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的气味》
第162节

作者: 树妖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昼一下子又紧张了,猛地揪住了陆东深的袖子,陆东深见状忍住笑,顺势牵过她的手走进来。秦
  苏在侧边的沙发上坐,陆振扬正对面。相比秦苏的温和,陆振扬的面色看上去无丝毫起伏,他的视线始终落在夏昼身上,看不出喜怒来。
  “爸妈,她就是夏昼。”私下场合,陆东深在称呼上就轻松了不少,一手攥着夏昼的手,一手揽过她的肩膀,“我的女朋友。”没
  再强调她在公司的职务,就是一句简单明了的“我的女朋友”,像极了陆东深一剑封喉的行事作风。夏

  昼看了一眼秦苏,又瞄了一下陆振扬,见对方还在打量着她,她马上把自己的手从陆东深手里抽出来,咽了下口水,清清嗓子开口,“陆伯伯、陆伯母好。”
  陆振扬只是清浅地嗯了一声,茶几上有茶,他端起茶杯,吹了吹茶面,秦苏笑了笑,“坐吧,别站着了。”陆
  东深伸手过来拉她坐,被她一手拍开,冲着他挤眉瞪眼的,见她在长辈面前如此跟他避嫌,他就忍不住上扬嘴角。可还没等坐下就听陆振扬开口道,“夏小姐留下,东深,你先出去。”
  夏昼一僵。
  陆东深闻言,眉心微蹙,“爸,您有什么话就当面说吧。”
  陆振扬喝了口茶,不疾不徐放下茶杯,也没抬眼瞅他,“出去。”“
  爸——”
  “你这孩子,你爸还能为难夏小姐吗?”秦苏起身缓和气氛,走上前轻推了他一下,“是你亲自带来的人,谁敢刁难?”
  话虽这么说,但陆东深的性子哪会是任人安排的主儿,一把牵过夏昼的手,刚要开口却被夏昼给阻止了,她抬眼跟他说,“你先出去吧。”
  陆东深眉头紧锁,看向陆振扬时,目光里多了几许质疑和谨慎。
  秦苏拍拍他,“去吧,夏小姐被你带进集团入职的时候我和你爸就知道了,作为你的女朋友,我们当父母自然要了解一下,作为公司的员工,我们做上司的也自然要了解一下吧?”
  “去吧。”夏昼知陆东深性格,生怕再闹得不愉快。陆
  东深压了不悦,但也没再坚持,走到门口的时候压低了嗓音对秦苏说,“妈,别为难她。”
  秦苏绷不住笑,用力拍了他后背一下,“真是有了媳妇忘了娘。”
  贵宾室只剩三人的时候,夏昼觉得没由来的紧张,又有些窒息,好像是只孤零零的鸟,想要扑棱翅膀飞走却无济于事。秦苏回到原来的位置坐下,也没让她坐,任由她站在沙发旁。倒
  是陆振扬,看着她了半晌,说,“没想到多年之后再相见,你入职了陆门,也成了我儿子的女朋友。”
  夏昼咬咬唇,“陆先生……”秦
  苏在旁慢悠悠品茶,不动声色地看着眼前这幕。陆
  振扬重重地叹了口气,朝着她一伸手,“过来。”
  夏昼用眼角余光扫了一下秦苏,见她没什么反应,就轻步上前,将手交给了陆振扬。陆振扬将她拉坐在身旁,这般近距离看她,下巴尤为尖细,他说,“比以前更瘦了。”夏
  昼抿着唇没说话。“
  想到我是东深的父亲吗?”陆振扬问了句。夏

  昼深吸一口气,叹于唇齿,“东深跟您长得很像,之前我也想过,但今天见到您才真正确定。”陆
  振扬微微点头,“也就是说,东深并不知道你和我的事?”夏
  昼抬眼看着他,“是。”
  秦苏在这边已抿完了一杯茶,又温热了水,给陆振扬杯子里添茶的时候轻声说了句,“老陆,先让夏小姐喝口茶吧。”又
  往旁边的空杯子里倒了杯茶,缓缓推到夏昼面前。

  陆振扬忙招呼夏昼喝茶,她向秦苏道了谢,心里有的是对秦苏的感叹。
  陆振扬是何等人?暂且不说他一手压住董事局里的风云诡谲,就单拿开疆辟土的魄力都不是寻常男人所拥有的,那能陪在他身边到老的女人更是何其厉害?她
  多少听说过秦苏,非等闲之辈。
  倒不说秦苏的家世背景如何,单拿她为人处事的冷静和周全就让人不容小觑。都说陆振扬为人自持,尤其在男女关系上,但曾经也有过别的女人,并且为对方着了迷痴了心,便毅然决然地为了那女子跟秦苏离了婚。可后来兜兜转转,他又跟秦苏复了婚,直到现在。

  市面上关于秦苏的传闻甚少,唯独有的就是她与陆振扬父母相处和睦的话。
  这么想来夏昼也就推算出了,陆门大家规矩何等多,再绚烂多情的男女也抵不过现实中的一地鸡毛,更何况一旦坐上陆门长媳的位置面对着的哪会是简单的鸡皮蒜皮?陆振扬再能干也只是面对外面时的叱咤风云,如果家里纷争不断,想来再多的爱情也会消之殆尽。
  这就是秦苏的厉害之处了,以不动制动,无声无息间告诉陆振扬和他的第二任夫人,能真正安定陆门婆媳关系的人就只有她。
  冷静,是一个女人战无不胜的法宝。就
  如现在。换

  做其他女人早就忍不住张口询问了,但秦苏只是等候,等着陆振扬主动开口相告。而陆振扬也没瞒秦苏,直接告知,“她就是我之前跟你提起过的那个丫头。”秦
  苏闻言微微一怔,然后放下茶杯,略有惊奇地问,“就是她吗?”
  陆振扬轻笑点头,“是,就是她。”夏
  昼多少有些吃惊,没想到陆振扬会在秦苏面前提及她。秦苏笑看着她,“你陆伯伯跟我说过,很多年前他回国办事染了重病,幸亏被个丫头给及时救好了,要是再晚一些病情就会恶化。、那时候我还在想,究竟是个什么丫头这么大胆,遇上病患不送去医院反倒用气味来吊命。东深还在沧陵的时候向总部给你提交气味构建师的入职申请,你陆伯伯一路开了绿灯,当时我也迟疑过怎么轻而易举地让人入职了陆门,今天算是都明白了。”夏

  昼听了这话心里一激灵,陆东深还在沧陵的时候就筹划她的事?这人的心思还真重。忙道,“其实当年是我鲁莽了,应该先送陆伯伯到医院才对,幸好陆伯伯身体底子好,经得起我那番胡乱的调配。”“
  哪有哪有,当年我要是熬到医院早就闭眼了。”陆振扬说,“也就是从那时候开始,我才知道气味构建师的重要性。”夏
  昼摆手,十分谦虚。
  “陆伯伯,那后来您儿子的病怎么样了?好了吗?”一

  句话落下后她敏感发现陆振扬的脸色微微变了一下,而秦苏喝茶的动作也停滞了。
  陆振扬很快扬笑,“已经好了,托了你的福。”“
  陆伯伯客气了,举手之劳。”夏昼心里没底。
  陆振扬喝了口茶,放下茶杯后笑呵呵说,“那个时候我是有私心的,想带你走,没明着跟你说,实际上是想带你回陆门任职。但后来一查你在为饶家做事,所以也就罢了。小夏啊,所以说这世间缘分妙不可言,多年之后不曾想你还真入职陆门并且成了东深的女朋友。”
  夏昼轻轻一笑,没多说别的,心中狐疑,他似乎逃避了他儿子的事。
  秦苏在旁笑道,“所以说这世界还真是小,兜兜转转的总能再碰上。人人都说夏昼鼻子灵,是难得的天芳师,现在好了,加上季菲,我们陆门的人才也算是齐了。说到季菲我才想起,原来你跟她是多年朋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