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737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待遇方面会有补偿,这是中组部一刀切的政策,刀砍下来不看人的,再说做到这个层面多少总有这样那样的问题,京都高层平时睁只眼闭只眼,可你要是不听话那得两说了,对不对?”
  “出发点是什么?”
  爱妮娅手指在桌上画了个圈:“还是为了换届呗,未雨绸缪输些新鲜血液,这些位置都是明晃晃的谈判砝码,事成之后有回报的。”
  方晟明白了:“你在碧海三年了,从纪委书记到省长不算提拔,却是至关重要的一步!”
  “纪委书记这个位置太得罪人,而且做久了会给京都高层定式化印象,认为这个同志纪委工作干得不错,那就到中纪委吧,对我来说并非好的出路,我的目标是从政,抓经济和国计民生,而不是整人。”在方晟面前,爱妮娅毫无隐瞒。
  “你在中组部的人脉呢?”
  “这种大事哪说得上话?能深夜第一时间透个气已经很不错了。”
  方晟思忖道:“陈常委主管中组部,人选名单必定要中组部拿,所以……上次陈智慧的事陈家父子承了你的情,现在该有所回报了。”
  “那种小事不能作为筹码。”
  “噢,那也是,顶多算感情投资,让陈常委知道有个纪委书记叫爱妮娅,这个人还不错,”方晟点头道,“省委书记、省长人选是常委之间、不同势力的博弈,牵一发而动全身。”
  “所以……”爱妮娅目光定定看着方晟。
  方晟道:“我明白……今晚就到碧海跟陈皎聊聊,不管成与不成,要让陈家父子知道我的想法。”
  “这是第一点。”爱妮娅竖起一个指头。
  “呃!”方晟愣住,过了半晌道,“好吧,单通过陈皎找陈常委当然单薄了些;我要去趟京都跟老爷子谈谈,当然燕慎那边也要打个招呼,别的……没有了吧?”
  “三管齐下,这就差不多了,”爱妮娅满意地笑道,“陈常委的身份只能表示赞同或反对,具体工作还得于家在幕后策划,另外常委会里有燕常委出面支持,效果肯定不同。”
  “只是,于道明也很想更进一步,于家会不会利用这次机会?”
  “于道明当省长、省委书记,对于家的整体势力影响不大,除非能进政治局。有于云复拦在前面,他永远做不到。于家正在京都进行攻防大战,关键时候不会给别人落下口实,但帮我说话就不同了,我会成为于家强有力的外围势力。”

  看来爱妮娅把整件事都想透了,方晟道:“我拚尽全力做这件事,有什么好处?”
  “好处?”
  爱妮娅蹙眉看着他,半晌莞尔一笑:“你很久没跟我针锋相对了,这是否让你体会到乐趣?”
  “我想要的是曾经有过但你不再给予,我倍感怀念的乐趣。”方晟影影绰绰说得不是太透,聪明如她者却是一听便知。
  白皙的脸庞泛出浅浅红晕,象煞了熟透的桃子,白里透红,让人涌起忍不住咬一口的冲动,方晟都看醉了,呆呆端着茶盅一动不动。
  “我是独身主义者,把毕生精力投入到工作是早已坚定的人生方向,黑潭山那晚是个错误,我真的昏头了,而且也为错误付出高昂代价,险些陷于万劫不复,别再诱惑我,让我勇敢地一个人走下去,行不行?”
  方晟叹道:“你想彻底忘掉Phoebe,终身不见,变成你二姐的儿子?”
  爱妮娅怔怔落泪,旋即飞快地擦掉,幽怨道:“都说了别再诱惑我……在商量大事呢,正经点!”

  “就今晚,不,中午,一次。”方晟笑眯眯看着她。
  爱妮娅腾地起身,走到门口又停住,转身道:“等我成为省长那晚,一言为定!”
  说罢打开包厢门,头也不回地离开。
  方晟独自坐在包厢,自斟自饮整整喝掉一壶茶。
  最近不知怎么了,从黄中将晋升上将起一连串人事方面的麻烦事,最终都找到他头上,自己简直成了风暴眼中心。
  自己的问题还悬而未决,却要成天为别人奔走,而且把京都作为主战场,真没枉了组织部长的名号。

  不能乱,麻烦得一件件解决。
  方晟先拨了个电话,让芮芸下午启程去京都会见蔡副书记和牛博士,装模作样签订战略合作协议,金额就按三百万给,不打折扣。
  芮芸顺便回报了与昭阳风投秦总签订协议后的进程:按事先约定,潇南德亚给昭阳风投一个副总和一个财务副总监的位置,两人很鬼,刚上任就着手摸企业家底子,幸亏她和周挺早有防备,提前以租赁、技投物投等方式向杭风电子转移了部分优质资产。
  “下一步把主要市场逐步让给杭风电子,潇南德亚主要承担原材料加工、半成品生产和履行债务。”芮芸说。
  方晟颌首道:“不要太急,给陈景荣幡然醒悟的机会,如果他执迷不悟一直下去,那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
  “到时关门打狗,保准他跑不掉,”芮芸说到这里顿了顿,道,“还有件事,关于周小容……”
  “前些日子开了两家网吧,生意怎样?”方晟关切地问。
  “筹集阶段事情多,她跑来跑去蛮开心的,亲自参与设计、装修,选购电脑、配置服务器等等,网吧投入运行后突然闲下来,又不适应了,成天琢磨要做别的生意……”

  “那就多开几家连锁呗,省城的市场很大,只要有足够启动资金肯定有回报。”
  芮芸叹道:“我这样劝过,她说重复劳动没意思,想做刺激点的,免得成天在家无所事事。左思右想,我建议她开家工厂做实业,比如不锈钢非标准件、模具加工之类,只要有可靠固定的上游客户,纵使行情不好也能维持段时间,不会出现大起大落的状况;同时非标准件和模具加工也需要不断拓展客户,正好让小容四处走走,您看如何?”
  “这方面辛苦你多把关,多帮她出谋划策,其实她真不是做生意的料,偏偏坐不住,”方晟无奈道,“但注意你不要有资金进去,这是原则。没客户我可以帮忙想办法,就是不能发生资金往来,否则将来查出来又是麻烦。”
  “我明白。”芮芸干脆利落道。
  第二个电话打给徐璃,她正在京都机场候机厅。经过辗转拜托,好不容易透过京都大学同乡会找到何焱,昨晚经校友精心安排在某个酒宴“邂逅”。她委婉请何焱跟何世风打声招呼,并说身边有几位能跟校领导说上话的密友,“是那种能开门见山直接说事儿的关系”。何焱很感兴趣,拉她坐到角落里谈了十多分钟,主动记下她的名字,并把自己的履历发到她微信上。
  “如果近期学校方面有所动作,证明我没说谎,肯定对何焱有所触动,毕竟他在‘双副’位置太久了,对了,昨晚你也在京都而且闹的动静很大?”

  真是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
  方晟苦笑道:“我是受害者……可谁都不信,算了,傍晚我又要去京都,这回保证低调从事。”
  “咦,你不是早上刚回双江吗?”
  “又摊上事了……”
  中午方晟乘坐高铁来到碧海市。
  日期:2018-08-15 18:5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