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的气味》
第166节

作者: 树妖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夏昼又觉得心里挺美,渗着蜜透着甜,就好像是得到了全世界最好的东西。

  或者说,被那么多女人惦记着的和心驰神往的身体,昨晚上却在她身上肆意起伏驰骋。一不做二不休,既然杨贱人给她开了路,那她不做出点回应来怎么挡住日后的小妖精们?思前想后,她拍了一张窗外阳光从指缝里泄露的照片,发了朋友圈,写道:r
  一下。
  窗外的风景是的风景,是陆东深带给她的风景。
  折腾完,整个人又像是无骨的动物倒在床上,盯着杨远朋友圈里那张陆东深照片,越看越欢喜。陆东深越是在人前正经,她越是能想到昨晚他的不正经。
  刚发的朋友圈有留言,七嘴舌的什么都有。
  还有陆东深的一条,他竟也有时间回复她:醒了?

  就这么两个字却让夏昼的心脏一缩,然后突突直跳,脑子里全都是昨晚的画面,明明就是两个文字,她却似乎听到像是陆东深在她耳畔说的这话,低哑缠绵。
  手机一扔,掀被子盖脸,可一扭头看见床单,哀嚎一声。
  陆东深回酒店时午后三点多。
  厅里的餐车还在,一片狼藉。他叹了口气,打一个电话叫来了管家收拾。等管家走了后,陆东深来到洗手间门前,抬手敲了敲门,“小骗子,在里面做什么呢待这么久?”
  洗手间里有水声,他进门的时候就听到了,最开始以为她刚起床在洗漱,可管家离开后里面还有水声,这倒是令陆东深挺好奇的。

  “你别进来。”里头是夏昼的声音。
  陆东深抿唇浅笑,让他别进去他就能不进去了?人都是他的了,还有什么不能看的。想着,直截了当打开了门。倒是没他想象中的热气氤氲香躯横陈的,夏昼穿着酒店的浴袍坐在浴缸旁,水流哗哗响,浴缸里竟泡着个白色床单。见陆东深进来了,她脸一红,“谁让你进来的啊?快出
  去。”
  陆东深饶有兴致,居高临下看着她,“你也不用这么贤惠替我省钱,酒店上上下下的工作人员是我花钱请来干活的,你把他们的活都干了他们做什么?”
  夏昼瞪了他一眼,眼珠子都快瞪飞了。

  陆东深被逗笑,弯身,手一伸挑了床单一角,那抹还没洗掉的痕迹落在他眼里,他笑得更是得意猖獗。
  “别看了。”夏昼羞赧,一把夺过塞进水里,“还不是怪你?”
  陆东深将她拉起来,一脸戏虐,“怪谁?昨晚是谁把自己说得身经百战的?”他从后面将她揽在怀里,低笑,“封是我开的,血是你留的,扯平。”
  “得了便宜还卖乖啊?”夏昼推了他一下,没推开,没劲。

  陆东深笑着将她搂紧,“行了,我让管家收走去洗,你就算洗干净也不能用,酒店的床单要统一清洗消毒的。”
  “不行,让人看了一下子就能明白昨晚发生什么事了。”夏昼别别扭扭的。
  陆东深哑口失笑,“你在朋友圈里都那么高调了,还怕别人知道?”
  “那能一样吗?”夏昼嚷嚷,一手的水抹在他的西装外套上。陆东深任由她糟蹋自己的工整,笑得嚣张,“一样。你在待了一晚上,大家都明白发生什么事了。”
  结果还是工作人员前来收走了床单,但好在陆东深顾及了夏昼的脸面,直接一个电话打到保洁部叫了名女服务员来。床单拧了半干,装进清洁车里时,单子上的痕迹还隐约可见,夏昼十分“费尽心思”地给工作人员解释了句,“那个,大姨妈来了,真是不好意思。”陆
  东深坐在沙发里,将夏昼那副硬装理直气壮的样儿看在眼里,抵着额头忍不住低笑。
  女服务员很是客气,叮嘱了她这几日多注意保暖之类的话。离开后,夏昼像是刑满释放了似的轻松,溜溜达达过来,“天际酒店的工作人员可真是热情周到啊,是因为大老板在吗?”陆

  东深一身慵懒,左腿叠在右腿上,“天际酒店的工作人员不但热情周到,还很会察言观色聪明得很。”
  “什么意思?”夏昼警觉。
  “如果对方真信了你的话,半分钟内客房服务就会询问你有哪些不适,需不需要止痛药等等,一分钟内餐饮部至少会给你端上来一杯红糖水。”陆东深抬起左腕,右手食指在腕表上敲了敲示意夏昼,“要不要跟我赌一把?”
  夏昼僵在原地,一脚还保持着金鸡独立的姿态,就这么硬生生盯了陆东深一分钟,直到电话没响、房门没开,再直到陆东深笑逐颜开,“事实证明,你的骗术有待提高。”
  这种被人拆穿的感觉糟糕透了,当面也就罢了,背地里的这种更磨人,抵不定对方在心里怎么笑话她呢,这么一想夏昼就抓了狂,冲着陆东深张牙舞爪,“至于吗至于吗?你的员工也太变态了!”
  “这叫将服务做到极致。”陆东深笑道。

  夏昼一脸的别扭。陆
  东深见状,“行了,你也别心里不平衡了,过来试试衣服,晚上顶楼的法餐厅推出新菜,带你去尝尝。”
  沙发旁横着个礼盒,丝带打得甚是精致,夏昼走上前扒拉了一下盒子,“这算是报酬吗?”“
  胡说道。”陆东深轻斥,抬手一拨她的浴袍领子,“你这是穿了几层衣服?”
  浴袍下是他的衬衫,是在她没办法下翻开衣柜随便拎了件套身上,他这么一说她倒是觉得热了,浴袍脱下扔到旁边,一脸埋怨,“礼裙穿不了了,只能拿你的衬衫对付一下,管家又是个男的,我总不能穿着你的衬衫在他面前晃来晃去吧。”“
  你有这种思想觉悟,我很欣慰。”陆东深的目光在她微敞的领口间徘徊。夏
  昼的注意力在礼盒上,拿在手掂了掂,“什么样式的衣服?最好别是裙子啊,虽然我貌美如花穿裙子好看,但我一点都不喜欢穿裙子,太费劲。”“
  我喜欢看你穿裙子。”他语气低低,说完又坏笑,“或者,你什么都不穿也好看。”夏
  昼刚要骂他不正经,抬眼就对上了他的眼。他虽含笑,但眼睛里最明显的可不是笑,是**。如
  海如渊,不是浮于表面,是深刻在眼睛里的。从
  眼睛里流淌出的**,才是男人对女人最深刻的贪念。
  夏昼的敏感神经一下子就回来了,礼盒一扔,伸手就要来扯浴袍,被陆东深一手按住,“晚了。”
  她的心口开始突突直跳,一下子又想起昨晚上,想离他丈远,奈何被他一手扯着衣角,她不敢大动,盯着他,“陆东深,你刚才还说带我去吃饭!”
  “急什么,离晚餐时间还早着呢。”陆东深似笑非笑。夏
  昼的心在嗓子眼里直窜,“那个……我还不大适应。”“
  所以要勤于开发。”陆东深一本正经地耍流氓。
  夏昼脸红心慌,“你别得寸进尺啊。”陆
  日期:2018-11-25 09:3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