装扮,所以有的
  府邸老爷是禁止府中女眷直接跟戏子碰面的,都从阁楼观看,这也就能解释戏台高悬的原因了。
  夏昼轻叹一口气,幸亏她没生在那么年代,否则非一把火把家烧了不可。
  邰国强夫人就声称在这里见鬼。
  她拾阶而上,穿到后台。
  后台陈破,相比前面更是寂静,哪怕脚步再轻,耳朵都能捕捉到声音。咚咚咚的,夏昼吓了一跳,仔细辨听才反应过来是自己的心跳声。
  戏柜是上好的木头打造,只是以为岁月更迭,破损的破损,蒙尘的蒙尘,里面竟然还有戏服,武行花旦挺齐全。
  有项羽的行当。
  霸王别姬这折戏是经典,所以有他的行当也正常,这也方便了商川上次在戏台上装神弄鬼吧。
  其他的行当也都出自耳熟能详的戏曲,但……夏昼的目光落在一件行衣上,白绸长袍,斜襟宽袖,上刺有蓝色飞鹤,绣工了得栩栩如生。她从衣架上摘了下来,料子实在,很有手感。摸了摸行衣一角,心里蓦地动了
  下。
  没灰尘。
  还有极清浅的香在空气中浮动,再仔细去辨,那香气就隐约断了。
  气味太弱。
  换做旁人闻到的也就是后台的灰尘味,但怪她鼻子太敏锐,只是,香气难以捕捉。
  她觉得更像是体香,而且,还是古代体香。古人擅香,尤其是中国的古人,更是将香气能用到登峰造极的地步,哪一处都离不开香。古人制香讲究的是纯粹原料,而且制作工艺讲究的是时间,以蒸、煮、烘、晒为
  主要手段,所以香气十分纯粹和稳定。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