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1326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顾龙大惊:“兄弟,这……这是不是太过分了?那小兔崽子确实做了错事,可就算让法院往重了判,也不过只是关几年而已,怎么都不至于死呀!”
  萧晋深深的看了他一会儿,心中就默叹口气,说:“大哥,你是我的兄弟,有件事我必须跟你说清楚:小弟生平最恨两种人,一种是身在高位却草菅人命者;第二种就是贩卖丨毒丨品引人堕落者。
  这一次,我可以看在你的面子上放过颜曼珺的弟弟,但是你必须马上送他离开天石。三天之内,哪怕他还有一口呼吸能进入天石的空气,我都会让人把他装进麻袋里沉江!
  另外,跟你手下的那些人都说清楚,不管是谁,但凡有敢在天石境内贩毒者,等待他的只有家破人亡!
  我没有开玩笑,也希望大哥能记在心里。就这样,我下午还要赶回山里去看你弟妹肚子里的孩子,这顿酒就到这里吧,等我下次回来咱们再继续。”
  说完,他起身就走,拉开房门后却又停住,说:“大哥,下面的话做兄弟的可能不该说,但我是真心为了你好,所以,我只讲这一次,不管你听不听,今后都不会再提了。

  颜曼珺不是一个好女人,她会害了你的!”
  房门关上了,顾龙在酒桌前呆坐了很久,眼神复杂,不知在想些什么。
  走出夜来香夜总会,萧晋在台阶下碰到了花子徒。这光头靠在门口的一座石狮子旁抽烟,视线望向前方不远处,笑容极其的猥琐。
  萧晋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就见那里有一个年轻的姑娘正蹲在路边喂流浪猫,又黑又粗的麻花辫从后背垂下,朴实且阳光。

  抬手在那货的后脑勺上抽了一巴掌,他笑骂道:“咋的?这才跟了你们大哥几天,就开始琢磨祸害好姑娘了?”
  花子徒抬头发现是他,慌忙直起身,嘿嘿傻笑道:“萧先生,不带您这么编排人的,那是我堂妹,亲的。”
  “哦?”萧晋瞅瞅他,再瞅瞅那姑娘,满脸都是不信,“你他娘的就算要扯谎也扯个靠谱点的行不?说是表妹还有可能,就你这歪瓜裂枣的样儿,你们老花家有那么漂亮的基因吗?”
  “真的,不骗您!不信我把她叫过来您问她。”花子徒急了,扭头就张嘴喊那姑娘,“小艳!小艳!过来过来,哥介绍个大人物给你认识。”
  那姑娘闻声站起身,似乎有点害羞,低头扭捏片刻才走了过来。
  萧晋这才发现,她的右小腿似乎有点不正常的弯曲,能看得出她已经很努力的在注意了,可走起路来还是微微有些跛。
  “哥。”来到两人面前,花小艳低低叫了一声就垂下了脸,两只小手不停的玩弄着搭到身前的麻花辫梢。
  花子徒为她介绍道:“这位是萧先生,跟咱们龙哥好的像亲兄弟一样,这满县城你能见到想到的产业有一大半都是他的,还不快叫人?”
  似乎是有些惊讶,花小艳抬脸看了萧晋一眼,又慌忙低下去,弯腰说:“萧先生您好!俺叫花小艳。”
  花子徒立刻就挺起了胸膛,仿佛在说:看吧!她真是我的堂妹,俺们老花家就是能生出这么水灵的姑娘。
  萧晋却根本都没看他,只是仔细打量着姑娘的表情,目光里充满了审视。
  因为他刚才敏锐的发现了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在花子徒介绍他的时候,这姑娘的反应是从听到“龙哥”这两个字后才开始的,仿佛她的惊讶并不是来自后面“县城的大半产业”,而是他和顾龙的关系。
  这么长时间的盯着一个陌生姑娘看自然是很无礼的,花子徒见状心里就咯噔了一下,后悔起来。
  因为他知道,萧晋是典型的花花公子,家里女人一大堆,万一起了色心看上堂妹怎么办?答应就等于把堂妹送进了火坑,不答应自己的前途可就完蛋了。
  花小艳也被看的很不舒服,秀眉微微蹙了一下,就说:“萧先生,哥,如果没有别的事情,俺要回去干活了。”
  花子徒张嘴就要答应,却听萧晋在这时开口道:“花小姐请等一下,我可以摸一摸你的腿吗?”
  这话一出来,花小艳的脸蛋登时就涨得通红,眼里也涌出了被冒犯后的愤怒,花子徒更是满脸尴尬,小心翼翼地说:“萧先生,小艳她刚从乡下来,什么都不懂,您……您就别逗她了。”

  “谁逗她了?”萧晋知道他俩在想什么,抬手就又抽了花子徒一下,瞪眼道,“你他娘的认识爷儿的时间也不短了,什么时候见过爷儿调戏姑娘?爷儿是想看看她的腿还有没有可能矫正!”
  花子徒这才想起好像听龙哥说过萧晋还是很厉害的华医,登时眼睛亮了起来,二话不说,蹲下身就去卷花小艳的裤脚。
  花小艳被他吓了一跳,一边往后躲一边惊慌地问:“哥,你干啥呀?”
  “别动!”花子徒说,“萧先生是大夫,很牛B的那种,让他给你看看,说不定就能让你今后再也不用瘸着走路了。”
  花小艳呆住,看着萧晋的眼珠子瞪的溜圆,里面浓浓的不敢置信中隐隐泛起几分希望的光芒。
  萧晋对她笑笑:“别听你哥夸张,你的腿能不能恢复,我得先看过才知道。”

  花小艳的裤脚被卷到了膝盖,露出一截白生生的小腿,莲藕一般,只是明显能够看到膝盖下约十几公分处的皮肉有明显的凸起,腿型也有点微微的弯曲,像是一只被烧坏了的白瓷花瓶,光是看就让人心疼。
  “萧先生,小艳的腿在三年前断过。”花子徒说,“因为家里穷,她没舍得来县城医院看,只是让乡里的跌打郎中给接上了。也不知是那郎中的手艺不好,还是她下地太早,好了之后就成了这个样子,连说好的婆家都吹了。”
  “哥!你说这些做什么?”花小艳有些不好意思,但并没有多么难过,显然是个很坚强乐观的姑娘。
  “失礼了。”萧晋在姑娘身前蹲下,伸手在人家的小腿上前前后后又摸又捏了半天,怎么看都像是占便宜多过像看病。反正花子徒的眼神就怪怪的,花小艳更是早已满脸通红。
  好一会儿,萧晋才吐出一口气,起身说:“你的断骨当初接的时候就没接准,它是歪着长好的,当然走路会瘸。”
  “什么?”花子徒闻言大怒,“那个该死的老庸医王八蛋,老子回头非得也打断他的腿不可!”
  萧晋不置可否,身为一名华医,平日最痛恨的就是那些半吊子的庸医,如今社会上那些叫嚣华医不科学的傻B之所以有那么多,就是被那些骗子给害的,花子徒要弄残废一个,他举双手赞成。

  “那……萧、萧先生,俺的腿还……还有希望吗?”花小艳咬住了嘴唇,满脸都是忐忑。
  萧晋不答反问:“你能吃苦吗?”
  花小艳毫不犹豫的点头:“俺能!”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