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743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方晟点点头,思忖良久道:“两人是出生入死的老战友,叶韵为何要在最后关头施以毒手?”
  “我是这样想的,说错了方哥别介意……除掉GK后,两人失去了合作基础,从某个方面讲鱼小婷可能成为叶韵的对手。”
  方晟知严华杰暗示与情感纠葛有关,摇摇头道:“在兄弟面前不说假话,因为她来历可疑我一直保持警觉,两人之间并没有什么。要说对手,思维角度不对,我觉得肯定有别的原因。”
  “要么就是在行动过程中,叶韵无意暴露了真实身份,事后越想越后悔,打算杀鱼小婷灭口。”严华杰显然考虑过多种可能性。
  “唔,这个要等鱼小婷苏醒才知道。”
  离开医院时方晟反复叮嘱要注意保密,绝对不能泄露鱼小婷的身份,更不能让外界知道她在这里疗伤,包括省厅十处和反恐中心。
  按说白翎和鱼小婷这一章应该翻过去了,但方晟不敢确定,因为白翎很记仇,是不容易原谅别人的人。
  方晟随即赶赴机场,与从京都飞达的赵尧尧会合后,乘坐去香港的航班。登机前分别打电话给于道明和许玉贤,理由是楚楚生病,必须要过去探望。
  见到方晟,越越略微有些心安,毕竟她和鱼小婷住在潇南时,方晟隔三岔五和母子俩相聚,虽不明白“爸爸”的含义,却有发自内心的亲近和信任。在方晟温言哄劝下,越越勉强喝了小半碗蛋粥,然后别别扭扭地和楚楚一起玩耍。
  见两个女孩坐在玩具屋里拼积木,赵尧尧忧虑道:“她完全冲你的面子,你回去后咋办?”
  “估计还得坚持一个月,”方晟道,“鱼小婷仍躺在医院养伤。”
  “又受伤了,这回什么事?”赵尧尧吃惊地问。
  “说来话长……我保证是最后一次,今后不可能再发生类似危险事件。”
  “你每次都这么说,可她总处在危险的悬崖……”

  方晟搂了搂她瘦削的肩头,道:“这次肯定没说谎,请相信我。”
  赵尧尧幽幽道:“说起来好笑吧,我帮你的情人担忧,帮你照顾私生女,世上找不到我这么傻的老婆吧?”
  “尧尧,我最对不起的就是你……”方晟懊恼而羞愧地说。
  “还有白翎吧。”

  “唉,别提了。”
  赵尧尧执拗地说:“我偏要提。我选择逃避,她总想管你,结局却都一样,事实证明没人能掌控你,还得心甘情愿替你收拾残局。相比鱼小婷的出生入死,我仅仅照顾越越真不算什么,白翎也无非打打电话、利用人脉资源而已,所以我要提醒你必须善待鱼小婷,无论如何不能再让她冒险,人只有一条命,失去就失去了,不会象游戏那样OVER之后能重新来过。”
  “我知道,我知道。”
  在看淡人生、宽宏大度的赵尧尧面前,方晟实在不知道说什么,而且关于詹姆士、关于杰森、关于GK解释起来太费劲,赵尧尧也不感兴趣。
  傍晚飞回潇南,刚落地就接到芮芸电话,说陈景荣开始动手了!

  两天前陈景荣把周挺和昭阳风投委派的副总林霄叫到办公室,开门见山要求潇南德亚响应管委会“对接帮扶”号召,开展一对一帮扶活动。
  怎么帮扶?周挺问道。
  陈景荣说开发区有家企业叫远驰鞋业,主要生产销售军用胶鞋,双江军区包揽了近百分之八十的销售额。去年军区人事调整,后勤领导班子换掉大半,之后军区改变采购模式,按季统计需求面向军工、军需企业招投标,远驰鞋业资质不够,连入围资格都没获得。
  之后远驰鞋业虽然努力开拓多渠道营销,但为时已晚,企业一蹶不振处于破产边缘。
  现在重整旗鼓的机会来了!陈景荣说,京都及北方数省近年来流行健身鞋,即鞋底有数个凸点正好对着脚底穴道,可以边散步边按摩穴位,一举两得。随着生产厂商加大宣传和广告投入,健身鞋热已逐步向南方蔓延。
  日前管委会陪同远驰鞋业赴京都考察,联系了一个生产商,同意以联营方式进行合作,即那家生产商以技术入股并参与分红。前提条件是,远驰鞋业必须出资一千四百万元购置健身鞋的生产线!

  以远驰鞋业目前的窘境,一千四都拿不出来。况且各大银行都了解其经营状况,一分钱贷款都借不到。
  陈景荣说潇南德亚家大业大,完全有能力出资替远驰鞋业渡过资金难关。等生产线上去后,必定能迅速占领双江健身鞋市场,潇南德亚还能从中获得分红。
  周挺沉住气问,远驰鞋业能为一千四百万提供什么担保?
  厂房、设备和土地使用权抵押,以及库存商品质押。陈景荣说。
  其实所有人都知道远驰鞋业的厂房、设备和库存商品加起来不值两百万,至于土地使用权,说得很漂亮,也就剩下五年租期。
  周挺没吭声。
  陈景荣问林霄,愿不愿意帮扶人家困难企业?
  林霄立即表态,这是潇南德亚的义务,我们义不容辞!

  周挺却说,芮董事长正在欧洲考察,最好等她回国再研究。
  你这就打电话给她,就说我吩咐的!陈景荣吩咐道。
  芮芸的手机不出意料地关机,周挺无奈地看看陈景荣,耸耸肩表示没办法。陈景荣十分恼怒,沉着脸说让她一回国就到管委会报到!
  林霄补充了一句,作为大股东我方认为帮扶行为是双赢的商业模式。
  “事情就是这样,显然陈景荣迫不及待开始动手了,”芮芸分析道,“昭阳风投会利用大股东身份逼迫我同意,一千四百万进了远驰鞋业的账肯定有去无回,紧接着昭阳风投撤资,捞一笔股息红利全身而退,远驰那边吞掉的生产线款则是净赚,好漂亮的组合拳!”
  “他不仁我不义,我要让他把骨头卡在喉咙口!”方晟厉声道,这段时间受的窝囊气总算有了渲泄的渠道。
  “是否启动预定计划?”
  “立即开始!”方晟断然道。
  周一下午,京都大学丨党丨委派出的考察组进驻外国语学院,主题只有一个:全面考察何焱同志。
  外国语学院院长位置已空悬数月,人选问题也沸沸扬扬传了很长时间,此次考察何焱既在情理之中,又在意料之外。

  情理之中是因为何焱是京都大学外国语学院丨党丨委副书记,副院长,资历、学历、论文数量、工作业绩都足以接任院长一职;意料之外是因为之前多次小范围测评表明何焱的群众基础不太好,反对声潮比较大,外界早将他从候选人名单中剔除。
  既然只考察一个,相当于等额选举,还有什么悬念?
  两天后在何世风的建议下再度召开常委会讨论人事调整方案,省正府方面于道明提名的九名人选经过协调减为六人,但方晟力保的徐璃、范晓灵和程庚明都在其中,名单顺利过会。
  徐璃深知方晟出力不小,但正值风头浪尖不便接触,当晚反而坐在办公室加班;范晓灵先发了条短信,之后听说程庚明到了省城,正好以他的名义请方晟喝酒,另外叫上已在省城工作的楚中林和严华杰。
  日期:2018-08-18 18:4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