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厂长的隐秘生活》
第243节

作者: 猪大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当天正午就有人入室抢劫绑架人质,最终被击毙,据传,此人正是前一天晚上与自己的大哥发生内哄,从而一举干掉五个人的吕明,外号,黑仔!
  “那女人怎么样?”
  方长盘腿坐在公墓中一块墓碑前,旁边是一脸轻松的赵海,还有哭成狗的小地主。
  听到方长的问题,小地方把鼻涕醒进万年青丛当中,拿肩膀上的T恤往脸上抹了一把,然后才说道:“录完口供出来了,在医院住着呢,这婆娘怕是吓坏了!”
  “吓坏了?”方长笑道:“职业情妇,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她要是吓坏了,你们早就完蛋了。”
  小地主定了定神,看着方长道:“为什么是我们完蛋了,而不是你啊?”

  方长呵呵一笑,这笑容让小地主背心一凉,咬了咬舌头,赶紧闭嘴不敢坑声。因为他知道,如果想对方长起了什么歹念,恐怕没有开口的机会。
  “大仇得报,你可以安息了!”赵海在石碑上那张照片里青秀的脸上抹了一下,然后拿起一瓶二曲拧开盖子,往墓碑上淋了一半下去,然后咕嘟咕嘟把剩下一半的白酒全部都喝了下去。
  方长看着小地主,好奇地问,“你这么难过,怎么不来两口啊?”
  小地主的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一副打死都不喝的样子。
  “乔丽好像有点无辜啊!”

  听到赵海终于说出自己心头那难过的一关时,方长微微一笑道:“听过一句话没,雪崩来临之前,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她是被乔丽亲自推上了金老鬼的床,小地主应该清楚,你姐当年离家的时候是不是说有什么姐姐介绍她过来打工的。”
  小地主全身一震,惊道:“对,我姐当年就是这么说的!”
  赵海一听,再也没有郁闷的感觉,深深吸了口气,在酒劲上来之前,问方长,“黑仔说的那个汪梅……是谁啊?”
  “也许以后你有机会知道的!”对赵海和小地主,还是要保持点神秘,不然的话,怎么驾驭这两人啊?要知道他们两人以后还有大用处呢。
  “回去睡一觉,明天早上来乔山镇找我,你们有新工作了!”方长丢下一句话,在无数的坟墓中穿过,下山。
  其实这一局对方长来说算是半设半赌,如果黑仔脑子不发热去堵蔡勇的小三,黑仔这颗雷就得他亲自来拆。
  金原四大头马当中,其实最聪明的就是黑仔,这家伙装了好多年的傻比,一直让自以为聪明的鸡眼当了这么多年的军师骗了所有的人。

  金原以为黑仔才是那个最忠心的人,让他盯着鸡眼,防止这家伙的私心爆炸。
  然而事实上,鸡眼只好色不胆小,黑仔手黑脑子却不傻,金原把最傻的赤龙留在身边看上去图他的忠心,其实是人傻容易犯错,好管理。
  人这个东西其实太可怕,因为心眼多,总会胡思乱想。
  如果不是黑仔在埋那对老不死的东西时问出了一点东西,然后顺藤摸瓜地找到了赵海,这件事情没这么容易搞定。
  因为赵海告诉他,机会只有一次,你抓住,以后就是老大。

  黑仔抓住了,于是见了阎王爷。
  这一夜,方长睡得很沉,睁开眼的时候,周芸就坐在他的床边。
  慌忙间,方长把那个有点蔫儿的充气娃娃给扔下床,苦笑道:“就想抱个东西睡着踏实。”
  周芸一脸血红,啐了一口,哼道:“你知不知道几点了?”
  方长拿起手机来一看,卧草,十点半了。
  一拍脑袋,方长从床上弹了起来叫道:“我马上给你做早饭。”
  “等你做早饭,早饿死了。”周芸白了方长一眼,起身出门后,算是松了口气,打了十几个电话这混蛋也不接,睡得跟死猪一样,还以为他出什么事了呢。回头看看方长一脸懵逼的样子,周芸甜甜一笑,赶紧回办公室去了。
  方长每次在完全一个任务的时候,都会用睡懒觉的方法来犒劳自己,当是一次彻底的方松了。
  看了看十几个未接来电,居然没有一个是赵海打来的,方长的第一反应就是……完蛋了,可能出事了。
  于是马上给赵海打了个电话过去,过了好久才接通,疑道:“我特么让你来乔山镇找我,你去哪儿啦?”
  “局子里!”
  方长心中一紧,暗想,局子里?真出事了?不对啊,出事了接不了电话的,于是问道:“你没事跑局子里干什么?”

  “小地方……嫖昌被抓了!”
  噗……
  方长哭笑不得地把电话给挂了,然后已经到了机械厂的大门口,老宁一下子从门卫室里冲出来拉住方长道:“小方小方,你知道吧,十方被连锅端了!”
  “啊,真的啊?你怎么没被一锅端啊?”
  “去,说什么呢!”宁涛拿手在脸前扇着风大叫道:“我老宁已经戒赌了,跟我有什么关系啊?”
  “那不挺好了,趁早断了你的念想,省得你没球事干,天天在人家门前瞎晃!”
  “啊?”宁涛心中一紧,叫道:“这个你都知道啊,嘿嘿,不说这个……你说怪不怪,吴金贵他们想往赌场里钻,硬是被挡出来,野外队的那晚落网的可是一个不少,曰特先人呼,抓了野外队七八个大班技师呢,这下子野外作业处要炸了。”

  这对方长来说没什么大惊小怪的,不让这帮子大班技师给关进去,野外作业处又怎么可能把他们给开除了呢?
  对方长来说,这计划当中,最划算的就是这笔收益了。
  “你跟他们很熟吗?”方长随口一问。
  宁涛嘿嘿笑道:“那可不?这帮老家伙原来可没少赢我的钱,每一个都是野外队的赌神,十赌九赢。你说说这老天爷为什么这么不公平,野外队能赚钱不说,还特么地带横财运!不过这次算是彻底倒大霉了,哈哈……”
  瞧着宁涛那兴灾乐祸的样子,方长一阵无语。懒得理他,然后去了周芸的办公室。
  “不抱着你女朋友再睡一会儿吗?”周芸红着脸问道。
  “别闹,有正事跟你说!”方长一本正经地说道:“听说野外队有几个技师大班聚赌被抓了!”
  周芸双手离开键盘,抬眼皱眉问道:“他们被抓了关我什么事啊,我们现在又跟野外作业队没什么关系!”
  方长没急着说话,而是一脸不怀好意的笑容坐了下来。
  周芸一看他这贱表情,就知道他没安什么好心,脑子一转,摸不到方长在想什么。
  “死东西,你说不说!”周芸咬着牙就从办公桌后面朝方长扑了过去,这一情急直接就跨坐在方长的身上,掐着他脖子一阵乱晃。
  方长吐出舌头来两眼一翻白,整个人都没了知觉一样瘫了。
  这反应可把周芸给吓坏了,花容失色地捂着嘴,正想看看这家伙怎么了,突然感觉一震,顿时红着脸夹着就从方长的身上跳了下来,大叫道:“你无耻!”
  方长嘿嘿一笑,坐了起来,双手自然地撑在双腿间的沙发上,一个大男人耍俏皮总是有他的原因的,一边化解着尴尬一边可耻地卖萌。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