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古眼:拥有一双看透世间一切赝品的眼睛后》
第800节

作者: 金元宝本尊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在这些天里,金锋重点把打捞上来的东西全部整理出来。
  有旁边斗牛士王国的护卫舰看着,也不怕那个剪径毛贼不长眼都是例来送死。

  当时装船的一百多个箱子,完整器占了绝大多数。很可惜的是大部分的瓷器全都碎了残了。
  海底还捞上来是上万片残器碎片,看得金锋直摇头。
  海底这些碎片金锋其实是不想要的,一是拼凑复原需要耗费大量的时间和精力,自己并没有人手,做起来相当费劲。
  第二就算拼凑齐全了,也值不了几个钱。

  不过这些东西都是当年自己买下来换武器的,全是精品级的,就这么丢了金锋也不愿意。
  于是乎,这批碎片金锋下令全部装箱带回去。
  那些个箱子里的瓷器碎片残器稍微有些价值,修复起来非常容易,修复以后价值也不低。
  每一件碎的瓷器金锋全都捡出来用放进泡沫小箱子单独存放,并做了标注。

  几十个大箱子里,侥幸逃过海难的瓷器不过寥寥一百五六十件,还有十几件有冲有裂,看得金锋直摇脑袋。
  这些瓷器里大多都是清三代的青花、粉彩和珐琅彩,少数的明代中期的瓷器。
  永宣时期的青花和釉里红根本没有。在民国初年的时候,这些东西的价格就已经非常的昂贵和稀少。
  值得庆幸的是,有一件唐三彩的骑马侍女俑让金锋的心宽慰了不少。
  这尊侍女骑马俑高近一尺,黄色骏马腾空,上骑一个绿衣侍女,戴黑色乌纱帽,神态安详。

  釉色匀净无瑕疵,配色自然,侍女跟马儿的刻画也极其的生动,相当的接地气。
  马和骆驼是唐三彩里的最具特色的彩俑之一,最著名的当属故博里的胡人骑骆驼的那尊巨型唐三彩。
  那尊可是少见的国宝,高整整七十公分,宽半米。作为陶俑来说能保存至今,非常的难得。
  金锋手里的这尊三彩个头小了点,但在众多三彩当中也是出类拔萃。
  其他的明代万历的青花釉里红龙盘也是个好东西。在那时候,万历是最后一个使用苏麻离青料的王朝,虽然比不了宣德成化做的东西,但小物件做得非常的精美。

  万历时期,青花不再属于皇室贵胄专用,加上万历开了海禁,资本主义开始萌芽,各种青花瓷的品种剧增。
  各种专门针对出口的外销瓷多得伤心,看得人眼花缭乱。
  这个时期器物的变化很大,也间接的影响了整个明末到清初的瓷器风格。
  普通级的万历瓷器确实不值钱,但官窑却是不一样,毕竟是给皇帝做的。
  现如今的拍卖市场上,像万历的官窑精品怎么也得百万以上。
  这个青花釉里红的龙盘价格不会低于两百万。
  在他的旁边,还放着一个五彩海水云龙藻纹的罐子,也是妥妥的皇宫器物,可惜有一道八公分长的冲。
  几百万的东西,瞬间缩水了百分之七十。
  最值钱的当属两件东西,一个乾隆时期的青花葫芦双耳瓶,这属于重器,完整无暇。
  撇口,短直颈,圈足外撇,青花打底,绘如意云纹、莲瓣纹。
  中间是极其罕见的红彩八宝纹,下葫芦正中绘着一头狰狞凶狠的红彩盘龙。
  器型端重,画工精湛,一看就是出督陶第一人唐英的手笔。
  这个宝贝在2009年光棍节那天在瀚海拍卖会上拍出了八千七百万的天价,创出了当时国内瓷器拍卖的最高纪录、
  还有另外一件,是南宋时候龙泉窑的青瓷把手杯。
  把手杯的样子就是一个平平的小碗加了一个握把。
  杯为敛口、鼓腹,矮圈足,如意形单把。
  这是最典型的南宋龙泉窑的粉青瓷,青如玉、明如镜、声如磬。
  釉凝厚如玉,白中泛青,色泽典雅,胎质精良,杯子后面阴刻着金玉满堂四个字。
  外壁刻着莲瓣文,摸着凹凸不平,手感却是非常的舒服。
  这个东西市面上根本没有,有几件全在博物馆里,而且都是残器。
  这个把手杯也是相当的幸运,在整个箱子里全是碎片中唯独这一件完好无损,也是一个不大不小的奇迹。

  足足忙活了差不多三天半的时间。把所有箱子里的瓷器每一件清理出来装箱,金锋这才去关注其他的东西。
  弓凌峰是卸岭派的,这些年也做过不少的单子,对于墓里的东西也算是有一定的了解。
  在金锋弄瓷器的当口,弓凌峰就带着他的儿子侄子专门清点整理其他箱子里的器物。
  七世祖的三层游艇全部被器物占领,成了垃圾市场一般,几乎每一个角落都堆满了各种器物。

  箱子里有不少的石雕佛像,在经过大海难后损失惨重,跟那些瓷器的命运一样,大部分碎裂成了几瓣。
  不过金锋不在乎这些。
  因为这些石雕佛像,那就没有一件是真的。全是赝品。
  当时天都城的琉璃厂有专门的顶级工匠仿造各个时期的佛像和佛头,水平相当的高,很多老鸟都得打眼。
  更别说那些个老外们了。
  在当初导致大量文物古董流落海外的原因无非就两点,欧罗巴白皮们对神州的古董趋之若鹜,还有一个就是价格。
  便宜得伤心。
  当时欧罗巴还没经历一战,各个国家靠着殖民全世界经济好得不得了,富裕得一逼。
  加上当时的文化氛围,都对收藏神州古董为上流社会的标志。

  说白了就是钱多人傻。这也给了当时神州的文物贩子们极大的可乘之机。
  瓷器木器漆器之类的,还用不着作假,佛像青铜器一类的那就有空子可钻了。
  反正坑老外,也是坑得心安理得。
  就白皮们那点眼力界,能看出来这些佛像的真假才怪了。
  佛像佛头和石雕金锋没有过多关注,也不说破,这些东西到时候拉回去,也能蒙不少人。
  妥妥的阴人大杀器。
  剩下的青铜器物件并不多,大多都是以两汉时期为主,在海水里面浸泡了一个世纪,锈迹斑斑比出土的还要烂。
  像出土的青铜器清理起来非常的容易,但对于泡海水里的青铜器,金锋还真的有些头痛。
  因为在青铜器在海水里绘吸附大量的盐分,不但会对青铜器的器身产生严重的破坏,更使得清理清洗变得异常困难。
  在神州和世界历史上,海里出来的青铜器的清理保护确实是一个前所未有的难题。

  这是连金锋都没遭遇过的事情。
  思考了很久之后,金锋决定做一个实验。
  鉴于船上的条件限制,金锋只拿了一个青铜豆做了实验。
  青铜豆的样子顾名思义就是器身像豆子一般,有盖子,下面有鼎足。这是老祖宗们的礼器,也叫食器。
  最先是用来放腌菜和肉酱调料的。这种东西别看小了点,但在商周时代,可是要王侯一级的才能用。

  高二十三公分的青铜豆的壁本就薄,加上在海水里中无情的浸泡了一个世纪,海水的盐分咬噬跟青铜器里的成分发生了化学反应,导致整个器物遍布着一层诡异的锈皮。
  这样的青铜器真的不值钱,用来做实验最好不过。
  就着豪华游艇的厨房,烧一大锅清水,把青铜豆放置在其中熬煮。
  往往最神秘的方法其实也就是最简单的法子。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