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的气味》
第163节

作者: 树妖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夏昼轻描淡写,“算是多年不见的朋友。”
  “是发生了什么事吗?”陆振扬眼睛尖,再想起刚刚在台上的气氛,任人看了都知道不对劲。
  夏昼微笑,“也没什么,只是有些观点不同,我想在之前配方调换一事上陆伯伯您已经知道了。”季菲说得对,当年事知道的人甚少,就连跟他们走得最近的饶尊都不知情,上哪去找证据?与其在陆振扬面前嚼舌根,倒不如她亲自动手,一点点挖出季菲的野心来。面对新仇旧恨这种事,她从不喜欢假手于人。
  陆振扬还要盘问,秦苏开了口,“这倒也是,朋友间最怕的就是做同行,暂且不说利益相争,就单说意见不统一一旦争吵起来也会伤了和气,这女人照比男人在处理这种情况的手段会差上很多,男人间对事不对人,但女人对事又对人。小夏啊,陆伯母多嘴提醒你一句,现在你入职陆门了,跟季菲还是要多合作大于多争执,有意见不怕,提交上头处理,上头再处理不明白还有董事会呢,总之,大家都是为集团服务。”

  夏昼怎会听不出秦苏的苦口婆心,有些话陆振扬出于当年的情分没法说得斩钉截铁,所以秦苏就出面做了提点,她点头说,“您放心。”“
  当然了,你也不能受委屈,心里真不痛快的话你跟我说。”陆振扬补上了句。“
  陆伯伯言重了,能入职陆门是我的荣幸,哪里会有委屈。”夏昼大大方方的。
  秦苏笑道,“老陆啊,你是操心的命,东深能让她受委屈吗?刚刚临出门的时候都生怕咱俩为难了这孩子,之前配方的事董事会里掀了多少风浪,那不都是被你儿子一手给压下来了?”
  陆振扬笑着点点头,再看向她时,有了叙旧的架势,“这些年怎么去了沧陵了?我们难得见面,把你这些年新奇的事跟陆伯伯说说。”夏
  昼迟疑了一下,“陆伯伯,如果我在这待时间长的话,恐怕东深他会……误会。”陆
  振扬哈哈一笑,“知儿莫若父,我把他赶出去的时候他就已经误会了,既然这样,你在我这待一分钟和待一小时有什么区别?让他着急去吧,来丫头,把你这几年的经历跟我说说。”夏
  昼当然不会蠢到在陆振扬面前提及她在沧陵时怎么跟谭耀明叱咤风云,虽说这种事如果陆振扬有心查也会轻而易举查出来,但由她嘴里说出来意义就不一样了。她避开谭耀明的那些江湖恩怨,只跟陆振扬讲些这几年来她在收集配方原料时的新奇经历,也是听得陆振扬和秦苏两人惊叹连连。竟
  也不知一小时过去了,直到秘书第四次进贵宾室提醒陆振扬还有不少人候着他时,他还是有些意犹未尽,秦苏开口劝说,“现在小夏都是陆门的人了,你还怕她飞了?我相信这丫头鬼灵精怪的经历多着呢,来日方长吧。外面多少宾客,你总不能全都扔给儿子处理。”等
  夏昼准备离开的时候,陆振扬跟她说,“丫头啊,有件事陆伯伯要拜托你。”“
  您说。”夏昼恭敬。
  “那个……”向来干脆的陆振扬有些吞吐,搓了搓手,“关于你后来为我儿子调配气味方子一事不要跟东深说,换句话说就是,这件事就别让东深知道了。”为
  什么?夏

  昼差点脱口而出,但还是忍住,点头,“好。”
  等她出去后,秦苏放下茶杯,心急地问了句,“南深怎么了?”陆
  振扬靠在沙发上,重叹了一口气,看着她,“不是南深。”
  秦苏一愣,好半天说,“是北辰?”

  陆振扬摇头,“是北深。”
  秦苏惊愕地看他,“不是一直没找到北深的下落吗?你……”“
  北深的病需要跟外界隔离,当年他对陆家做过什么事你又不是不清楚。”陆振扬有些倦怠,“遇上夏昼之后我就在想,她能不能帮着缓解北深的症状,所以就让她帮忙配了些方子,但北深的情况属于先天遗传,虽能缓解但不能治本。”“
  那怎么办?”秦苏道,“你总不能一直关着他吧?老陆,北深是活生生的人,你这哪是治病的方式?”“
  北深骨子里的歇斯底里有多恐怖只有我才知道,一旦发病,会跟他母亲一模一样。”陆振扬眉头紧锁,“他是我儿子,我比谁都心疼他,现在我只能将希望寄托在何奈身上,但愿医学团队的新药能管用。”“

  可这件事北辰有权知道,毕竟是他双胞胎弟弟,就算你有顾忌,那让东深知道又有什么关系?”秦苏不解。
  陆振扬说,“所有人都认为北深死了,这样挺好,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也方便北深的治疗。”
  **夏
  昼出门的时候没看见陆东深。穿
  过冗长的走廊,她有片刻的恍惚,想来真是浮生如戏,谁能料到多年前她随手救了的一个人会是堂堂陆门主席,而现在,她竟跟他的儿子相恋,而他的儿子,一次次救她于水火。
  原来,人与人之间的相处也是一种偿还。还
  没到宴会厅时,拐角就撞见了景泞。见
  到她后,景泞说,“正好,我原本就是来找你的,跟我走吧。”“
  去哪?”
  景泞没说话只是笑笑,带着她一路上了电梯。
  出来的时候是客房区,这一层,是总统套。
  “景泞?”景

  泞在客房前停了脚步,房卡一刷,房门开了,景泞推开门,对夏昼说,“陆总在宴会厅应酬市政的人脱不开身,他让你在房里等他。”
  夏昼吃惊,抬眼一看,3601,这房间号怎么这么眼熟?
  “房里等他?”她道,“如果他忙的话我可以先回家。”“
  不。”景泞有条不紊,“这是陆总特意叮嘱的,等你从贵宾室出来后到他房里等他,陆总没让你回去。”“
  他房里?”
  “哦,这间房是陆总常年包的。”景泞解释,“他不住公司休息室里的时候就回这里住。”

  有家不回有病啊?夏
  昼转念一想也是,酒店离公司最近,总要比休息室里舒服些,再加上他的住所充其量只能叫做房子,称不上一个家。叹了口气,反正就算回家,估计着陆东深也在等她的解释,所以在哪等他都一样。景
  泞临走前跟她说,“陆总已经吩咐餐厅主厨了,一会房间管家会送吃的过来。”刚要关门她又折回来,对夏昼笑道,“哦对了,陆总有洁癖这件事你很清楚对吧。”
  “当然。”夏昼奇怪,“为什么这么问?”
  景泞抿唇浅笑,“这套房间跟他的住所、休息室一样干净,我的意思是,陆总从没带哪个女人住过这里,你是头一位。”
  一句意味深长的话,足够让夏昼进房间里花上大把时间来体会其中的暧昧。

  景泞没诓她。
  就算她从没进过这间套房,也能知道陆东深的确常年包了这里。不铺地毯、地面都能当镜子使,不见细软、无各种摆饰品,侥幸留下的必用品也是摆得整整齐齐,方向一致。
  日期:2018-11-24 18:4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