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的气味》
第167节

作者: 树妖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东深玩着她的衬衫衣摆,慢条斯理地说,“知道昨晚为什么只要你一次吗?”他抬眼看她,“就是考虑到你是第一次。”这
  话听得夏昼更是口干舌燥,暗自思忖,是,就一次,说得好听,但架不住时间长……
  陆东深大手一拉,她就砸在他怀里,“小姑娘,愿赌就要服输吧?”“
  谁跟你赌了?我怎么就输了?”

  “就在刚才的一分钟赌约里,你输得血惨吧?”陆东深说。夏
  昼瞪大双眼,“我也没跟你赌啊。”“
  没反对就是默认了这场赌局,现在输了想不认账可能吗?筹码倒也没什么,搭上你这副身子就行了。”
  夏昼滑坐在地毯上,扯着他的裤腿哀求,“你这是逼良为娼啊。”陆
  东深忍着笑,“相信我,很快你就会求着我了。”
  “哥,我现在就求你。”夏昼干脆抱住他的腿,“常言说得好美味不可多食啊,会伤身的。”

  “但凡美味都会食之上瘾,伤身我也认了。”陆东深轻捏她的下巴,眼睛里似藏了无尽绚烂星河,“至于你这声哥,一会再叫会更好听。”话毕,起身一把将她抱起,几乎是将她直接扔床上,来势汹汹。
  如果爱情是一帧祯美景,她就在这美景中或生或死,都取决于他,他是她的解药,也是她的毒药。所
  谓不知今时明日,说的就是这般吧。许
  久后她趴靠在他怀里,耳蜗里的是他有力的心跳声,还有她自己的。
  记住一个人,就是记住一种气味。
  夏昼在想,有生之年她永远忘不掉陆东深,他身体力行地将他的气味、他的印记深烙她心。
  她觉得他万般好,他温柔备至时是好的,他狂野猖獗时是好的,就连汗水都成了雕刻性感的刀,从英俊的脸滑落结实的后背、宽阔的胸膛,刻出了男人最天生的模样。
  那么人前正经威严的男人,那么冷静自持的男人,因为这汗水平添了一种勾人的味道。这
  味道叫做野性。
  陆东深靠在床头,怀抱着的是块温玉,令他爱不释手。他抬手,将她濡湿的发别在耳后,又是平日里对她的照顾和溺宠,“抱你去洗澡?”夏
  昼懒懒点头,紧跟着又摇头,搂紧他,“再趴一会儿。”她又不傻,去浴室的下场估计好不到哪去,她觉得陆东深习惯持强凌弱。

  陆东深闷笑。
  “哎。”夏昼将下巴抵他胸膛上,抬眼瞧着他,懒得跟只猫,“我和程露谁身材好?”前
  一秒还春意绵绵,下一秒就开门见山直接怼刀,着实像极了夏昼的性格,但也打了个陆东深措手不及,他低头看了她半天,然后“啊?”了一声。见
  状,夏昼可算是回神了,微微撑起身子,笑得阴恻恻的,“你可别在我面前装无辜啊,之前我是没好意思问你,现在咱俩算是最亲密的人了吧?所以有些前账肯定要清算一下,我这个人,可没那么面慈心善。”
  陆东深抿笑。
  他并不喜欢秋后算账的人,很显然,夏昼这种事后睚眦必报的性子绝对入不了他所欣赏的行列,可他就是出了奇地喜欢,她越是斤斤计较他就越是爱不释手。他

  听过这样一句话,爱到深处,锱铢必较。
  这是只有爱情才有的楚痛,也是爱情才有的权利,所以,这才是爱情真正的模样。陆
  东深清清嗓子,“当然是你身材好。”“
  回答的挺自然啊陆先生。”夏昼笑得愈发阴森森,也忘了身子骨跟断了似的疼,爬起来,被子裹住身子,只露了张脸,“跟我这装傻充愣是吧,我在乎的是谁身材好的问题吗?那位程姑娘在宴会上都恨不得把眼珠子黏你身上,看来以前是没少被你滋润啊。陆东深,你是不是该好好解释一下你跟她的关系?”
  “好,我解释。”陆

  东深如此坦白从宽的态度倒是让夏昼愣了一下,她以为他会百般规避或转移话题,以他的能耐,不着痕迹地将话题转移不是难事。陆东深拉过她的手,有一搭没一搭地把玩她的手指,“程露以前的确跟过我,我不想把那段关系说的有多各取所需,但实际上就是如此。至于后来的情况,你在宴会上已经看到了,我和她没有丝毫联系。”
  夏昼像个蝉蛹似的盯着他,“陆东深,我发现你这个人心挺狠啊,毕竟是跟过你的女人,你现在提起来可真是风轻云淡,人家好歹是大学生吧?跟你的时候是个清纯的姑娘吧?你是不是因为利益把人家给卖了吧?说到底是你对不起人家姑娘,那一刀子下去别说是真是假,你连半点感动都没有?说真心话,我看见那姑娘我都觉得于心不忍。”陆
  东深一脸好笑地看着她,“你这种但凡逮到个姑娘就怜香惜玉的性子什么时候能收敛一下?”“
  那我说的是不是事实吧?”
  陆东深调整了下坐姿,饶有兴致地问她,“谁跟你说的这些?”
  “你别管是谁说的,你的事外人知道的还少啊?”夏昼伸手就狠拍了一下他的胸膛,“既然想跟我解释,就给我解释明白了。”
  陆东深掐住她的手腕,一用力将她扯怀里,“程露跟我之前有过男朋友,在你之前,我从没惹过没经验的姑娘。”“

  啊?”跟她听到的不一样啊。“
  女孩对第一个男人都会念念不忘,我给不起这种情,所以就从不沾手。”陆东深轻叹,情和欲他一向分得很开,“至于你说的我从不碰别人碰过的东西,我不知道你是从哪听的,准确来说,我是不吃回头草。至于她跟高官的事也挺简单的,冯家公子的确是挺喜欢她的,虽然说知道我和她的关系,但还是对她痴情一片,我就问程露是否要考虑一下,毕竟我给不了她感情,女人总要有个归宿,程露是同意了的,后来闹到医院的确让我有些意外。”

  程露是艺校毕业的学生,跟着一个模特经纪人跑到美国寻发展,在陆门旗下的一家超市做礼仪时被人骚扰,那天他正好经过就顺手解了围,毕竟是自家生意。后来也不知道程露从哪打听到了他的行程安排,出现在他下榻的酒店门口,从那天起就奠定了彼此的关系。他
  知道程露的心思,一个姑娘想要谋求发展不容易,各取所需这种事在当今社会太常见。
  程露跟他的年头不短,跟他的期间一直是留在美国发展,而那段时间里他经常飞往全球各地,有时候一个月能见她两三次面,有时候三四个月见不上一次面,直到她被冯家公子看上。当
  时冯家公子是去美国游玩,就那么撞见了程露,前因后果都简单的很。至少在陆东深眼里,这不关系到利益互换的问题,而且他也觉得这种事放在生意场上很荒唐。“
  商场上拼的是实力,我承认很多经商手段都有见不得光的时候,但拿一个女人来交换利益,暂且不说有多不靠谱,就单说合作也不长远。”

  夏昼半信半疑地看着他。
  “你这种眼神让我很受伤啊。”陆东深伸手敲了她脑门一下。“
  跟我听到的大相径庭啊。”“
  人云亦云,你是信别人还是信我?”陆东深笑。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