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的气味》
第157节

作者: 树妖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蒋璃推开更衣室西侧衣柜柜门时,内嵌的几盏水晶灯一亮,里面的衣裙堪比星光还要夺目。一整排的晚礼裙,各色各款,出自全球名家设计之手,限量的、定制的都有。晚礼裙旁又设有暗格,每一处暗格
  里都有一款搭配手包,明星款、非卖款等等,相互间衬着高贵。
  有一款晚礼裙是用三维衣架支撑,赤炎的红,裙摆拖地,如烈焰灼烧。蒋璃抬手轻抚裙摆,细细轻纱捻在手指似皮肤柔软,耳畔是曾经的欢笑言:
  “这件礼裙留着,以后咱俩谁坐上会长的位置谁就穿。”
  一些过往凝固下来就成了痛,像是匿藏在脑细胞中的疾,时不时会窜出来折磨得让人痛不欲生。
  蒋璃深吸一口气压了这疼,手指一挑,将悬挂旁边的那件晚礼裙摘了下来。
  入夜后北京是座病了的城,血流不止又无法顺利畅通,如在高处眺望,就像是被时间的镰刀屠城。
  蒋璃收拾好到了停车库后看了一眼时间,距离景泞告知的开始时间只剩下二十多分钟。从她的住所到天际酒店不算太远,但这个时间点,开车加堵车没有近一个半小时下不来。她低头瞅了一眼身上的衣服,总不能穿着这身去挤地铁吧?暂且先不说她有许多年没坐过地铁压根就找不到进站口和出站口,就算是熟悉路线,她顶着这一身行头在晚高峰跟人挤地铁也不现实,再遇上个
  咸猪手,依她的性子肯定会打得对方手残,一来二去反倒耽误时间。
  蒋璃的目光从车子跃过去,车库的角落里停着辆车,用厚重的防尘布蒙着,那辆车被尘封了三年之久,哪怕是她回来的这些时日,她都不曾有勇气掀开来看上一眼。

  她走上前,捻着防尘布的一角,少许,蓦地掀开。
  防尘布在空中扬起如浪的弧度,一辆黑色重型摩托于眼前,依旧光洁如初,机身似黑曜石般耀眼。
  这般重型卡司,曾经是她的最爱,肆意潇洒地欢脱在北京的街头,像极了曾经不拘不束的岁月。
  蒋璃跨了上去,礼裙的弧度多少限制了自由,但还好,足以让她发挥。启动了摩托车,霎时,车子的轰鸣声响彻了整个车库,如低音炮似的绝响,拉扯着她对这摩托车的熟悉。

  她掖好了裙角,一手抚了抚车头,轻声说,“久违了老朋友,我,夏昼回来了。”
  今晚的庆功宴分两部分进行。
  项目发布和晚宴。
  项目发布部分是由媒体在场,进行全程跟踪报道,晚宴部分则是不对外报道,媒体记者们可以留下,但不允许开机器偷拍。

  庆功宴倒计时时,景泞又来请示了一下陆东深,询问是否正点开始。陆东深正在跟陆振扬和几位总部的老股东攀谈,其中一位股东闻言景泞的话后略感奇怪,“是哪位嘉宾还没到吗?”
  景泞无法作答,只等陆东深的决定。
  陆东深抬腕看了一眼,又扫了一眼景泞,景泞何其聪明,自然明白陆东深这一眼的含义,不着痕迹地轻摇了下头。
  陆东深眼里如暮色般低沉,转头看向问话的股东后唇角含笑,“没有,大家都到齐了,父亲,几位世伯都先入座吧。”又叮嘱了景泞,“准时开始。”
  景泞点头,“好,陆总,一会发言的环节我再跟您确定一下。”
  陆振扬和股东们出去后,景泞叮嘱会场司仪时间,然后摊开文件跟陆东深最终敲定发言流程。
  他的目光落在文件上,心思却不在上面。
  景泞的声音也似乎越来越模糊,直到飘至九霄云外。上一次他也是这样久久等候,等到宴会快开始,等到宴会快结束,主办方是他合作多年的伙伴,笑着跟他说,你这出席个场合不带女伴的毛病得改一改了,总不能让人觉得你不喜欢女人吧,哪怕是场面上
  的女伴怎么着也得备一个。
  其实他想说他带了女伴,只不过,被女人放了鸽子。
  今晚……
  夏昼,你的心思到底在谁身上?
  或者真是他一头热,他希望她能来,希望她能明白自己的心思,希望她能当着面跟他说一句,陆东深,我爱你。
  原来,等一句话跟等一个人一样耗尽心力。
  一路穿行车海,蒋璃似深海的梭鱼,尽管引起众多抗议的鸣笛声。抵达天际酒店时,庆功宴已经开始分钟了。

  门口有人泊车,门童瞧见一辆重型摩托赫然出现后吓了一跳,拼命打手势要蒋璃停到地下车库。
  蒋璃哪有那个时间再去停车?再者,要泊车小弟去停车也不大现实,扫了一眼车上的指示时间,急了,手腕一转,一个猛加油门,摩托就跟猛兽似的,眼瞅着酒店大厅的门一开就极速地冲了进去。
  身后惊呼声不断,偌大的酒店大厅都是摩托车的轰鸣声,隐约间是保安的呼天抢地,“站住!停车!这里不准车进!”
  身后有人追。

  蒋璃更是不管不顾,都已经这样了,她再停下来反倒误事,一咬牙,又是一个猛油门加上来,摩托车就蹭地窜上了旋转楼梯。
  二楼宴会厅,千平的面积,宾客们按照席位依次坐好。
  景泞精挑细选,最后敲定了家媒体,不求多,只求权威有话语权。
  陆东深作为天际实业的负责人亲自上台参与项目启动环节,与政府项目交接人当场签订合约后,领导们到台下入座,他要代表天际做发言词。
  一身工整的西装,领带袖扣细节处都是一丝不苟,陆东深像是聚了所有的光芒于身,风度潇洒。
  只是,他刚开口讲话不到半分钟,只听会场的大门被一股巨力撞开,伴着震天响的摩托车轰鸣声。
  两扇大门缓缓而开,轰鸣声也随即落下。

  到场的所有宾客都吓了一跳,纷纷回头张望,却在见到眼前这幕时骤然一惊。
  台上的陆东深也愕然,在瞧见摩托车上的身影后,眼底的愕然消退,嘴角的弧度松动了。
  两扇门开,中间是空着的通道,被灯光映得如深海般蔚蓝。
  蒋璃的摩托车停在了门口,熄了火,她下了车。身后很快追上来酒店保安,还没等嚷嚷,她将头盔一摘朝后潇洒地一抛,那保安就接了个正着。

  她微微侧头,说了句,“有什么事你们陆总担着。”
  保安的嘴里快能塞下鸡蛋了。蒋璃转过头,看着站在台上的陆东深,如神祇般尊贵。她知道周遭太多目光,挺直了脊梁,一步步朝他走过去。
  记忆会更迭,大脑似精密仪器,总会悄无声息地用新的记忆覆盖旧的记忆。但
  都说,如果一幅画面里有了气味的留存,那就会刻在脑子里一生一世难以忘记。天际酒店二楼的宴会厅,可谓是能称得上是大中华区最美轮美奂的场所,就拿今晚来说,整个会场宛若夜色下的海洋,四周通体的落地液晶都变换着蔚蓝色,又有繁星点缀,宛若带带银河穿梭在会场周围,夜色与蔚蓝色交相呼应,神秘又壮阔。
  日期:2018-11-23 18:4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