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738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回想上一次来碧海还是在潇南理工大学读大三,当时与周小容处于如胶似漆的热恋阶段,也一起回家见了父母。按周小容的提议,利用元旦三天假到她家,其实之前周军威已到学校见过他,但意义不同,相当于女婿正式登门。
  晚上三个人到小区附近酒店吃饭,也就在那次,周军威第一次与方晟谈起大学毕业后的去向问题。
  关于未来,方晟和周小容都没有考虑很多,只懵懂地觉得两个人肯定要在一起,具体在哪里、干什么,完全没有想过。那几年经济低迷到最低谷,除了有背景有后台的,普通大学生毕业即等于失业,面对不可未知的工作,方晟一脸茫然。
  周军威循循善诱说可以到碧海来发展,在这里我好歹是厅级干部,随便往机关塞个人、着力提携,四十岁前做到处级完全有可能,至于再往上,那得看你的造化和自身努力。不管如何,总比在双江两眼一抹黑强,你不是还有个哥哥吗?兄弟俩同时找工作很难的。
  周小容怦然心动,搂着方晟的手臂娇憨地说爸说得对呀,毕业后就到碧海,工作两年就能结婚了!
  提到“结婚”两个字,她的俏脸红扑扑格外可爱,方晟至今都忘不了她眼中流露的害羞和向往。
  当晚方晟单独住在小区旁边的酒店里——毕竟还是学生身份,不宜公然睡到周小容闺房里。当夜辗转难眠,心里反复琢磨周军威说的话。

  那番话对不对?简直太对了。不是自家人,周军威根本不会说这些交底的话。可为什么听在耳里有种不太舒服的感觉呢?
  迷迷糊糊睡了一觉,第二天早上才回过神来:其实他并不想在别人庇荫下生活,他想凭借自己的努力取得进步。
  第二天周小容开开心心陪他在碧海到处闲逛,晚上则趁周军威有应酬,两人钻进房间肆意**一番。
  第三天下午回潇南前,周军威拍拍方晟的肩,说尽快给我答复!
  矛盾的种子就在那一刻播下了……
  蓦然回首,已经十多年过去了,如今周军威身陷大牢,周小容栖身在芮芸家里,自己则是儿女成群,烦恼缠身。

  得知方晟前来,陈皎立即推掉下午的会议,约到市郊一处幽静的农庄喝茶。又是喝茶,上午和爱妮娅喝掉一壶呢。
  “昨晚大闹京都,今天跑到碧海也大干一场?”陈皎揶喻道。
  “陈兄别笑话我,事情前因后果想必燕慎都告诉你了吧?”
  “他真是中国式典型知识分子,挨了打宁可自己咬牙捱着也不肯张扬,”陈皎摇头道,“本来燕常委指示把动手打人的全部抓进去,哪怕判一个月也得蹲足时间才放出来,反倒是燕慎竭力劝说,夜里就把两帮人全部放了。说来说去多亏老弟识时务,及时调来白翎压阵,换别人还真应付不了那种场面。”
  “明明出手的是她,京都圈子却把责任都推到我身上,真是岂有此理。”方晟摇头叹息。
  陈皎目光锐利:“燕慎说你为了何世风跟于道明较劲的事,跑到京都帮衬了一大堆事以换取对方谅解,怎么,还没办妥?”

  方晟长长叹气:“不,今天来为了另一桩私事……不,准确地说也是公事,公私兼顾,只有陈兄能帮上忙,别人都不行。”
  “噢?”陈皎饶有兴趣道,“在双江有于道明,在京都有于家、白家和燕慎,在碧海有爱妮娅,依我看根本没有你老弟办不成的事儿,等等,我明白了……”
  陈皎一字一顿道:“唯有爱妮娅自己的事!难道最近京都最高层又要动人事,我怎么不知道?”
  “昨晚……应该说是昨夜的消息,有六七位省委书记、省长要提前退二线。”
  “老天,你真是消息灵通,连我都……”陈皎下意识拿起手机要打,想想又放下,问道,“还有什么消息?”
  “没了。但有人退,就有人进,这是新老交替的必然规律。”方晟道。
  陈皎若有所思啜了口茶:“算起来爱妮娅任纪委书记已有三年多了,象她这样高学历、年纪轻且有海外经历的女干部,也该动一动……”
  听出他话中有话,方晟道:“但是,接下来陈兄想说什么?”

  “实不相瞒,之前家父跟我讨论过爱妮娅——她是中组部着力培养的栋梁之材,一直受到高层关注。家父说她有两个软肋,一是始终单身,不免令外界怀疑她的感情问题,甚至性取向,中国是传统意识占绝对多数的农业社会,又提倡家庭和谐,这是个缺憾;二是去年与FBI退役特工詹姆士频繁电邮之事,始终未有合理解释,相比第一个问题,这个问题是致命的。”
  方晟连忙说:“她提交过专门报告,详细说明詹姆士假冒华尔街好友主动联系的经过,白翎也代表反恐中心为她背书。”
  陈皎一笑:“没人核查,实质经不起推敲。”
  “听我说陈兄,美国人很狡诈的,就是利用她的海外经历故意制造内乱,实际上陈常委想必知道,当年去华尔街工作就是国家安排,她本人对于出国半点兴趣都没有,再说了,如果追求荣华富贵,贪图享乐,爱妮娅何必回国?凭她的勤奋和努力,足以在华尔街立足,十年奋斗下来少说也有上千万美元,对不对?”
  “唔……”陈皎摸着下巴微微点头。
  “爱妮娅还有个最大的优势,那就是派系色彩淡,因为刚毕业就被派往华尔街,之后回国没有直接进入官场,而在半官方背景的怡冠公司,她跟任何一派都没太接近,这在换届前夕硝烟的京都而言,恐怕尤其难能可贵,容易被各方所接受。”

  “我明白你的意思。”
  “今晚我直飞京都,请燕慎正式跟燕常委谈爱妮娅的事,另外于家肯定要出面的,总之不会让陈常委孤军作战!”
  陈皎不禁动容:“为了爱妮娅,你可真是底牌出尽!好吧,我答应帮忙,前提是老实交待你跟爱妮娅到底怎么回事?”
  方晟耸耸肩:“红颜知己。”
  “有句话是这样说的,男女之间没有真正的友谊,”陈皎狡黠道,“我父亲也会奇怪方晟为什么豁出命地帮她,必定有深刻原因。”

  “陈兄可以转告陈常委,方晟并非大家认为的那么好色。对于爱妮娅,方晟充满了敬重和欣赏,并坚信她是一心一意为国、为民奉献毕生心血的好干部,这样的人材如果埋没,实在太可惜了,真的。”
  陈皎脸色渐渐凝重:“老弟说得对,通过这段时间的观察,我也发觉爱妮娅为人处世的确如老弟所说,放心去京都吧,也许我会抢先完成任务。”
  傍晚的飞机,晚上飞抵京都上空时已是满城璀璨、华灯夺目。
  本想约燕慎出来吃个便饭,说到最后却在医院急诊会面。燕慎昨晚受伤不轻,有两处肿得厉害,不得不找医生看个究竟。
  燕慎第一反应是方晟余怒未休,特意折返京都找小松等人秋后算账,劝慰道冤家宜解不宜结,那天晚上他们虽做得过分,事后该弥补的都弥补了,连同赵所长等一干人也遭到不同程度的惩处,高抬贵手吧。
  日期:2018-08-16 06:5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