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的气味》
第168节

作者: 树妖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夏昼又滚着她大蝉蛹的模样跟他黏糊了,“我当然信你了,你这个男人可真迷人。”现在听起来她心里舒服多了,虽然说她还是对他碰过程露的事耿耿于怀。有一点是肯定的,程露爱陆东深。像

  是陆东深这种人肯定不清楚程露的心思,或许在当时他并没有真正理解程露同意跟冯公子交往的心思。爱一个人愿意飞蛾扑火,陆东深本意是好,觉得自己无法给她一个归宿,所以很想促成她和冯公子的良缘,但程姑娘不会这么想啊,她会觉得这就是一场交易,利益互换权色互换,对于她来说是耻辱,可为了陆东深,她情愿。
  她以为这么做至少能得到陆东深的怜悯和关注,也至少在往后的日子还能跟他藕断丝连,不想陆东深如此绝决,她绝望之下才铤而走险。可
  从陆东深的心思来看,他也许不是绝决,只是他认为那是人家情侣之间的事,他再参合进去也不好。
  流言可畏,伤人伤心,往往事实简单,一传就走了模样。v
  这话陆东深爱听。夏
  昼的这张嘴,阴损起来能把人说死,心情好的时候又像是抹了蜜,阴晴不定说的是她,纯真率直说的也是她,机警聪慧说的还是她。他手一伸,连人带被子将她圈怀里。从她对他敌对、警惕、疏远到现如今的依偎在怀,总会让他心底温暖,他低头吻了她的头顶,说,“从今以后,只有你一人。”

  短短一句话,却比山盟海誓更有分量。夏昼听着这话,落进耳朵里,就像是掉进心里一枚甜枣似的。她不是个矫情的人,也不是十七岁的小姑娘,自然明白能从他这样男人嘴里说出来的这般话往往就不用刨根问底了,陆东深性格使然,从不是个爱玩感情游戏的男人,所以这就是他的承诺。夏
  昼从被子里探出胳膊搂住他的胳膊,脸贴着他的胸膛,良久后说,“东深你知道吗,我一出生就在孤儿院了。”陆
  东深任她搂着自己的胳膊,抬起另只手摸着她的头,轻声回答,“我知道。”夏
  昼抬脸看他。“
  别这么敏感,我只是想多了解你一些。”陆东深怕她误会,而实际上她过往的资料的确难查,这完全源于谭耀明的本事。如果以蒋璃的身份去查她的从前,的确是一片空白,谭耀明为了保护她不遗余力。如果谭耀明不倒,想来他也没机会查到她的曾经。
  “你都知道我哪些事?”夏昼问。
  陆东深察觉她的身子有点紧绷,大手就探进被子里,轻抚她的后背给于安慰,“你和商川都是在孤儿院长大,岁那年你被收养,养父母也称得上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商川被京剧大师左国堂收养,左国堂膝下有一子,应该就是你口中的左时。岁你随养父母定居北京,岁出国留学,专攻植物学,并且在岁那年就在国际相关学术杂志上发表文章,展现出超出常人的天赋,为此成为国际芳香协会、闻术协会最小的成员,岁被顶尖香水公司聘请首席调香师,所调配的‘迷踪’香水一度成为该品牌的经典之作,但你那时以学业为重,又考虑养父母的职业,所以选择低调过日,全身心致力于气味构建工作,同年,闲来无事的你又利用你的鼻子帮着美国联邦调查局捎带地破了两宗连环杀人案,由此,夏昼这个名字就跟天赋异禀这四个字结缘了。”

  “岁你回国,仍旧主攻气味领域,但重点偏移到气味分析和重组,以研究领域为主,虽不活跃在一线,可在气味分离的技术上再行创新的本事是旁人没有的。那一年,国内对气味领域的重视空前提高,不知多少达官显贵带着重金三顾茅庐,有的想求一纸秘方,有的想求延年益寿,有的想高薪聘请你为其卖命,你越是低调,关于你能操控人命生死的传言就越多。当然,我也相信你是有这本事的。”

  陆东深说到这顿了顿,看着她,“直到三年前,你的岁似乎是一个分水岭,养父母离世,所有的荣光不再,人人都说你犯了命案逃逸,从那天起,闻术界再无夏昼。我试图去查三年前的事,但资料为零,只能说明两点,第一,当年涉及事故的人少之又少;第二,谭耀明是铁了心将你的那段经历给抹了。”
  夏昼看着他,许久后道,“原来你知道这么多事。”“
  多吗?”陆东深捏着她的下巴,抬高她的脸,吻了她的唇角,“三年前的事也许是你最大的痛点,如果你不说,我也不会去查了,我说过,你以前怎么样我不管,我只要你以后。”
  夏昼任由他的唇温一点点将她的唇角烫热,闭着眼,那一幅幅歇斯底里的画面似刀,扎得她心口生疼。见她皱眉,陆东深将她搂紧,在耳畔低语,“好了,别为难自己。”
  “可是我想跟你说说左时和饶尊的事。”
  陆东深抿唇浅笑,“你说我听。”
  夏昼重新靠他身上,轻叹一声,“我很小就很喜欢左时,学戏的时候他替我挨了不少骂,领了不少罚,在我心里他就是最能为我挡风雨的那个人,岁之前,我、商川和左时关系最好。我跟着父母来北京定居之后就认识了饶尊,养父是饶伯伯的下属,两家走动很频密。我和饶尊算是不打不相识,一直就那么拌嘴,直到我岁那年跟左时重逢。让我没想到的是,左时就是华力集团聘请的气味分析师,而我那个时候也回了国,饶伯伯身体不好,我除了在实验室外,很大一部分时间都留在饶伯伯身边帮他调理身体,换句话说,我是饶伯伯的营养师,只不过别的营养师用饮食,我是在饮食的基础上添加了气味影响。”刚

  认识饶尊那会,他俩谁都看不上谁。初次矛盾是在饭桌上,饶尊是左撇子,她是右撇子,长辈们安排他俩坐在一起吃饭,结果手打手、筷子打筷子,最后就演变成了她和他大眼瞪小眼结下了梁子。她烦他平日里拽得二五万似的,他嫌她像个假小子不温柔,每每见她爬树上屋顶他都在下面扯脖子喊:夏昼,你再这么得瑟没人敢娶你!平
  日里见着她,不是扯她头发就是拽她衣服,要不然就是装鬼吓唬她,就这么相看两生厌到了她岁那年,她忍无可忍,用蜂蜜、百花粉做成了精油,掺合进了他平日的润肤霜里,成功引来了数十只蜜蜂将他的脸蜇了半肿,他这才对她有所收敛。
  “我的所学让我不愁钱赚,之所以低调,除了养父外更多的是因为饶家,饶家举足轻重,所以在饶家的人和事都不能外泄。住所要隐蔽,出入有保镖,会参加一些宴会,但有选择性,每场宴会之前都需要排查危险性我才能参加。饶尊那个人平时傲得很,但对我和左时极为不错,尤其是跟左时很能谈得来,所以称兄道弟的,后来商川也因为我们认识了饶尊。饶尊喜欢我,也明里暗里跟我表白过,岁那年我和左时正式确定了恋爱关系,饶尊便不再提喜欢我的事。气味分离技术是左时手把手教我的,后来我改进了分离技术,提升了分离速度,我和左时也因为这项技术研究出了一个有关影响人类脑神经元的气味秘方,并提交到了闻术协会,谁知道秘方被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