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古眼:拥有一双看透世间一切赝品的眼睛后》
第853节

作者: 金元宝本尊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现在科技发达以后,龙涎香这种东西也可以用人工合成,但价格也是很昂贵的。

  但天然的龙诞香可是可遇不可求的奇珍异宝,更是制作高级香水的顶级香料之一。
  那些个一瓶几万几十万的香水当中必有龙涎香。
  刚才听燕秋雅的母亲所说,这个龙涎香在家里面已经传了三代了,足以可见年头有多久远。
  越是久远的龙涎香越是值钱,这是常理。
  心痛如绞的雷广捂着心口窝,掏出两叠钱狠狠的砸在金锋的手里,紧紧的咬着唇一言不发,抬脚就走。
  这个脸皮丢得太大,堂堂江城收藏协会会长竟然在一个龙涎香上栽了一个大跟头。

  还有什么脸面待在这里。
  身后跟着的那帮子收藏家跟协会的理事们更是沉默寡言,同样感到极度的没面子。
  几个人在江城甚至在天北省境内那都是响当当的人物,平时哪个不把自己当做专家来顶敬。
  今天却是被一个送快递的狠狠重重的打了脸,脸都被打青打肿了。
  这个气虽然咽不下去,但却是只有强自忍着。
  到了停车位正要开门的一瞬间,雷广突然想到一件事,握着车门的手顿时一抖。
  这个送快递竟然能看出来龙涎香这样稀奇珍贵的东西,那他的眼力和水平绝对是顶级一流的。

  那他花了八百块买的那些碎片……
  难道那些碎片……
  想到这里,雷广心头顿时狠狠的跳了一下。
  闷了半响,雷广当即调转身子走回了古玩城。
  脚下越走越快,到了后面竟然小跑了起来。
  结果回到原地一看,金锋跟那对母女已经没了踪影。
  雷广咬着牙狠狠一拍大腿,急忙又跑进古玩城里找到了刘拐子。
  “刘拐子,你那堆碎瓷你选过没有?”
  刘拐子不知道雷广这是几个意思,不过还是照实说了:“都选过啊。好的都挑出来的。怎么了?”
  雷广有些奇怪,给刘拐子说了刚才自己经历的事来。
  刘拐子一听也是被震住了,抠着自己的脑袋呐呐说道:“不会被吃药了吧。”
  “那个闹眼子醒倒媚该不会是个高手哦。”
  雷广想了半天都想不明白,出来开车去了另外一个的地方。
  江城的初冬要比中州那边暖和一点,虽然靠着汉江,但河风并不大,中午的时候天气尤好,太阳暖洋洋的照在身上,竟然有些春天的感觉。
  离开了古玩城,金锋跟燕秋雅母女俩去了一家小旅馆。

  燕秋雅对于金锋出现在在这里,还做了快递员很是惊讶。又听金锋亲口告诉自己他在跑路,更是震惊无比。
  跟金锋在图书馆相识以后匆匆一别,依然过去了整整一年,在这一年里,燕秋雅倒是从馆长孟栋那里听说起金锋几次光辉事迹。
  张献忠的沉船宝藏就是被金锋找到的。
  还有今年全国古玩大会,金锋的白虹刀也是拿了第一。
  虽然没再跟金锋见面,但燕秋雅的心里却是一直惦记着这个沉默寡言却又伟岸如山的男子。
  自己每一天都坚守在图书馆,不管病得多重,就会去图书馆上班,就是为了再见金锋一面。
  自己的性子使然,让她从不会去主动找金锋,更不会问孟馆长要金锋的电话。
  因为,她自己相信,只要有缘,总有一天,会再见面。
  后来自己的病越发的重了,重得来再也上不了班,然后到了这里来治病。
  就算是躺在床上,自己也相信这一点。
  果然,在自己死之前,还真的见到了金锋。

  燕秋雅的病耗光了她们家的所有的一切,同济医院也是束手无策,给燕秋雅开了出院手续。
  医保报下来的钱二十多万全都还了医院的欠款,现在母女俩身上搜出来的连一张红钞票都有不起。
  住的地方也是最差的鸡毛店,要不是遇见金锋,今天连鸡毛店都住不起了。
  看着四十块钱一间差得不行的小旅馆,金锋抱起了燕秋雅拎着包包出来打车直奔本地最好的酒店。
  这一举动出来,让燕秋雅母女俩很是惶恐不安。

  入住房间以后,金锋并没有先急着给燕秋雅治病,而是问了燕秋雅的卡号打了电话出去。
  没几分钟,燕秋雅的卡上就多了四百万的进账。
  这让燕秋雅当时就愣住了。
  “这真是龙涎香吗?”
  燕秋雅轻声的询问金锋。
  金锋转身开了包包点点头:“放置的时间很长,已经起了自然包浆。差不多有两百年。”
  “你们家以前是不是跑海运的?”

  燕秋雅的母亲轻声说道:“这倒是没有。不过我的公公是跑江湖的,这些东西都是他留下来的。”
  金锋从包包里取出几间东西来,抱着燕秋雅上了床,轻声说道:“要下针,需要脱衣服。”
  燕秋雅怔了怔,脸上现出一抹异样的潮晕。
  燕秋雅的母亲倒是很坦然,主动上前把自己的女儿的衣服解开。
  中央空调暖气无声无息的静静流淌,温暖如春的房间里一片静谧。
  室内的灯光开得很亮,纯白色的射灯打在高档的卧床上。
  雪白的床单上,一具枯瘦如竹的躯体静静的趴着,在灯光的照射下更显惨白。
  皮包骨的躯体上,肋骨根根可见,伴着燕秋雅艰难的呼吸,看得令人心痛。
  金锋左手摁在燕秋雅的后背,触手如羊脂玉般的莹润的肌体让自己心中微微一荡。
  燕秋雅明显的一震,身体僵硬成一团,紧紧的咬着自己的唇。
  长这么大,只有自己的亲生父亲在小的时候看过自己全身。

  现在……
  却是被一个陌生男人看了通透,纵使是在给自己治病针灸,但在这种情况下,自己依然感到无比的羞耻。
  “放松!”
  金锋轻轻细语,继续在燕秋雅的背后揉捏。
  燕秋雅的脑袋歪着,美眸轻阖,低低说道:“就算是两百年的龙涎香,也值不了一万一克。”

  “最贵的是白色的,最差的就是我们家这个黑色的。”
  “高卢鸡国收购的精品龙涎香也才五万欧一公斤。加工处理以后也才十万欧。”
  “你给多了。”
  金锋嘴角轻轻上翘。这个燕秋雅生性就是太倔强,就算是病入膏肓了,还是这么的倔强。
  “闭嘴。”
  “深呼吸。”
  “放松。”
  冷冷的训斥了燕秋雅,捏拿了几下穴位,金锋开始下针。

  路过药店超市的时候,金锋买了整整三套毫针,足够使用。
  治疗燕秋雅的病非常困难,除了需要下针之外,还要药敷和吃药。
  如果在一年前,金锋根本做不到这些。
  那时候的自己的身体很差,没有经过药补的强化,光是下针都够呛。

  现在不同了,治疗她的病可以勉强的完成针灸任务。
  最重要的一点,那就是自己手里有治好燕秋雅的病的药材。
  不锈钢毫针的韧性和强度都很好,针体挺直滑利,关键的还是量多。
  手指摁着脊背,一根又一根的毫针就跟射箭一般栽进燕秋雅的后背,不到几分钟就把燕秋雅变成了刺猬。
  她的病灶主要是在肺上,因此在后背扎的毫针最多。
  随着毫针的扎入,燕秋雅的呼吸开始急促起来,苍白的肌体泛出一阵阵红晕红斑。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