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做雇佣兵的经历》
第62节

作者: 流水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赖蔡手下的三员大将,目前只有巴塔和甫甘露过面,还有一人不知道在哪?
  巴塔带着人在追李栓他们,甫甘则尽量维持住手下们,但是不少人因为赖蔡的死而离异,尤其是一些元老们,他根本没法控制。
  “六子呢?”甫甘揉着眉心,闭着眼睛问身边的人。
  “还没联系上,我们也不知道六爷在哪。”旁边的手下说道。
  “这个小六子,关键的时候总是不见他人影,也是将军太纵容他了。”甫甘怒道。
  他嘴里的小六子,就是赖蔡手下的第三员大将,以神出鬼没著称,其实也并非对方刻意这样,只是他平时都不在,需要的时候才被招回来。
  两者间就像是雇佣关系一样,但是知道小子身份的人都明白,他是赖蔡的儿子。
  没错,这不为人知的第三员大将就是赖蔡的儿子,唯一的儿子。
  拉斯维加斯!
  世界著名的赌博之都,美帝家的内达华州最大的城市。

  一家赌场里,一个二十多的青年,一个桌子一个桌的逛,在他身后一个跟班,抱着一堆的筹码,不知道从哪赢来的,没有大的,都是些小的。
  “少爷,电话。”这个拿着筹码的跟班感觉口袋里的手机震动,掏出一看,赶忙递给前面的小六子。
  “谁啊?”小六子并没有急着接电话。
  “是老爷的。”跟班回答。
  “他这个时候打电话来干嘛?”小六子不满的嘟囔一声,不过还是结过手机。
  “小六子吗?”电话里的声音并不是他父亲赖蔡。
  “额,是二叔啊,你找我有什么事?我父亲的手机怎么在你手里。”小六子皱了皱眉,这个二叔是他父亲的好朋友,是集团的元老,不过他对于这些元老不怎么起劲。
  “你父亲死了。”二叔沉重的声音响起。

  “二叔,你开玩笑吧?”小六子语气有些不善。
  “我说的是千真万确,你父亲今天凌晨被人狙杀了,我会和你开这种玩笑吗?”二叔的声音有些焦急。
  “我……”小六子说不出话来,他不知道说什么好,心里一片复杂,虽然不太喜欢这个父亲,但他说到底还是自己的父亲啊。
  “对了,闲话不多少了,小心甫甘。”说完二叔就匆匆挂断了,留下一片忙音。

  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好好的就被杀了?究竟是谁干的?为什么要小心甫甘?
  此刻小六子的心里一片茫然,不知所措。
  躲开了追兵的李栓他们四个,换了身行头,有悄悄的返回去找张哲军,找到他的时候。
  他们昨晚蒙着头,没人知道他们长什么样,换了身衣服,那些街上的人完全就不认识他们了,哪怕他们做哇交过火,毕竟仓促之下,谁会记那么多,而且他们也没有经过训练,只是拿枪的普通人。
  整个巴安,因为这件事,全面禁严,大街上到处都是拿着枪的热恩,可想而知,赖蔡的集团对巴安的影响力。
  不过不管李栓他们的事,最本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他们悄悄的回到了酒店,翻窗户回去的,毕竟昨晚是翻窗户出去的,这样就能证明他们昨晚没有出门了。
  回到酒店里,谢高看到张哲军也回来了,他一副狼狈样,看来昨晚被追的很惨,但还好没有受伤什么的,不然就不好解释了。

  洗个澡,将出去的痕迹全部洗去,换了身衣服,打扮的就像是个高中生一样,谁也不会认为一个高中生会搞出这样的事。
  累了一晚上,五人碰个面说了几句,完后就去补觉。
  从资料来看,赖蔡的集团内部并不团结,拉帮结派到处都是,只是之前有他在上面压着,现在他一死,这些人立马就回暴露出自己的内心。
  他们的第一要务是夺权,而不是寻找杀手,甚至他们还会感谢李栓他们杀死赖蔡,给了这个机会。

  外面的那些背着枪到处跑,看起来一副很紧张的样子,其实只是做给外人看的,估计过不了多久就回撤了。
  毕竟巴安可是一省会,这样禁言传出去名声也不好,城市里的百姓也要生活,如果不出意外,最终这事会虎头蛇尾,一群人陷入权利的漩涡中。
  最多就是在地下黑市里悬赏一下,说句不好听的话,赖蔡就是个毒贩子,完全上不了台面,有人就是在克耶邦牛一下,在外面也不过就是个有钱的暴发户罢了。
  李栓他们也是认定了这些人会这样,而且也没有强大的实力,所以才这般胆大,如果放在鹰酱家,早就有多远跑多远了。

  傍晚时分,外面的街道早就解禁了,不过百姓们还是不敢随意出门,偶尔有几个人在外逛着,估计还是便衣。
  至于克耶邦的政府,对这事没有任何反应,是一种“任由他去、与己无关”的态度,或许他们早就不爽赖蔡了吧,反正他们根本就没管。
  傍晚的时候,李栓他们背着打背包,以外国游客的身份,大摇大摆的离开了巴安,他们要去索要剩下的30万美刀。
  或许因为赖蔡死了吧,那个胖胖的胖子很高兴,利索的将余款付了,没有一丝为难。
  背着50万美刀,他们五个依旧大摇大摆的,四号没有身负重款的自觉,该座汽车的座汽车。
  “滴滴叭叭~”司机过拐弯的时候,按了下喇叭,这里的弯道有些狭小,对面视野不清,如果对面突然冲出一辆车子,立马就会撞上,一点反应空间都没有。
  大巴车摇摇晃晃的驶过弯道,往前再走不远,就出了克耶邦了。
  突然的,一个急刹车,让人差点没摔下去。
  在车上假寐的李栓他们一个踉跄,险险的稳住身体,差点没摔倒。

  “怎么回事?”五人一脸茫然。
  他们坐在最后面,看不到前面的状况。
  司机用缅语大声的说了声,然后跳下车,李栓他们没听懂,估计是让他们别乱动之类的话吧,车子里其他的乘客听了这话,只是伸头往外看,没有离开位置。
  “五号,看看怎没回事?”旁边的周新华用胳膊捣了捣李栓,因为李栓刚好作靠窗的位置。
  李栓点了下头,伸头出去看看。
  客车被拦住了,客车的前面两辆皮卡拦路,一群拿着枪的人在和司机说着什么,司机点头哈腰的。

  “遇上劫匪了。”李栓缩回头小声说道。
  缅国土匪什么的并不少,但是对于经常缴纳保护费的客车从来不拦,这在他们是墨守成规的了。
  只是这次为什么拦住客车,李栓也不知道,不过他怀疑和赖蔡之死有关。
  司机不知道和他们在说什么,然后被一脚踹倒,这些吊儿郎当的人背着土制的AK47,踏上了客车。
  日期:2018-12-13 18:5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