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未冷,大圈》
第1179节

作者: 龙易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就说么,你是没那么容易死的”四个人都感慨着上前和高维成拥抱了一下。
  高维成拍了拍他们的肩膀说道:“但我在外界确实已经死了,哈哈······”
  高维成跟这四个年龄相仿的中年溜溜达达的漫步在海边吹着海风,听着波涛拍打着岸边的岩石。
  “我要是不死,那就有太多人想要对我上纲上线了,我死了也能让不少人都把心给放下了”高维成冲着四个人拱了拱手,说道:“几位都是我这些年来路上相伴的挚友,我呢请你们来就是有一事相求,希望大家能给我个帮衬,让我把这最后的难关迈过去”

  四人一听都略微的拧了下眉头,谁都没有率先吭声,他们明显也品出来了这个忙肯定不是那么好帮的。
  高维成顿了顿,接着说道:“事后,我在加na大的这间公司就作为回赠,以后全盘都交给你们······”
  四人又同时一愣,忍不住问道:“这可是你几十年打下来的心血啊”
  高维成摆手说道:“心血确实是心血,但我死了后也就不可能在继续长期操控下去了,难不成我最后还得带到棺材里去?我就宁宁一个女儿,我从来都没有要求过她一定要继承什么家业,女孩么能过上不愁吃穿的日子,找个体贴可靠的男人就可以了,我可没想让她去当什么撒切尔儿夫人,她也不是那个样子的,我留下的钱已经足够她肆意挥霍几辈子了,我让她暂时进入公司董事会,只是想借我的死她的接班来看看,到底有多少人在惦记着这块大蛋糕呢”

  “等这边事了,我就带着女儿远走他乡了,从此风花雪月笑傲江湖,不沾一点世俗的烟火了·····”
  “人活一世寥寥数十载罢了,该有的都有过,我也不争什么朝夕了,还剩下二三十年好过,我就想着能品品人生就可以了,其他的一概都不再较真了”这个时候的高维成,宛若一个看透了世俗苍桑的老和尚,披上袈裟瞅着肯定就是一脸仙气飘飘的。
  “你送给了我们一块大肥肉,但看起来这个忙却也不太好帮啊?”四个人对视了一眼,其中一个点头说道:“行吧,你说说看然后我们量力而行!”
  商人逐利,高维成在许诺下了足够大的利益后,才稍微打动了下他这几个多年来在生意场上互相扶持着交下来的朋友,他们这几个人坐在一起,跺跺脚都能让整个加na大的资本市场颤一颤。
  高维成的手下没有大圈那种身经百战的战犯级人物,也没有德雷克下面那些穷凶极恶的罪犯,但高维成的身边却有那么几个站在金字塔顶端的金融大鳄,不用刀枪,光是用资本操作也照样能让人血溅三尺。
  三天后,高维成出殡。
  高维成被安葬在了多伦多市郊的一处公墓里,他的安葬可谓是一切手续都简单快捷化了,本着特事特办的原则处理的。

  原本,高维成被炸死在了海上的游艇里其中还有另外几具尸体,这应该算是一起严重的刑事案件,正常的过程应该是他先被尸检确定死因,然后警方开始侦破,寻找凶手,最后才是结案,按照常理来讲案子没破的话,他的尸体一直都得躺在冷柜里才行,肯定不会在一个星期左右就被下葬的。
  不过,如果是一般人的话肯定是按照这个节奏来走的,但高维成的死涉及到的方方面面太多了,天知道会有多少双眼睛在盯着他,巴不得他的死因早点尘埃落定呢,因为高维成一死有太多人无处安放的心全都撂下了,所以警方和官方几乎非常默契的就达成了一致。
  市郊公墓外,停了一长溜的汽车,黑压压的站了不少人。
  高维成的墓碑上贴着他的一张相片,摆着不少祭奠的鲜花。

  高宁宁哭得跟个泪人似的被永孝搀扶着,旁边站着安邦和何征等人,还有高维成公司里的股东,高管和一些政fu方面的人士。
  他的葬礼是采用西式的,牧师念叨了一篇诵词缅怀下一代人杰什么的就算完事了,远没有中式化的那么繁琐。
  “你猜老高现在会不会喷嚏都打个不停的?被这么多人念叨,脑袋不得嗡嗡直响啊?”何征在安邦耳边小声的嘀咕着。
  安邦说道:“他啊?他脑袋疼不疼咱不知道,但我肯定的是,从今往后有太多人脑袋要疼了,被高维成这样的人在黑暗里瞄着,算计,使阴招,你说谁能扛得住啊?在明面上都不一定是他的对手呢,背后捅咕那不得给人疼死啊?我挺庆幸的是咱们和他握手言和了,这要是还继续敌对下去,哎,那肯定都是眼泪啊”
  何征顿时笑了:“啥也别说了,感谢咱孝哥吧!”
  “感谢孝哥,哈利路亚······”安邦呲牙笑了。

  葬礼完事了之后,祭奠的人开始各自离去,安邦从公墓里出来的时候,就看见对面停着一辆加长的房车,落下的车窗里,坐着德雷克正在朝他招着手。
  “这老狐狸啊绝对是个演技派的角色,你看他冲着你笑的,好像你俩都要相濡以沫了呢”何征手插在口袋里,断然说道:“肯定是要跟你说和的,脸皮这东西真没处说去”
  “呵呵,装呗,我也会”安邦朝着对方挥了挥手,然后迈步朝着对面的房车走了过去。
  “咣当”
  司机给车门关上,车里就剩下安邦和德雷克两人了,对方递给他一只雪茄,安邦推搡了下抽出根烟说道:“我还是习惯这个,谢谢”
  “呲啦”德雷克划着一根火柴,给安邦点上后,又凑到了自己的雪茄前面“吧嗒,吧嗒”的嘬了一口,吐着烟问道:“安,我们还算是朋友么?”
  “这话是从哪说起的呢?咱们一直不都是么?”安邦面无表情的张嘴就来了一句瞎话。
  德雷克接着说道:“最初大圈来温哥华的时候你找我,我原本可以有无数个理由拒绝你的,不过当我第一次看见你的时候,我就从你的身上看到了我年轻时候的影子。那时我就有预感,给你一段时间你肯定又是第二个德雷克了”
  安邦顿时眯着眼问道:“第二个你?哈哈,那德雷克先生不害怕么·······”
  这个时候的德雷克不光是个演技派,还是个能煽情的种子,一点不夸张的讲,他现在和安邦说的每一句话都是肺腑之言,而他的肺腑就来自此时自己放下面子主动来求和这一点上。
  实事求是的说,德雷克现在是想和大圈握手言和的,至少目前他非常想把争端放下然后全力去处理高维成遗留下来的摊子,而根本不想招惹上一个这么强悍的敌人。
  一心二用,太费时间和精力,他不愿意耗在和大圈的争斗上,因为德雷克估计自己跟他们撕逼下去的话,最后他能赢的话但血也得是流的呲呲的。
  日期:2018-12-11 07:0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