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的气味》
第176节

作者: 树妖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车子一路前行,很是缓慢,前方长串红灯。
  “以后不准去酒吧,还有,除了我在身边,其他任何时候都不准再喝酒了。”陆东深稳稳地控着方向盘,语气轻,说的话对夏昼来说却是极具打击性。
  夏昼炸毛了,“陆东深你过分了!”
  “我是你男人,对你提出的任何要求都不过分。”陆东深四两拨千斤。
  “我喝酒又没误事,再说了,我什么酒量你不知道吗?能把我喝倒的人寥寥无几。”夏昼据以力争。

  “你的确没误事,但你能惹事,尤其是为了女人,你什么英雄情结都出来了。”
  夏昼盯着他的侧脸,“这话说得没良心啊,陈瑜爱你不成抑郁买醉,她就在我眼皮子底下被人调戏,你说我能不管吗?”
  “你能赴约谈判,这件事在我看来就很离谱。”陆东深接得四平八稳,“再说,酒吧里都有保安,你单枪匹马就跟对方动刀子,万一吃亏怎么办?”他虽态度温和,但言语锋利,句句就跟刀子似的。换做别的男人,夏昼早就来一句:靠,你算老几,敢这么跟姑奶奶说话。但面对陆东深她可不敢这么叫嚣,一来,这男
  人真能身体力行地告诉她他算老几,二来她觉得,这些话从他嘴里说出来,再听进她耳朵里都是甜蜜。
  主动靠近他,谄媚,“谁说我能吃亏啊,不是还有深哥您罩着小的嘛。”
  “嗯,嘴甜。”陆东深腾出只手捏了把她的脸,笑道,“再叫一声,用你在微信里的语气。”夏昼是何等人?暂且不能用“见风使舵”来形容她,但至少是识时务者为俊杰,有些时候不涉及大是大非,她就会像个泥鳅似的滑来滑去,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她最
  是在行。
  于是,她甜着小嗓腻着小音又叫了句,“深哥……”

  陆东深很是受用,眉心舒展。
  见他貌似好说话了,夏昼抬手,用拇指和食指捏起他的衣袖一角,轻轻荡了两下,“那你刚刚说的……”
  “该不允许的还是不允许。”
  夏昼吃了个亏,咬牙,“陆东深你这个骗子!”
  “我骗你什么了?”陆东深跟她打趣。
  “骗我的身、骗我的心!”

  陆东深方向盘微微一打,车子拐了弯,目视前方微笑,“这倒是,所以,今晚跟我回家,继续让我骗。”
  “我不去!”夏昼收回手,靠在副驾,“我要回家。”
  “去你家也行。”陆东深道。
  “陆东深。”夏昼皱着眉,“你管这管那的,我会受不了你的。”
  “是吗?”他闷笑,拉过她的手扣在他裤链位置,“我也受不了了。”
  夏昼先是愣了一下,紧跟着红了脸。
  翌日,两人一同去了公司,在这点上,陆东深丝毫没有避讳。
  员工电梯先到,他就跟着夏昼一起进了电梯,身后涌进上班的员工,见到他后纷纷恭敬地打招呼,然后看着站在陆东深身边的夏昼,眼神里就多了几许暧昧。夏昼没贴得他很近,也没跟他牵手,但还是觉得她和他太明目张胆。昨天见过他的,如果今天再看见就能轻松发现他没换衬衫,又是跟她同进同出的,说明什么大家都心

  知肚明。抬眼悄悄打量他,他目视前方,侧脸如削,俊得让她心生欢喜,忍不住伸出尾指轻轻划了下他的手背,下一秒,她的手就被他攥紧。心口被浪潮席卷,他大手的温热贴着
  她的手心直达心头。
  然后心底深处有个声音在欢腾地告诉她:这个男人是你的,这个备受人瞩目、让其他女人惦记着的男人是你的。
  这种感觉美妙极了,很陌生却又十分期待,宛若是件她从未得到过的珍宝,如今就捧在手心,旁人都拿不去。
  她快出电梯时,陆东深跟她说,“今晚等我吃饭,还有,家里的地毯赶紧选。”这话落下,她听见周遭有几声倒吸气的声响,耳根子就热了,连话都不知道怎么说,嗯啊应了声就赶忙出了电梯。等电梯门关了,那些跟她一同出电梯的同事笑问她,什
  么时候办事呀?我们一定得去参加婚礼。
  夏昼清清嗓子说,什么跟什么啊,赶紧工作吧。人群散了后,她才冷不丁想起今晚还有事,昨晚光顾着缠绵,刚刚又光顾着羞涩,竟把正事给忘了,也罢,回头跟陆东深在微信上说吧。

  与商川的见面约在晚上。
  听说今天是最重要的一场戏,所以夏昼也没着急,只等着他下戏后约谈。
  忙到了大下午,才见陈瑜来公司。脸色看上去不大好,挺苍白。见到夏昼后也没打招呼,闷着头回到了办公室。夏昼也正巧瞧见她,一路跟了过去,敲了门径直进了办公室,将手里的文件扔给她,“h品牌
  旗舰店的空间气味调查出来了,百分之九十的客户表示进店后闻到的气味不错。”

  “哦。”陈瑜恹恹地接过文件。
  夏昼双臂环抱,饶有兴致地看着她。见她半天没出去,陈瑜抬头问,“还有什么吩咐?”
  夏昼上下打量着她,十分故意。看得陈瑜浑身不自在,“看什么?”
  “不像你啊。”
  陈瑜一激灵,“什么不像我?”“你紧张什么?”夏昼笑得半阴半阳的,“我的意思是,搁平常你若知道客户有这么高的满意度一定会跟我耀武扬威,毕竟h品牌旗舰店的空间气味管理是你主责,怎么今天
  这么淡泊名利了?还没醒酒?”
  “哪有啊,我这不是还没反应过来吗。”陈瑜拿过文件,翻看了一番,道,“现在我有了这个成绩,你就不会瞧不起我了吧?”夏昼撇嘴笑,一针见血,“昨晚是邰业帆送你回的家,不会发生什么事了吧?”陈瑜的住所跟她南辕北辙,倒是同邰业帆一个方向,所以昨晚邰业帆也算是义薄云天了一次
  ,主动开口说送陈瑜回家。当时陈瑜因为酒吧的事吓得腿都在抖,自然脑袋也处于短路状态,所以就跟着他走了。
  陈瑜一听,蹭地站起,“你别瞎说!”
  “呦,我还没说什么事呢,你怎么反应这么大?”夏昼一脸邪笑。
  陈瑜盯了她半天,坐下,将文件一阖,“做上司的戏耍下属有意思吗?”
  “上司戏耍下属是没意思。”夏昼不紧不慢地回击,“上司玩弄下属才有意思。”

  陈瑜闻言,倒是一本正经地看着她,“我特别好奇一件事。”
  夏昼挑挑眉。
  “男人和女人,你喜欢前者还是更喜欢后者?”
  夏昼嗤笑,来了句,“本爷男女通吃。”
  快出办公室门时,夏昼回头瞅了她一眼,冷不丁问了句,“你真的没事?”
  陈瑜拄着下巴,慢悠悠地说,“你再不待见我,咱俩毕竟昨晚有过力战群雄的经历,也算是共患难了吧,你至于这么盼着我有点什么事吗?”
  夏昼也就没继续追问,“哦对了,h大中华区限量版香水的气味抽样报告尽快交给我。”她看了一眼时间,补上了句,“下班之前吧。”
  气得陈瑜牙根直痒痒,等办公室门关上后,低咒,“真是跟什么人学什么人!”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