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的气味》
第169节

作者: 树妖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和左时为了挽回损失决定再到原料地走一趟,饶尊当时并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一听我们要去的地方挺危险,二话不说就跟着一道去了。可也就是在那次的远途里,因为饶尊的一个错误决定导致左时失踪,所以,我和饶尊之间也有了隔阂。秘方的丢失、左时的失踪、行业协会的质疑和口诛笔伐,再加上同年养父母的离世,一时间造成了我的精神坍塌。而将我从绝望里拉出来的人就是谭耀明,我想忘却前尘重新开始,谭耀明便给了我三年安稳的岁月。”

  谭耀明曾经跟她说,不管再怎么逃避你终究不是蒋璃,总有一天你是要回去的。所
  以,他在清毁了她的资料同时却保留了她的**明,就锁在凰天的保险柜中,她也是按照谭耀明临死之前的吩咐到了保险柜中取东西时发现的。谭
  耀明留给她最珍贵的不是财富,而是能让她清醒认识到自己是谁、从黄粱一meng中惊醒的证据。v
  夏昼说到这,沉寂了许久,抬眼看着陆东深,“所有人都说我跟男人们纠缠不清,我不在乎,因为嘴巴长在别人脸上,我管不了。可是,遇上你之后我就怕了,我怕你在乎。商川是我的亲人,饶尊是我的朋友,谭耀明是我的恩人,而左时是我最愧疚的人,东深,你能明白我吗?”
  陆东深听着窝心,将她搂近一些,唇落在她额上,低喃,“傻瓜。”

  她已经用最直接的方式来向他证明自己的清白,他怎会不明白她?只是,昨晚他的确没料到她会是第一次,暂且不说饶尊,能让她念念不忘甚至meng里喊着的左时,这般深情厚意发生点水到渠成的事也正常,而谭耀明,那么将半条命都交到刀面上的江湖人,能为个女人上刀山下火海,死后还不忘为她铺路,若不是自己的女人能这么不顾一切?经
  过昨晚他突然有了困意,搂着她沉沉睡了很久,似乎meng见了谭耀明。他在meng里问他,如果换做是你,你是否会为她上刀山下火海?他
  睁眼后已是上午十点多,这在他的睡眠生涯中从未有过的事。他看着怀中的她,睡得酣甜,身上沾着的是他的气息,胸口留着的是他的印记,他觉得,会。他
  也会像谭耀明似的不顾一切护她周全保她安稳,跟是否发生过关系无关,只关乎她是夏昼,这世上独一无二的夏昼。“
  秘方的事跟季菲有关?”
  夏昼思绪半晌,“有关,但她很聪明,不会留证据。我跟她多年朋友,太了解她了,这一点上谁拿她都没办法,更何况她还有个卫薄宗。”
  她跟季菲是大学同学,同一寝室又兴趣相似,很能谈得来,所以她俩的感情最好,后来通过左时她们认识了卫薄宗,四人在同一领域都有着超出寻常人的敏感和专业,所以很是惺惺相惜。当时他们的实验室在平谷,每到桃花纷飞的季节,实验室外的风景最美,故此一日,他们四人在实验室院落的桃树旁拜了把子。卫
  薄宗最大,故排名大哥,左时老二,季菲凭着跟她同岁却是大年初一生日的优势夺了老三的帽子,末了夏昼很是郁闷,季菲就说,别郁闷了,姐请你吃桃。
  她对桃毛过敏,每一次季菲都会将桃子洗的一根桃毛都没有才交到她手里。
  过往如云烟,而被利益出卖了的过往,是毒烟。陆
  东深若有所思。夏

  昼看着他沉默的眼,戳了戳他的嘴角,“季菲不单单是陆门的人,她背后还有整个行业的力量,你最清楚这其中的利害关系,而且当年的事还有隐情,这个时候最不能轻举妄动。”陆
  东深低眼看着她,“听过这样一句话吧,让一个人彻底毁灭,就先让其无限膨胀。”夏
  昼的嘴角抽动一下,没再说什么。
  陆东深也看出她不愿过多谈及季菲,换了话题,“想过找你亲生父母吗?”夏
  昼耷拉眼,半晌后摇头。听院长说,还是襁褓中的她就被扔在了福利院门口,她的亲生父母没留下只字片语。“我不知道我真正的生日是哪天,也不知道自己真正姓什么。现在的生日是院长捡到我的那天,因为是在夏天,所以院长叫我小夏,也是巧了,我养父也姓夏,后来给我起名叫夏昼,养父母说,夏昼夏昼,夏日时的天明,热情朝气,这是他们的期许。”说
  到这,她的嗓子哽了一下,咬咬牙,“所以,我为什么要找扔我的人?他们甚至连个姓都不舍得给我。”
  “好了好了,不提了。”陆东深见状轻声安抚,像是哄孩子。夏
  昼把脸埋在他的颈窝里,许久。他

  任由她的姿势,只是,感觉颈窝有点温热时他的心口疼了一下。都说她潇洒自如,可现在,她何尝不是个心有遗憾和郁结的孩子?这世上有千般情万般爱,唯独父母之爱是无人取代,哪怕他爱她宠她,也取代不了血缘之情。“
  商量件事。”陆东深决定彻底转移风向标。
  “嗯。”她没抬头,闷着嗓子应了声。“
  不准再想着左时了,尤其是当着我的面能叫出左时这种事,以后发生一次我就罚你一次。”
  夏昼一听也顾不上伤心难过了,抬脑袋盯着他,“陆东深,昨晚是谁说的不在乎了?你不是一言九鼎吗?你不是心胸宽广吗?说话就跟吃了吐似的有意思吗?”
  陆东深的手寻上她的腰,掐住,“之前想着如果他是你第一个男人,你念念不忘我倒也能理解,现在不一样了,论亲密度,我才是让你念念不忘的男人吧?”

  “陆东深,你有劲没劲啊!”他
  笑,“我有劲没劲你刚才不知道?”
  夏昼一听这话,胸口又开始呼呼冒热,裹着被,又像是蚕蛹似的滚到床的另一边,“哎陆东深,你说我有做情人的潜力吗?”“
  没有。”陆东深回答地十分直接。
  夏昼眼珠子一瞪,咬牙,“你找死啊?就程露有潜力是吧?”陆
  东深忍笑,“你瞧,就你这性子还想做情人呢?能甘心做情人的,那都是温顺懂事,十分听话的,你行吗?”
  夏昼恨不得把眼珠子甩出来。看
  着她直瞪眼,他就忍俊不止,压过来身子,“没事,我好好调教一番就行了。”
  “那依陆先生的慧眼来看,像我这种资质的得调教多久?”夏昼哼着冷声,眼睛里藏刀光的。陆
  东深压着她的刀光吻了她的唇角,说,“性子顽劣,换句话说就是烂泥扶不上墙,没有个大半生折进去是不可能的了。”

  她觉得他开始憋着坏了。
  冲着他笑得无辜,“不劳陆先生大驾了,我觉得我挺冰雪聪明的,闲着没事的时候我自己琢磨领悟啊。”刚
  要抽身就被他压趴下,他低笑,“没关系,我就当日行一善了。”“
  今天你已经行过善意了。”夏昼一手死抓床角,挣着命提醒,“你七老十记性不好了?我还得吃饭呢!你再行一次善我会吃不上饭的!”

  陆东深将她的手指头一根根掰开,“行善这种事,多多益善。”
  日期:2018-11-25 18:5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