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的气味》
第158节

作者: 树妖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空气中是美酒的气息,黏合着初夏之夜的暖香。但
  也不及夏昼的香。
  她宛若从海中央来,深蓝、蓝珀两色交织的晚礼裙衬得她皮肤莹白,似皎月,又似人鱼,很少人能驾驭这种色系的裙装,因为太过深邃的颜色势必要深邃神秘女子才能穿出它的美。一宛黑色系带,她的腰愈发盈盈一握。裙
  摆伴着脚步,隐约就见脂白色的长腿,神秘里就多了诱惑。可
  这礼裙绝妙于对襟的黑纱,垂于身体两侧,襟上有蔚蓝色宽带,带上是手工刺绣的花蕊,中式与西式的结合,这便在款款之中就多了潇洒。陆
  东深于台上注视,总觉得天地间似乎被蔚蓝的海吞噬,她是深海之中的光亮。这
  件礼裙是他上次为她订制的,当时设计师问他有什么诉求,他想了想说,媚,洒脱。
  设计师当时笑问,世上还有这般女子?
  他笑而不语。
  没遇上她之前,他也不相信这世上会有这样的女子,媚而不妖,洒脱又邪,女子的风情和男子的潇洒集聚一身。礼
  裙做好后他就在想,这就是属于她的礼裙,有夏昼的媚情,有蒋璃的不羁。现
  在这么看着她,总觉得这世上最难得可见的女子就这么从海中来、画中来,挟着属于她的芳雅。
  这算是第一次见她穿裙子。

  犹记在沧陵时,偶听蒋小天跟别人提到她:我们蒋爷啊那是不屑穿裙子,现在随便牛仔裤t恤衫都俊得很,穿上裙子了那还了得?可漂亮了。当
  时他就在想,别看蒋小天一天到晚咋咋呼呼,但这句话说得倒是有眼光。夏
  昼径直到了台上,丝毫不在意台下的窃窃私语声。灯
  光如绵密的海浪,柔和地打落在台上的两人身上,一袭长裙的她,一身西装的他,煞是养眼。陆
  东深手插兜伫立,看着她沉默不语。夏

  昼朝前走了一步,陆东深岿然不动,任由她的上前,目光始终落在她脸上。她
  抬眼与他对视,问,“陆东深,那你爱我吗?”
  这般大有单刀赴会的架势令台下人阵阵惊诧,又有倒吸凉气的声响。媒体记者们眼睛都亮了,镜头如数对准台上,这是姑娘主动求爱的节奏?秦
  苏在台下沉静地看着这一幕。与
  她身旁坐着的是陆振扬,他也未动声色,目光平静,揣摩不透心思。倒是几位股东,有的皱眉,有的沉着气,面色各有异。两
  人前面是支起的麦克风,原本是用作陆东深发言的,现如今,夏昼的这番话传得清晰,而陆东深接下来的回答也势必是要回荡全场。

  他没避讳,眼里也没惊愕,甚至一丝犹豫都没有,他只回了一个字:爱。场
  下有炸开的预兆,惊诧声就如同海底暗流在撞击回荡。夏
  昼眼里也多了暗光浮动,跳窜着的是惊喜是欢悦,她没理会台下的惊愕涌动,盯着陆东深的脸继续问,“那你愿意这辈子都做我的男人吗?相信我保护我,不再有别的心思,也不再有别的女人。”
  这话问得更直接大胆。陆
  东深眼里深邃了几分,嘴角却忍不住上扬,说,“愿意。”
  台下彻底炸了。他
  们所知道的陆东深,堂堂陆门主席长子、叱咤商界的战神可不是这样的。陆门虽说早年就迁居国外,但依旧保有最传统的礼教,陆门儿郎自小就在这森严的礼教下成长,自然出落得礼节周全,陆东深自然在外人眼里做事说话作为周正。可

  今天,这般不合规矩的事竟也能发生,而且还是在这场很正式的庆功宴上。
  就连记者们都跟疯了似的,边惊叹边举着摄像头,生怕错落任何一个细节。
  夏昼抿唇浅笑,歪头,“你可想好了,有了我,你就不能再跟哪个女人牵扯不清,我眼里可容不下沙子,我不会像别的女人那样隐忍退让,逼急了我就会动刀子的。”陆
  东深眼里有柔情,“想好了。”
  夏昼心里暖得很,情不自禁地搂住他的脖子,在他耳边说,“我爱你。”陆
  东深窝心。“
  可是,怎么办呢?”夏昼把嗓音压得极低,“我闯进来才知道今天来了不少记者。”陆
  东深被她逗笑,回搂了她,抬手拍了拍她的后脑勺,“太任性了。”
  “我不管,你处理。”她把脸埋在他的颈窝,“景泞说你脸色不好看,我就想着千万别惹你生气所以就火急火燎地来了。”
  “好。”他沉笑。台

  下有记者按捺不住,“陆总,这位是……夏昼?”
  关于陆东深和夏昼的事,早先在天际就有传闻,说陆东深在沧陵一怒为红颜,这红颜指的就是夏昼,可也有人说,陆东深带回来的女人压根不是夏昼,只不过是顶着夏昼的名义,方便从沧陵地头蛇离世一事的纷争中脱身而已。然而,近日陆东深高调公布夏昼的存在,一时间让夏昼的名字频频曝光于人前,继而让大家开始相信,她真的就是夏昼。夏
  昼,外界了解的不多,但记者们相互一打听也就知晓,太富有传奇色彩的女子,如今,就站在台上。
  陆东深松开了她,大方地亮相于众目睽睽之下,他说,“是,她就是夏昼,陆门集团新任气味构建师,目前全权负责天际中国的全部气味构建工作。”台
  下一阵涌动,记者们跃跃欲试,七嘴八舌地问题抛出了一大堆,场面大有失控的趋势。陆东深抬手阻断了台下的躁动,转头对她轻声说,“跟大家打个招呼,剩下的我来处理。”夏
  昼暗自深吸了一口气,灯光绚烂中她看见了几张脸,有让她熟悉的,有让她浅愕的。她上前,贴着陆东深,面朝麦克风开了口,“我是夏昼,就是大家所猜测、所听说的夏昼。很荣幸能够担任陆门集团气味构建师。我的事没那么复杂,不过闲赋了三年又回来了,我想关于这点,台下一位老朋友最清楚。”说到这,她顿了顿,目光穿过灯光落在宾客席上的白裙女子身上,轻轻一笑,“对吗,季菲?”js3v3

  全场的目光都落在季菲身上。人
  人都知道季菲,闻术协会副会长,年纪轻轻就一跃成为陆门集团的气味构建师,手底拥有6支最具权威的气味分析和调香团队,调香师分别来自于全球各地,每一位都有奢侈品调香经验。很多媒体提到她,就会称她为最具嗅觉天赋的气味构建师,但也有媒体会加个前缀:继夏昼之后。季
  菲端坐,任由众人目光在她身上打量,如星的光打落在她的白裙上,她看上去异常温婉,面对夏昼的隔空“问候”,她只是轻轻一笑。
  大有四两拨千斤之势。可
  记者们都不是第一天出来闯的,这其中的暗涌波浪哪会看不出,一时间更是沸腾。但这沸腾很快就被陆东深给压下去了,又简单地说了两句,然后牵过夏昼的手一同回到了台下。

  有一张椅子始终是空着的,上面没贴名字,但像是景泞他们都很清楚,那位置是留给夏昼的。果
  不其然,陆东深就带着她回到那张椅子上,他则坐在她身边。
  台上司仪继续,媒体的关注又回到项目上。“
  陆门的几位股东快被我气死了吧?”暗影里,夏昼低声问陆东深。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