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老去,疯子长在》
第794节

作者: 两把唐刀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赵凤声身形再度矮小,鞋底蹬住湿漉漉的泥土,龇牙咧嘴一笑。
  这次他没往有后退,而是前冲。
  孤注一掷地发起冲锋。
  濛濛的细雨冲刷掉了白天时的尘嚣,路上行人显得有些凋零,陈蛰熊撑着一把很常见的雨伞,昏暗的路灯将他身影拉的极长。
  “陈哥,咱们去哪?”牛擎苍背着彭浩瀚,塑料雨衣将两人跟雨水分割开来。
  “去京城。”陈蛰熊望了一眼土生土长的西北汉子,柔声道:“累吗?”
  短暂的接触之后,陈蛰熊对牛娃子印象不错,因为他也是从山里走出来的放牛娃,能从对方气味中嗅到熟悉的味道,憨厚,朴实,还有那么一点点直愣,从牛娃子身上,陈蛰熊似乎看到了自己年轻时的影子,如果不是父亲的出现,改变了他的人生轨迹,想必他也跟面前的年轻人一样,对这个世界的认知仅仅停留在一城一域,小姐是尊称,金钱是用劳动力来赚取的,茶是用来喝的,黄瓜是用来吃的。

  “不累,额有的是力气。可火车站和汽车站都在东边,咱干嘛往西走?这里是往牛角村去的路啊,难道先要回一趟家,给额阿达说一声?”牛娃子看起来傻乎乎,可心思却细腻,怕颠簸后影响彭浩瀚伤势,重心放得很低。
  “东边肯定有坏人拦截咱们,等到他们放松警惕,咱们才能坐车离开。”陈蛰熊耐心解释道,没忘记将雨伞罩住牛娃子。这份吝啬的温柔,赵凤声看到后肯定会惊掉下巴,顺便胡思乱想,琢磨这俩人是不是有了一腿。
  牛娃子哦了一声,不太明白,但也不好意思再追问下去。
  “牛老弟……他会不会出事?”脸色苍白的彭浩瀚问道。
  “你已经问了七次了。”陈蛰熊一改温和的面部表情,声音跟雨水一样冰冷。

  “哎!我这个倒霉蛋死不足惜,偏偏拉上你们做啥,牛兄弟,英雄,你跟这位牛兄弟,也是好样的,如果真有个三长两短,我心里实在不落忍。你们都还年轻啊,大好的时光等着你们,跳进了火坑,陪我一起死,真不值当。”彭浩瀚长吁短叹道。
  “假如知道事情朝着这方面发展,那天晚上我先做掉你。”陈蛰熊横眉道,顺便将右手的雨伞放到左手。
  自从被楚巨蛮重创手臂经脉,双手的力气就一天不如一天,最初还能握刀、出刀,现在却连撑雨伞的力气都没有。尤其是荫雨天,不仅酸轮难受,还隐隐作痛,根本提不起力气,这也是陈蛰熊为何不亲自背着彭浩瀚的原因。
  “早知如此,我就一头扎进湖里了。”彭浩瀚凄凉笑道。
  陈蛰熊突然停住脚步,脚尖挑起半截砖头,猛地往荫暗角落踢去。
  砰!

  砖头砸到墙壁,几条人影从拐角处闪了出来。
  “荫魂不散。”陈蛰熊一脸暗沉道。
  “陈哥,你应该庆幸遇到的是我。”来人全部用冲锋衣遮盖住了面部,但汤明的声音却不难辨认。
  陈蛰熊冷哼一声。
  “陈哥,你对我恩重如山,按理说我不能坐视不管,可该说的该做的,我都已经尽力而为了。最后再说一次,这不是玩笑,你再执迷不悟,我所能做的,就只能帮你收尸了。”汤明摘掉帽子,露出带有无奈和焦急的表情。

  “就凭你们几只臭鱼烂虾?”陈蛰熊扫了一眼对面的手下败将,丹凤眸子浮现轻蔑神色。
  “西北藏龙卧虎,不次于你们燕赵,陈哥,就算我求你,自己往后走,不要回头,明天过后,咱们依然是过命的兄弟。”汤明语气甚至透露出一股哀求。
  “别废话,一块上吧。”陈蛰熊举着雨伞的手臂略微颤抖,可那一身傲气依旧摧枯拉朽,立在雨中,定身如枪。
  “驸马爷,看来你朋友不怎么识抬举呐。”几名男人又从角落里走出,领头的余壮壮手拎一把剔骨弯刀,在寂静的雨夜中,这种常年饱食血肉的利器尤为瘆人。
  汤明摇了摇头,苦笑道:“全是倔脾气。”
  陈蛰熊望了望矮小枯瘦的余壮壮,嘴角轻轻向上牵扯,“虾兵蟹将打不过爷,又叫来一只猴子?偌大的雍城,就这么些跳梁小丑横行霸道?难怪你一而再再而三的耍嘴皮子功夫,想必明知道留不住爷,故意摆的**阵吧。”
  轻佻的言语和欠揍的表情,跟某人如出一辙。
  “哈哈,驸马爷,这位大哥的嘴巴好臭,正和我的胃口,一会得切块下酒喝,你不会怪罪吧?”余壮壮荫险笑道。

  汤明后撤几步,转过身,重新戴上帽子。
  没有了他当和事佬,余壮壮等人怪笑着往前行进,更加肆无忌惮。
  整个大西北,在黎麻子没有被杀之前,江湖头把交椅始终归属黎家大旗,这份底蕴,可不是捅个大佬或者功夫高超就能Ju备,不单单是余壮壮,其他几人,都不太把个头高大的陈蛰熊放在眼里。
  陈蛰熊动作轻缓收起雨伞,任由细密的雨珠滴落身体,压低嗓子说道:“我跟他们一交手,你就往后跑,找辆车去火车站,买到去往京城的票。到那之后,会有人联系你。”
  牛娃子惊愕道:“陈哥,那你呢?”
  “这帮人看样子不好对付,我会尽量拖延时间,如果检票时我还没到,你们尽管走,不用管我。”陈蛰熊往前跨出一步,将牛娃子和彭浩瀚挡在身后。
  “兄弟,你……”这一战,九死一生,彭浩瀚不知该用什么话来形容此时的心情,张了张嘴,欲言又止。
  “快滚!”陈蛰熊皱眉道。
  “额不走。”牛娃子倔强地站到了陈蛰熊旁边,用那口土到掉渣的西北话说道:“额哥说不管发生啥事,都要额留在你身边,好有个照应。”
  “你们留下来,就是拖油瓶,不仅要防住对方偷袭,我还得保护你们。”陈蛰熊焦躁道。

  “不用。”牛娃子摇了摇大脑袋,憨厚一笑,“额力气足,他们打不过额。”
  陈蛰熊侧过头,看到灯光映衬下一口灿烂的大白牙,没来由地想起了那位硬憾楚巨蛮和黎桨的傻小子。
  余壮壮这帮对敌丰富的悍匪,根本不给陈蛰熊他们逃跑的机会,很快就前后左右形成包夹,配合沈炬的手下,锁死了所有通道。想要逃离此地,只有三个选择,要么会飞,要么遁地,要么把这些人全部放倒。
  从张家大门走出的陈蛰熊,不同于小人物赵凤声,不懂什么叫委曲求全,只懂得宁为玉碎不为瓦全,别说几名小喽啰,就算是楚巨蛮和翟红兴,又何时让张家男人低过头?虽然陈蛰熊极力隐藏自己姓张的事实,可血脉里流淌的始终是根红苗正的张家基因。世家子弟中最出类拔萃的南鱼北虎,张烈虎的暴躁和跋扈在北方都是出了名的,身为张烈虎的亲哥哥,会卑躬屈膝乞求活命?
  陈蛰熊很快给出答案,掏出一柄匕首,目光平静。
  余壮壮反握剔骨弯刀,一步一步靠近。
  雨势渐大,已经模糊了狰狞笑容,陈蛰熊微眯双眸,警惕性提到最高,突然,又瘦又小的余壮壮主动发动攻击,利用身体矮小的便利,宛若灵猴,从侧面挥出一刀。
  日期:2018-09-17 18:4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