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的气味》
第175节

作者: 树妖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好。”
  两方拉开了阵势,熊哥有金毛和绿豆眼在旁助威,夏昼只有陈瑜,她也知道现在这种情势她们已经被架上下不来了,就只能硬着头皮压了心惊胆战,想着一旦夏昼真输了,那她也能保留点体力拉着夏昼一起跑。夏
  昼不知道陈瑜的心思,撸了袖子,手拿筛盅,与忽闪的光影里摇了骰子。熊哥也在摇,将夏昼摇骰盅的样子看在眼里就心里明了了,原来这丫头还真有两把刷子,骰盅摇得十分娴熟。
  两人同时扣盅,一时间气氛紧绷。
  金毛在旁又开始叫嚣,“你完了我告诉你,我们熊哥要么不晃骰子,要晃就是五个六!你还想要熊哥的手指头?不是我吓唬你,骰盅一开你就等死吧!我就把话撂在这!我也把我的右手撂在这,熊哥要不是五个六,都不用断熊哥的手指头,直接剁我的手!”夏

  昼没理会金毛,只是冷笑,“你的手下还真聒噪。”话毕,直接开盅。2
  9点。
  金毛一看乐了,少一点。夏
  昼朝着熊哥示意了一下。熊
  哥得意洋洋,“小丫头,你就等着陪我们玩一晚吧。”紧跟着开了骰盅。金
  毛第一个凑上前,定睛一看,先是愣住,然后哭丧着脸说,“熊哥,我只有左手的话能在您这做点啥不?”
  熊哥低头一看,脸色都变了。原
  本是放在果盘旁的备用刀片不知什么时候竟跑进了他的骰盅里,经这么一搅合完全影响了他的发挥,骰子的点数摇得那叫一个凌乱。金毛在旁抱着头,“熊哥啊,两个一点,剩下的三四五,您要是摇出个二也行啊。”熊
  哥倏然盯着夏昼,咬牙切齿,“死丫头,你出老千!”
  “出老千?熊哥,问题出在你骰盅里,愿赌服输吧。”话毕,拿起盅里的刀片朝着熊哥的小手指猛地一划,出手十分利落。
  歇斯底里一声叫。
  却是出自金毛,冲着夏昼就死命喊,“敢切我熊哥的手指头?你活腻了!今天你别想走出这个门!”
  “给我闭嘴!”熊哥抱着手指头,血顺着指缝往下淌,手指头没掉,对方只是划伤了他的手指。可周遭都已经注意到了这边,一时间面子上就挂不住了,狠声喝道,“死丫头出老千,还想走?你们两个给我上去抓住她们!”
  金毛和绿豆眼扑上来了,夏昼刚要摆开架势硬拼,不想,眼前晃来一道身影,懒洋洋的,却成功阻断了金毛和绿豆眼的打算。“堂堂个爷们,愿赌服输,出尔反尔不好吧。”夏
  昼定睛一看,愣了。竟
  是邰业帆那个败家公子。
  这是怎么个意思?还打算来个英雄救美是吗?他似乎忘了自己在沧陵赌场的时候如何输得血惨了。

  邰业帆身后还站着几个人,刚刚跟他一起喝酒的,各个看上去都不好惹。熊哥见这架势有点怂了,冲着夏昼嚷嚷,“怎么着,还找帮手了?”
  夏昼还没等回答,邰业帆上前一把推了熊哥,痞态十足又不客气,“影响你爷我喝酒了不知道吗?你再给我嚷嚷个试试?”
  熊哥也是明眼人,眼前站着这几个人非富即贵,未必是他能得罪的人,一时间没了动静,金毛和绿豆眼见老大都不吱声了,自己就更不敢上前嘚瑟。
  邰业帆转头看向夏昼,目光在陈瑜身上停了一下,问她们,“有事没事啊?”夏
  昼哼笑,“承蒙败家公子仗义出手。”邰
  业帆不屑,“要不是你救过我爸,你以为我爱管这闲事?赶紧走吧。”一
  场剑拔弩张就被邰业帆给化解了,简单粗暴,以强压强。
  待几人离开后,熊哥一屁股坐在沙发里,气得直哆嗦,金毛赶忙帮他处理伤口,边处理还边说,“幸亏手指头没掉。”
  熊哥刚要咒骂,对面就坐下了一人。
  是刚刚在台上跳舞的女人,面纱依旧未摘,“伤怎么样了?”
  熊哥马上说,“皮外伤,一个臭丫头能有多大的劲?”
  女人却笑了,“一个臭丫头?你的手指头能保住是因为她压根就没想切,你以为,沧陵的蒋爷想要一个人的手指头是难事吗?”

  熊哥一听愕然,“什、什么?姑娘是说刚才那丫头是、是蒋爷?”“
  是啊。”女人朝后一靠,“果然是曾经跟着谭耀明的人,身上那股子狠劲是藏不住的。”熊
  哥抹了一把额头汗。“
  把刚刚的事再跟我讲一遍。”女人说,“尤其是她的行为举止,一样不能落。”js3v3
  跟陈瑜等人告别后,夏昼出了酒吧就往西侧马路停车方向去,刚一拐弯就瞧见了陆东深。他靠在车门上抽着烟,浅灰色衬衫没系领带,夜色下看上去很是干净,车尾还泊
  着辆车,应该是公司的车,他自己开过来的。
  司机站在不远处抽烟。

  见她出来了,陆东深掐了烟,扔在旁边的垃圾桶里,然后双手插兜伫立在夜色下等她。
  不知怎么,夏昼心里一阵欢愉。
  也许是在酒吧里面对着那位熊哥“尊容”太长时间,再看到陆东深后就觉得惊为天人举止温雅,满眼睛都是舒服,真可谓是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又也许只是因为他此时此刻的出现,夜色之下,他身后是绚烂的霓虹和被霓虹燃上姿态的长街,过往间都是涌动的车流和人影,他却静止于这片来往中,让她想到了一个
  词:顶天立地。
  她加快脚步上前主动搂住了他,仰头巧笑,“陆先生不是忙得连微信都没时间回吗?怎么突然本尊现身了?”
  陆东深一手搂住她的腰,一手拨了她额前发,“听说某人在里面都快跟别人动刀子了,我再不赶过来怎么行?一旦真见了血,总得有人收拾烂摊子。”

  夏昼笑得更欢实,“后援就是守在酒吧门口啊?”
  “听说我女人还搞的定。”
  夏昼道,“我瞅着陆先生怎么都不像是后援团的,更像是来捉奸。”
  陆东深笑,抬手给了她一个脑瓜崩,“谁敢奸你?活腻了。”夏昼将他搂紧,“东深东深,你可真好。”微微偏头,目光落在不远处的司机身上,眯眼,死老徐,阳奉阴违啊,挺会传话啊。那头,老徐正好要抽最后一口烟,冷不丁对
  上夏昼的眼神,吓得手一抖烟头就掉了,许是理亏,忙赔了笑,拾了烟头扔进垃圾桶后走上前。

  陆东深命老徐开公司的车回去,临走时,老徐又是一阵殷勤询问,“夏小姐需要解酒茶什么的吗?如果有需要的话我去给你买。”
  “老徐好像挺怕你。”回到车上后,陆东深替她系好安全带,说了句。
  夏昼得意洋洋,“那是,我巾帼不让须眉的。”
  “能让一个特种兵出身、跆拳道黑带高手对你毕恭毕敬的,你也是厉害。”陆东深笑道。

  夏昼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到,咋舌,老天,这老徐这般能耐呢,怪不得只要有老徐在的话,陆东深都不带保镖。真要是动起手来,她还真未必有胜算。
  日期:2018-11-26 18:4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