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厂长的隐秘生活》
第260节

作者: 猪大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哼,你这么聪明,难道就猜不到吗?这专家级技师都到我的手上了,龙山的项目该争取的还是要争取,这种肥得流油的项目,也该到我们碗里来了!”
  这是周芸提前就计划好的事情,如果只是单纯地将耿跃民的队伍打散的话,多少耿跃民是有意见的,就算他真的豁达到可以不计较,但是在仁义上,周芸过不了自己这一关,所以除了现场慰问之外,她还决定将这个好消息也带给他们,用这种喜悦去冲淡队伍得组的阵痛。

  方长当然明白她的意思,心里不禁暗赞了一把,电话里笑道:“算你厉害,想得长远。好了,今天奔波了一天,你早些休息。”
  “干什么,你是不是趁我不在,想出去鬼混?”周芸紧张道:“我……我告诉你,我可是你,是你的领导,你要是在外面乱搞被我发现了,我……我……给你剁了!”
  “什么剁了?”方长嘿嘿装傻问道。
  “煞比!”一听方长那贱笑声,骂了一句,就把电话给挂了。一想到昨晚在他面前就那么睡着了,心如小鹿,死家伙,敢解我的胸罩,回去再找你算账。
  和周芸通过电话后,差不多天也黑了,方长顺手拿起充气娃娃靠在门上,轻轻出去将门拉了过来。
  食堂外摆了许多桌子,三三俩俩的坐在一起喝酒划拳,十分热闹。
  林丽在食堂门口坐着,脸上挂着一丝怀念的味道,就像想起当年这里的盛况一样,幸福感爆棚。
  “林姨,柳冰呢?”

  方长摁下车窗,冲林丽问了一声。
  “小方啊,吃饭没有,要不阿姨先给你弄些吃的?”林丽正要起身忙活。
  方长摇摇头道:“我在家吃过了。”
  “你这小子……”林丽故作生气地瞪了方长一眼道:“阿姨可跟你说过好多次了,你一个人做什么饭呢,下来吃现成的,想吃什么阿姨给你做什么。”
  “谢谢林姨!”方长嘿嘿一笑道:“对了林姨,我让林佼跟你说的事情,你觉得怎么样啊?”
  “收她当干女儿?当然是太好了,今天太仓促,没能来得及,所以我让林佼送柳冰补课的时候,顺道在市里买一份见面礼,明天中午咱们一家人一起吃顿饭,就认下这干女儿。”林丽兴奋的样子就像当面在带自己未成年的亲生女儿一样,能重温当年的感觉,很幸福。
  “行,那我就先走了,明天中午我再过来。”
  说着,方长开车去了野外作业小区,在打听后,来到三栋四楼,摁响了门铃。
  开门的是一个四十岁左右的女人,头发有点散,身着绵绸大花的连衣裙,很居家也很随意,满面冰凉的表情看起来不太近人情。

  女人手边牵了个四五岁的小男孩,一双机灵的眼珠子滴溜溜地转,不住地打量着方长,半边身子躲在女人的身后,很机警的样子。
  “你是柳冰的母亲吧?”方长淡淡地问了一句。柳冰的样子跟这母子俩像足六七分,一看就知道是一家人。
  “你哪位啊?”柳冰妈冷冷地问了一句道:“柳冰她不在家。”
  方长笑了笑道:“我叫方长,是柳冰的老师,今天过来就了解一下她家里的情况。”
  一听是柳冰的老师,柳冰妈终于有了些好脸色,然后让开身子,说道:“方老师,进家里来坐吧。”

  这孤儿寡母的在家,方长一个大男人,要是进了这屋子,再被这个小区的人传出什么闲言闲语来,那就有点难听了。
  这野外作业处向来事非之地,三三两两的婆娘凑一块儿专讲人事非,不用一天时间就能传得整个小区沸沸扬扬。
  所以方长非常注意地跟柳冰妈保持着合适的距离,并且摇了摇头道:“不用了柳冰妈,我问两个问题就走。”
  柳冰妈其实也是担心的,听到方长这话的时候,暗自松了口气,笑道:“方老师,有什么你就问吧,是不是柳冰在学校表现不好,这次考试没考好吗?”

  方长心头一跳,这新学期都快开学了,为什么她连柳冰上学期的考试成绩都不知道?这个妈当的……方长心里叹了口气,暗想,看来这丫头应该什么事都不告诉家里了啊。
  “柳冰妈,柳冰在学校被同龄人欺负的事情你知道吗?”方长问道。
  “知道,但有什么办法啊,你们学校是洪隆市的重点高中,里面的孩子分三类,成绩好的,家里有钱的和家里有权的。我们惹得起谁啊,那孩子命苦,只能默默受着,要不然也只能退学了。”柳冰妈叹了一声道:“老师啊,谢谢你对柳冰的关心了,那是她的命,我没办法。还有一年,她混得过去就混,混不过去也就算了。我跟她爸商量了,高上一毕业,也就没办法供她了。”
  “为什么?”方长眉头一皱,不悦道。

  “我们家在省里买了房子,马上全家就要搬过去,八十几平就一百二十几万,花光了九成的存款,还贷了一屁股的账,每个月要还贷不说,老师你看看,这二小子马上要上小学了,我们拖人打听,幼小衔接班半年就得二万多三万,我们还想给二小子一个良好的教育环境,准备把他弄到私立小学去,一年得六万多呢。我没工作,所有的压力都在我老公的身上,一年挣十几万手头很紧啊,供一不供二,柳冰一个女孩子读那么多书没用的。”

  柳冰妈觉得这是她的难处,在方长看来,只能一个呵呵,方长不想再听她多说,直接问道:“那柳冰被人欺凌的事情,你们就不打算管管吗?”
  “管不了,她爸天天出差,我又要带二小子,再说了就一点皮外伤,怎么管啊,说难听点,就是家里人拿鞭子抽,也不止这么点伤了吧?”
  话到这儿,方长看着柳冰妈一脸无所谓的样子,方长就知道这话就没必要再说下去了。
  刚一转身,突然想起点什么来,然后冲柳冰妈说道:“柳冰她爸死了,埋在乔山镇的坟山上。”
  柳冰妈愣了一瞬间,见人下了楼,才啐了一口,把门重重给关上了。
  下了楼,方长打了个电话,坐在花台边抽着烟,心想,柳冰这丫头一早就知道她妈跟她后爹不会供她上大学。所以她出不了远门,既使成绩再优秀,她也走不了。所以从很早以前,她就应该在为今后学费的事情做准备了。至于去上补习班,恐怕也只是想看看优质的补习机构的教育方式。一切都是本着为将来做准备的目的而进行着。
  方长喜欢这个丫头,带着如此强烈的目的性活得如此的精彩。无论如何,方长都应该让这个丫头有一分安全感。
  强大的保护欲基本源自于方长的遭遇,他父母早亡,而柳冰有妈等同于没妈,同是天涯轮落人而已。
  烟头入垃圾筒,小区大门外,一共来了四辆面包车,停在方长的车后边。
  日期:2018-07-18 06:4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