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的气味》
第161节

作者: 树妖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真是张漂亮的脸,怪不得能留在陆东深身边挺多年。”夏昼捏着她的下巴左右打量了番,似笑非笑,“我挺好奇,能沉得下心熬到转正的女人智商应该都不低才对,今天怎么就犯糊涂了呢?”程
  露抬手,用力拨开她的手,皱眉,“你知道我?”
  夏昼笑,“都上门挑战了,我想不知道你都难。”她压低了脸,“我男人在床上有什么本事就不劳冯太太记挂了,毕竟是高官的太太,你还是要顾忌一下你自己的身份。他能把你送给别人,你还指望他对你心留爱恋?所以,陆东深再财粗器大都跟冯太太无关,真留着念想也就私底下回味算了,表现得太明显,只怕这冯太太的头衔你挂不住啊。”
  程露抿着嘴,好半天说,“今晚这个项目我老公是主负责人,得罪了我,你们没什么好处。”
  “想吹枕边风啊?”夏昼笑得更是浪魅,“堂堂一个政府官员,能爬上那个位置,你以为经历的风雨还少吗?凭着你几句话就毁了政商两界的合作?冯太太,你高估自己了。”“
  你——”夏
  昼再想刺激她一下的时候,就听身后有人低沉唤了声,“囡囡。”
  夏昼忽而换上风情万种,唇角轻轻一扬,眼里的邪魅荡然无存,成了温柔万千,转头对上男人的身影,几步上前主动靠他怀里,“东深。”
  程露恨得咬牙,这女人可真会演戏。可目光落在陆东深身上时又如被胶水黏住了似的,躲不开抽不掉的,心里的爱漫上了眼,又因他怀搂其他女人,这眼里的爱就又揉进了痛和幽怨。

  陆东深环住夏昼的腰,目光落在程露脸上时清淡得很,任人一看,都绝对想不到两人曾经的关系。他开口,“囡囡顽劣惯了的,冯太太见谅。”程
  露的心如坠山崖,好一句冯太太,客气又疏离,生生地就将过往的情分撇得干净撕得粉碎,这男人,果真心狠。
  陆东深牵着夏昼的手穿过人群,一路朝着宾客休息室的方向走,只是到了拐角处时,夏昼没等反应过来就被陆东深猛地按在墙上,远离谈笑风生的场合,他的吻也变得肆无忌惮。直
  到彼此体温都沸腾,呼吸促急而绞缠时,他才放开了她的唇。就如夏昼刚刚对程露的姿势,只不过陆东深贴得她更近,他抬手轻抚她的脸,眼里的热度经久不衰。“
  我戏弄程露你不高兴了?”夏昼抬手轻戳他的下唇,微抿时会严肃,松动时会惑人,听说有这样唇的男人,安静下的欲念犹若奔腾的洪荒,怪不得程露对他念念不忘。陆
  东深张口咬住她的手指,她惊喘马上缩手,他压下脸,唇在她脸颊游走时,呼吸似热浪,“我不高兴的是这场上的男人。”“

  嗯?”夏昼还真没注意,她光顾着看美女去了。
  “15个。”他轻咬了她一下唇,捏着她腰的大手却暗自发狠,“宴会还没开始呢,就有15个男人上前搭讪,宴会开始的时候你跟在我身边,寸步不离,听见了吗?”夏
  昼嬉笑着推开他,他一身工整的衬衫因刚刚的厮磨稍稍有些凌乱,她抬手为他正了正领带,“恶人先告状,你都忙得顾不上我了,我还死皮赖脸地跟着呀。”
  陆东深顺势又贴上她,低语,“别让我操心,听话。”

  夏昼心里发甜,“好。”陆
  东深这才满意,抬手捋了她的头发,今晚的她略施粉黛,无论近看还是远观都醉人得很。他说,“带你去见见他们。”
  “哎,陆东深……”夏昼圈住了他的脖子,“我有要求。”陆
  东深笑了,额头近乎抵着她,“你知道有多少女人巴不得见陆门长辈?你这个女人倒好,还有要求?”
  “那你去找别的女人吧。”夏昼故作要走。

  陆东深反手一捞将她扣怀里,笑得爽朗,“行行行,你提。”夏
  昼又在他怀里腻歪,“陆门的那些股东对你不好,我不喜欢他们,我只见你父母。”陆
  东深看着她,“你不喜欢他们就是因为觉得他们对我不好?”
  “当然,他们为难你就是为难我,见面了保不齐我会愤愤不平,所以还是不见面的好。”夏昼认真地说,“而且他们也管不了我们的事,我又不会主动巴着他们求着他们,更没见面的必要了。”
  陆东深轻叹一声,“你啊。”抬手刮了她鼻子一下,“好。”

  晚宴的开始就是应酬的开始,觥筹交错,利益与利益的对等交换,高高在上的身边总是人影不断,尚未爬的高的也利用这样的机会踮起转头努力往上够。因
  为陆东深,夏昼免遭了这份罪。通
  往贵宾室的路安静,到了门口时,夏昼的心脏在狂跳,房门被陆东深推开的瞬间,她就觉得心脏蓦地跳进了嗓子眼处,上不来下不去,卡得她一时间头闷窒息透不过气。陆
  振扬和秦苏在房间。他
  们进去的时候正好有人出,是陆门的两名股东,一位是charles ellison,年岁与陆振扬相仿,浅褐色的瞳仁显得有些不近人情,混了四分之一的中国血;另一位是华裔,姓许,他看上去就比ellison先生和气多了。
  夏昼听陆东深说过陆门几位重要级股东的情况,董事局中当属ellison先生和许董资历最深、话语权最重,原由当初全球爆发金融危机时,陆门资本飘摇,是ellison先生和许董首当其冲四处奔走,带着陆门生生扛过了那场全球危机,所以,二人算得上是肱股之臣。
  但这二人的性格简直是大相径庭,ellison先生脾气火爆,许先生温和有礼,天差地别。

  当时夏昼听说了这两人后觉得挺有意思,就跟陆东深说,“何止是肱股之臣啊,如果有一天你坐上主席之位,那这两人是典型的顾命大臣啊。哎你说,charles会不会是鳌拜,许先生会不会是苏克萨哈?”
  陆东深笑道,“charles有鳌拜的魄力但没有鳌拜的野心,许先生有苏克萨哈的争锋相对,但也有索尼的权衡和借势打势。”这
  话听得夏昼对他直崇拜,“原来你这么懂那段历史啊。”一句话精准概括历史人物的命运浮沉,也昭示着他像局外人看透了董事会中的勾心斗角。
  陆东深十分坦然地接受了她的崇拜,抬手将她的头发揉成了鸡窝,说,“哥上知天文下知地理中晓人和,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

  所以,今天冷不丁迎面相对,夏昼冷不丁就想起陆东深说过的话,一下没忍住笑出声,但很快又憋回去了。charles和许董将夏昼的反应看在眼里,charles立马不悦,目光落回陆东深身上,“看清你自己在做什么,别让我和你父亲失望!”
  陆东深恭敬回答,“是。”
  夏昼藏在他身后直撇嘴,这人把话说得这么含蓄干什么,倒不如指着她鼻尖骂她是个祸害得了。许
  董紧跟其后,他没charles那么声色俱厉,笑呵呵地拍拍陆东深的肩膀,“能理解,温柔乡嘛,但可千万不能成了英雄冢,你年轻气盛,还是要收敛着点。”“
  是。”

  等两位股东走了,秦苏轻声说了句,“进来吧。”夏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