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古眼:拥有一双看透世间一切赝品的眼睛后》
第865节

作者: 金元宝本尊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再被抓个盗墓现行,那夏鼎跟黄业辉还不得做梦都笑醒。
  自己下不去无所谓,有吴佰铭的无人机就行。
  扛着大墨镜裹着面巾的金锋静静的坐在一帮子记者的身边,静静的抽着烟。
  这时候,山下面来了几个人。金锋的眼神微微一动。

  这帮人就是早上在早餐店里撞见的南派土夫子。
  这群人人不多,六个。一个寻龙点穴的扛把子,一个管事的,剩下的四个一个望风,三个苦力。
  从这六个人的穿着打扮上就能看出他们的等级和分工。
  虽然都是装作游客,但比起金锋这个小组来却是差得太远了。

  三个苦力和望风的穿的都是最普通的地摊货,棉衣长裤外加脸颊的运动鞋。
  管事的稍微穿得好一点,脸上裹了一条围巾,拿着望眼镜。
  扛把子专门负责找墓的那就很洋气了。一身的名牌,胸前还挂着一个大相机。
  扛把子六十来岁,身材个头都不高,倒是很精廋,下巴特长,一看就是奸诈手辣之流。
  吴佰铭放飞的无人机缓缓的落下山崖,把山下的情况忠实的记录下来,这帮盗墓贼们览计没见过什么世面,第一次见到无人机很是稀奇,凑在一块看个不停。
  扛把子举着的大相机四下里不住乱走,最后停在某一处地方,开始认真的打量起四周的环境,开始寻龙。
  寻龙这门功夫并不深奥,只要学过风水的都能看得出来。
  很快,扛把子就把目光转移到西边的那条还未成形的小龙脉上。
  寻摸了半响,扛把子脸色明显的不对了。
  很显然的,他也看出来这地方根本就是个垃圾。
  像这种地方,那是绝不可能有大墓存在的。
  闷了一会,扛把子坐了下来,拉开厚实的羽绒服,摸了一个小本子出来。
  从小本子里面取出一张黄黄的纸牵开认认真真的看起来。
  金锋的目光透过墨镜扫过去,顿时眯起了眼睛。
  这个人手里的纸张竟然是明朝的生宣纸。

  距离隔得远,金锋无法看清楚这宣纸上面的内容,但能写在明朝生宣纸上的东西……
  就在这时候,吴佰铭操控着无人机回来,故意的冲着这帮子南派土狗这边降落。
  四个螺旋桨不停转动的无人机一下子冲过去,顿时吓得几个土狗往后退不停。
  一个人一下子撞到扛把子身上,一瞬间,扛把子手里的生宣纸脱手飞了出去。

  扛把子面色大变,扑腾扑腾跳起来就去追生宣纸,嘴里不住的叫嚷着。
  其他几个土狗吓得不轻,跟着慌乱的去抓生宣纸。
  冬天的风本就不小,生宣纸飘飘荡荡落飞扬在半空,几下面几个人跳得老高却是抓不住,又是滑稽又是狼狈。
  周围的游客和记者们不由得纷纷笑出声来。
  生宣纸落在地上的瞬间,一只脚重重的踩在了上面。
  扛把子长吁一口气,赶紧过来。
  带着大墨镜围着整张脸的金锋将这张生宣纸交还给了扛把子老头,整个过程一句话没说。
  扛把子老头冲着金锋说了一声谢谢,神色慌乱不堪,紧紧的拿着生宣纸不住的吹着。
  恶狠狠的回头骂了几个土狗手下几句,当先就下了山去。

  金锋坐着不动,心里面却是掀起了一阵阵惊涛骇浪。
  生宣纸上的内容自己早已刻在了脑海中。
  上面居然是一段佛经的记录。
  “圣佛祖……真身舍利……”
  “古庙之岛……”
  佛经上的那些字是完全就是手写的,金锋肯定看得出来。
  用的是繁体字,金锋肯定也是没问题。
  但上面的内容实在有点惊世骇俗。
  脑子里急速开动,寻找这个佛经的出处却是毫无头绪。

  等到土狗们下山走远,金锋不动声色起身到了楚老头身边轻声询问起来。
  楚老头表示自己根本不知道镇子里还有什么寺庙,自己在镇子里住了一辈子了,还真没听说过有寺庙这事。
  这就叫金锋很是不解了。
  要说这里建寺庙的话,那肯定也必须是按照风水来布建的。
  佛门对风水这一块更是讲究得不得了。
  更别说是扩奉佛祖真身舍利的寺庙了。

  一般来说,佛祖的真身舍利都是放在地宫里面的,这里没寺庙,地宫又会在哪?
  嘴里嘿了一声,金锋不由得冷笑两声。
  自己倒是小瞧了这帮土狗,竟然是奔着佛祖真身舍利来的。
  说起来逼格可比自己高多了。
  有点意思。
  送上门来的菜,我不捡倒是对不起自己。
  没一会收队下山,去观鸟点看了会了鸟跟着回家。
  吴佰铭听见金锋说起真身舍利的事也是吓了一跳。
  要知道佛祖的真身舍利流入在神州的也就那么些,都是能叫出名字来的。
  真要是有佛祖真身舍利,随便卖个几个亿那还不是秒秒钟的事。

  这可比自己找的墓逼格高出天了啊。
  把无人机拍的影像视频放出来,金锋轻轻扫了几眼就知道这处悬崖墓的底细了。
  轻声跟吴佰铭和陈金平指点了几句,画了几个重要的圈,让他们先去做准备,自己掉转身跟着楚老头出门。
  但凡是寺庙,只有是有过的,金锋相信自己绝对能把他找出来。
  风水堪舆是不能用在这里了,观星术也不可能,这里的雾霾也不低。
  那就从最基本的开始找。
  楚老头带着金锋去了另外一地方,镇子里年纪最大的一个老人家里。
  老人今年已经快九十三岁,楚老头都管他叫爷爷。

  给老人带去了一些水果营养品和鲜鱼,装作是采风的记者跟老人家聊了起来。
  老人家原先是这里的教书先生,对镇子里的历史最为熟悉不过。
  当金锋问起这里的寺庙来的时候,老人家当即就给了金锋的想要的答案。
  按捺住激动告别了老人家,跟着就去了老人家所说的那个地方。
  那是在镇子里荒废的一个工厂里。
  当年大毛子威胁咱们要给咱们种地瓜,也是有了深挖洞广积粮的战略。
  这个厂子就是那时候的产物。
  后来环境变好了,厂子也撤销了,这里也就变成了一个空地。
  按照老人家所说的位置,又有楚老头的带路,两个人进入荒废多年的厂子,很快就找到了那个地方。
  这个厂子并不算太大,依山而建,有些设施已经深入到了山体,这在当时的三线建设工程里并不稀罕。
  废弃多年的厂子里杂草丛生,原先的道路和操场都已经长满了荒草,成为了小动物们的天堂。
  两层楼的厂房早已被爬山虎占据覆盖,那些实木做的长湖早已被当地的村民们拆得干干净净,只好似恐怖片里的场景,一片荒凉。

  在厂子操场的中间,还伫立着一个雕塑,满身污垢,早已看不起本来的面目。
  雕塑后面不远处,种着两棵杉树,看样子有些年头。
  杉树中间则是一个直径四米多五米的小花台,中间矗立着一块龟驼碑。
  初次见到那地方的时候,金锋也是被吓了一跳。

  四周打量一圈,露出深深的疑惑。这里怎么可能有龟驮碑的存在?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