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的气味》
第171节

作者: 树妖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你喜欢的我就喜欢。”陆东深说,“你是女主人,选什么样式的你看着办就行。”
  “谁是女主人啊。”夏昼又羞赧了。
  陆东深笑了,捏着她的下巴,探身过来照着她的唇啄了一下,说,“当然,这卡就是给你的,零花应该够了。”
  “哎呀你快去应酬吧。”夏昼心里甜腻得很。陆
  东深轻笑,挺起身子,“我把司机给你留下,你随时吩咐他就行。”夏
  昼点头。
  等走到门口的时候,夏昼叫住了他,“铺地毯的话你真没问题吗?好好的抽什么风啊?又不是养大型犬。”陆
  东深慢条斯理,“大型犬我是不打算养了,但我养了只猫,野猫,晚上睡觉不好好待我怀里,就喜欢往床底下钻。”关
  门后许久,夏昼才反应过来,咬牙切齿:陆东深你大爷,骂谁是野猫呢?v
  晚上快下班时夏昼收到了张支票,金额不小,一串零十分惹人喜爱,她看了半天,一个电话打给了邰国强。“
  法师,这就是我的一点小心意,你也别误会。”邰国强在那头解释说。

  夏昼走到窗子前,看着脚底下的如织车灯,轻描淡写地说,“给你夫人做配方就是随手的事,并不费我什么功夫,支票你收回,这笔钱我不会要。”
  邰国强在那头连连劝说,夏昼的态度自然更是绝决,末了问了句,“你说你夫人在亲王府见鬼,那鬼是在台上唱戏是吗?唱的什么戏?扮相是什么?”
  那边回忆,“回家后一直念叨是女鬼,还有……”听
  出邰国强似有迟疑,夏昼追问他还有什么。邰国强在那头很快道,“也没什么,就说那女鬼的水袖挺长,在戏台上飘来飘去的,法师,内子估计当时就是眼花了。”
  结束通话后夏昼就在想,如果是商川的话,为什么没像之前视频里那次似的扮相项羽?但如果不是商川的话,那又会是谁?
  百思不得其解。
  窗外的天色未着红霞,入夏后天就长了,晚高峰始终如一。夏昼摆弄着手机,几番想着给商川去个电话,但又怕他在戏上打扰,思来想去就给他发了微信:商川,我们谈谈吧。隔

  了五六分钟,那边回复:好。夏
  昼想了想,定了时间和地点给他发过去。她
  的确得跟商川好好谈谈了。今
  天午休的时候她恍惚做了一场meng,meng里回到了师父的戏台上,他们三人在嬉戏玩闹。等睁眼后她就在想,如果将左时的事原原本本告诉商川,他会不会原谅她?毕竟打小的情谊。所

  以,她需要跟商川谈谈左时的事。临
  出公司的时候她上楼瞧了一眼,会议室里,陆东深和项目开发部的高层都在,正跟陆门总部的股东们召开视频会议。她透过落地玻璃往里扫了一眼,正好瞧见陆东深的身影。
  正襟危坐,侧脸肃穆,哪点还有厮磨在她身上纵欲的影子?
  夏昼撇撇嘴,得出四个字结论:衣冠禽兽。出

  公司上了车,夏昼给了司机一个家居城的地址,听说是要去选地毯,司机笑呵呵道,“夏小姐在陆先生心里的位置很重,他平时是见不得地毯的。”
  夏昼笑着应声,“是给他家选。”
  司机从后视镜里看了她一眼,“夏小姐是聪明人,就算是给陆先生家选地毯,那这地毯也是陆先生为夏小姐铺的。”这
  司机心思多窍,眼睛毒,说话又滴水不漏恰到好处,让夏昼冷不丁想起饶尊之前说过的话。趁着前方堵车,夏昼跟司机有一搭没一搭地瞎聊,再不动声色地往重点上切。

  “听说你夫人最近身体不大好?”
  “是是,最近老是嚷嚷着胸口疼不舒服,到医院查了也没查出什么来,这都是老毛病了,生孩子那会她是在美国,那边也不流行坐月子,所以每年天一热,她也跟着不舒服。”“
  实验室里我配的温气香,回头你拿上些。成分很安全,主要就是理气止痛的吴茱萸,每晚燃上一刻钟,会减轻你夫人的疼痛。”
  “真是谢谢夏小姐了。”司机感激得很,“之前其实就挺想咨询夏小姐的,但又怕麻烦了你。”“
  没关系,你一直在为东深工作,这是我应该做的。”
  司机道,“夏小姐,你人真好。”“
  老徐,你给东深开车多少年了?”老
  徐笑呵呵的,“陆先生在正式进入陆门工作的时候我就是他的司机了,十多年了。”“

  看来他很信任你,所以来中国也带着你。”
  老徐忙道,“是陆先生使惯我了,换成别的司机还得重新磨合。”“
  你在东深身边这么多年,应该知道他很多事并且很了解他吧?”夏昼说。
  这话挺直接,再笨的人也能听出端倪,老徐笑得有点不自然,模棱两可说,“也不能这么说,我只是陆先生的司机,了解最多的也就是他的用车习惯。”
  夏昼看着后视镜里的他,“饶尊在我家小区那晚,是东深让你盯着我的吗?”车
  速微微一滞,是突然踩了刹车,像是惊慌失措间的下意识行为,又像是因为前方路况不好而导致。老徐察觉后尴尬地说,“这个……夏小姐是误会了吧。”“
  老徐,你说现在谁才是东深的枕边人?”
  “当然是夏小姐你了。”“
  东深有多疼我,你也能看出来,能把他的家交给我,那就是奔着把我摆在女主人位置上去的,老徐,你是聪明人,别站错队了。”夏昼风轻云淡,“一来,我想通过你多知道东深的一些事并非要害他;二来,你也知我本事,我想让你在工作中出点差错是易如反掌的事。”
  老徐当然很聪明,马上道,“是是是,夏小姐说得对,您放心,以后我会随时向你汇报陆先生的情况,另外那晚……其实陆先生只是关心你,不是不信任你,夏小姐千万别误会。”夏
  昼靠在车座上,心里低叹,那晚的情况果真陆东深知道得一清二楚,还有那个吻痕,其实他早就心里有数了。陆东深给她的爱,就像是波澜壮阔的海,任她自在畅游,可越是宽广的海就越是危险,一旦浪起就会让人窒息。他
  要的是全心全意的爱,容不得一点背叛,哪怕只有苗头,他都会将其扼杀在摇篮里。家
  居城是预约制,到店后,店员十分热情,将早就备好的顶级地毯一一摆出。夏
  昼从来都不是一个爱逛街的人,逛街也只是冲着习惯穿的牌子去了,这源于她没什么耐性。但在挑地毯这件事上她可是耐性十足,从地毯的原料、织法、做工、工艺、花色等等都逐一了解明白。这
  一挑就挑了一个多小时,直到手机响了。是
  陈瑜打来的,十分不客气,“蒋璃!你给我来!”还
  敢这么嚣张了,夏昼也不客气,“你有病啊。”话毕指了指左旁的地毯,问,“这块的产地是哪的?”手

  机那头道,“我是有病,你给我治?”“
  你喝多了吧你!”夏昼随口一句。陈
  瑜嗤笑,“喝多了?呵呵,我是在喝酒,你敢来吗?”
  夏昼一愣,“你还真在喝酒?”
  陈瑜在那头嘀咕了一句,许久,语气沉重地说,“蒋璃,我现在就想见你!”v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