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的气味》
第172节

作者: 树妖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赶到酒吧时天已黑,过了晚餐的点,夜生活才刚刚开始。三里屯工体旁的酒吧大多数是供给初来乍到趁着年轻撒野的小毛孩,匿藏在使馆区的灯红酒绿才是专业泡夜店人
  来的地方。
  一家不起眼的门脸,门前没停车位,没挂着酒吧招牌般的霓虹招牌,如果从旁经过绝对不会引起注意,门梁旁只悬了一只很小的木牌,写有:i。
  夏昼找到陈瑜的时候,她正坐在沙发卡座上喝酒。
  还不是酒吧上人的时候,周遭客人不算太多,零星就那么几桌,再加上别人都是成群结队,就只有陈瑜孤零一个,想很快找到她挺容易。
  台上有乐队,一个键盘手正在慢悠悠地弹着首慢悠悠的曲子,客人不多时气氛倒是静谧。

  恍惚间让夏昼想起沧陵的i酒吧,谭爷的酒吧。
  曾几何时i的歌手也这般懒散过,她就一巴掌打过去,歌手嬉皮着跟她说,蒋爷,这不还没到上人的时间嘛。芙蓉是凰天的招牌,同时也是i的常客,但也都是在酒吧没沸腾的时候过去喝上一杯,然后再赶赴凰天那片烟花之地的战场,芙蓉跟她说,我喜欢i安静的时候,喝上
  杯酒微醺,然后觉得这是在谭爷的地盘上就特别安全。她从来都知道,芙蓉一直喜欢谭耀明,只是依照芙蓉自己的话说就是:我是什么?说好听的叫台柱子,不好听的就是鸡,我连半点喜欢谭爷的心思都不能露,怕脏了谭爷
  的名声。
  凰天、i、谭耀明,像是前世就刻在她骨头里的痛,已经远去却难以忘怀,而芙蓉,自打被龙鬼糟蹋完后就再无踪影。夏昼在陈瑜对面的沙发上坐下,“你挺能啊,这种酒吧一看就是行家的窝,看来你平时没少光顾啊。”扫了一眼桌上的酒**,“你调香的本事虽说不是来自于你的天赋,但也
  不能这么糟蹋自己吧?不知道酒精刺激嗅觉吗?”
  陈瑜挑眼瞅了瞅她,没多说什么,转手拿了个空杯子,扔了冰块进去,添了小半杯的威士忌,推到她面前,“假酒太多,这里的酒安全。”
  灯光下,陈瑜的脸颊只是微红,说话还有逻辑,看来还没太醉。

  “叫我来干什么?”夏昼没动眼前的酒。
  陈瑜轻笑,“陪我喝酒不行?”
  “有话就说有屁就放,要不然我走了。”
  夏昼刚要起身,陈瑜就慢悠悠地问她,“你说你到底有多少秘方?怎么总是被偷啊?”
  听她这么一说夏昼就不急着走了,往沙发上一靠,左腿叠着右腿,“还真是你偷听我和季菲说话啊。”
  “还用偷听吗?”陈瑜嗤笑,“我要真想对你动点什么心思,今天就不会叫你出来。”
  夏昼微微眯眼看着她。“我有时候在想,就算你是夏昼又怎样?还能有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本事?可是,你竟然能跟那么多有头有脸的人有关系,能让东深那么死心塌地的为你,就连一向高傲的

  季菲都要忌惮你三分,我这才知道,原来当年的夏昼是这么个风云人物。”
  “这番话听着不像是真心夸我。”
  “在你心里,我跟季菲的行径一样,早就视我为眼中钉,我夸不夸的有什么区别?”
  夏昼思绪稍许,欠身拿过酒杯。冰块半融化在琥珀色的酒液里,挂了一层薄霜在杯壁上,晃了晃酒杯,是冰块相互撞击的声响。她说,“不一样。”
  陈瑜不解地看着她。
  “你充其量就叫小偷小摸,而他们……”夏昼抿了口酒,眼里是腊月的寒,“是大奸大恶,不容原谅。”
  陈瑜愣了一下,好半天说,“你也跟我说过,你不原谅我。”
  夏昼像是盯着问题儿童似的盯着她,好半天翻了个白眼,用手里的杯子跟陈瑜的碰了一下,“不是喝酒吗?喝啊。”
  陈瑜浑浑噩噩地喝了大半杯。
  “你不会跟我说你跟季菲的恩怨吧?”
  夏昼手里把玩着酒杯,懒洋洋的,“你也不算笨。”“你们的对话当时我也是零星听到一些,但我不关心这个。”陈瑜如实告知,抿了口酒,“我就是想提醒你,季菲背后是整个行业的力量,你对她的权势构成威胁,她不会就
  这么算了。”
  夏昼慢慢地喝着酒,关于这点她从来都清楚。放下酒杯,她笑看陈瑜,“你这算什么?主动跟我示好?”陈瑜给了她记白眼,冷哼,“我跟你示好?是,我是对不起你,但可不意味着姑奶奶我会卑躬屈膝,反正我在你心里都是罪人,再示好也没用!你的配方是牛,但这些年
  我也在不断地努力和奋斗吧?”

  “那你今天找我来干什么?”夏昼好笑地看着她。
  陈瑜沉默了半晌,然后一仰头喝光杯中酒,酒杯重重往桌上一放,“我已经想得很明白了,我放弃了。”
  夏昼不解地看着她,“放弃什么?放弃治疗啊?”
  “你能不能严肃点?”陈瑜不悦。
  “不是,你这人说话有头没尾巴的,让我怎么严肃?”
  “我是说陆东深!”陈瑜低吼了一嗓子,盯着她,恶狠狠的,“我不想再爱陆东深了,姑奶奶我累了、我放弃了,天下男人那么多,姑奶奶我干什么要在一棵树上吊死?”

  夏昼笑了,“思想觉悟不错,我都高调跟陆东深示爱了,你再不放弃还想怎么着?”
  “夏昼你可别得寸进尺,我放弃不是因为你。”陈瑜说完低低咒骂一句,“什么鬼名字。”抬眼看她,“难道你不想知道那天陆东深是怎么回答我的吗?”
  “哪天?”夏昼问完这话后转念就想起那天在办公室的情景,马上反应过来,“哦哦哦,那天啊。”
  陈瑜用怪异的眼神瞅着她,“我发现你这个人还真是心大啊。”

  “心不大的话能被你偷了配方吗?”
  陈瑜懒得跟她再提这个话题,又倒了酒,直截了当说,“我问陆东深,如果没有你的话他会不会娶我,他说,不会。”
  那天是她赌上了最后的尊严问了那么一句。
  陆东深的语气虽轻,但态度斩钉截铁,他说,陈瑜,陈家对我有恩,我可以给你任何东西,但惟独婚姻不行。
  她压着搅劲的疼说,那我想要你的命呢?不过是句歇斯底里的话,也是将她逼到悬崖边在无力挣扎的话,她没想到,陆东深会很认真地告诉她,“如果这世上没了夏昼,我的命随时还给你。”
  夏昼闻言后,拿过酒**自顾自地添了些,长叹一声,“所以说,陆东深娶不娶你跟有没有我没关系。”陈
  瑜盯着她没说话。
  其实她明白这点,只是,她不想告诉夏昼的是,陆东深早已视她的命为他的命。虽说当天陆东深在这那番话时风轻云淡,可这其中的厚重深情哪是陈瑜体会不到的?
  见陈瑜死盯着自己,夏昼又不疾不徐地补上了句,“当然,如果不是因为我的话,你的痴情meng还能多做段时间。但是陈瑜你得感谢我,真的,是我挽救了你的青春和时间,虽说打醒你的方式方法有点残忍,但也好过让你继续浪费青春吧?”
  日期:2018-11-26 07:2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