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的气味》
第154节

作者: 树妖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个女人都向往美好,在面对美好时,有一种女人勇往直前,哪怕头破血流也在所不惜,有一种女人趔趄后缩,害怕千军万马过独木桥,自己则是被溺死的那一个。她
  是后者。她
  不想去争去抢,也害怕被碾死被诛杀。现
  在,这样一个男人就成了她的,不诚惶诚恐、不近情情怯那是假的。

  蒋璃忍不住转发了这张快被朋友圈刷爆了的照片,写了句:自信,是强者与生俱来的气质。然
  后,越看这张照片越喜欢,干脆设了屏保。
  刚设好,手指头还没离开屏幕,突然就有电话打过来了,陆东深三个字没闪过半秒,她的手指头一抖就给点开了。
  “啊……”蒋璃叫了一声。

  那头似乎被她的鬼叫逗笑,“啊什么啊?”“
  没什么。”蒋璃重新窝回沙发里,懒得像猫。她是觉得这感觉挺微妙的,就好像全世界都在关注这个男人,而这个男人却只关注了她。“恭喜你呀。”
  “恭喜?是要恭喜我这几天都没怎么有时间阖眼吗?”
  蒋璃想了想,“那恭喜我也行,被你这么一宣传,我安静的日子估计没了。”“
  夏昼这个名字早晚是藏不住的。”她
  叹了口气,问,“你什么时候回来?”
  “想我了?”他问。她

  蒋璃赶到医院的时候,正巧一辆救护车呼啸而过,车顶急促晃动的红光似血似的扎红了她的双眼。车门一开,救护人员快速搬抬病患,她心脏直突突,想都不想冲上前问,“是饶瑾怀吗?”
  没人搭理她,大家都七手脚的顾着病人,在这个空档里蒋璃也瞅见了病人的脸,松了口气。直
  奔特护病房区的护士站,蒋璃报上名字后,护士告知,首长刚从抢救室里推出来,目前在病房观察。饶
  瑾怀,国内响当当的人物,军功章能挂满半扇身子的人,也是,饶尊的父亲。

  病房里很安静,没有登门探病的同僚和下属,也没有堆得满满的礼品,只有床头一束插得精致的花和切好的果盘。对此蒋璃见怪不怪,饶瑾怀为人低调刚正,同饶尊的爷爷饶毅至一个秉性,平日素来讨厌阿谀奉承,每逢节假日或生病都房门紧闭,就连饶老去世当天都是简单操办。
  饶尊家学和政学都很渊源,饶老毕业于黄埔军校,军官出身,后成为老一代的革命家,生有两儿两女,均是或北大或清华高材生,又深受父亲影响从政,除了饶尊的小叔饶瑾宇。
  华力集团就是饶尊的叔叔一手创办的,当年饶老得知自己小儿子弃政从商时很是不悦,没掏一分钱,要他自己去折腾。饶瑾怀心疼弟弟,总会在他最困难的时候偷偷帮忙。饶
  瑾宇没有孩子,平时都是把饶尊当自己孩子看待,所以一心想把华力留给饶尊,用他的话说就是,没有哥哥当年一次次的救济就没有我的今天,更不会有华力。
  饶尊的学历自然不用说,念了父亲的母校又出国留学,成绩单十分漂亮,但也是热衷商业。饶瑾怀当然也是不高兴,同当年他父亲的做法一样,不给予任何人脉上的帮助。
  但饶尊是饶老最疼爱的小孙子,自然就会想着能帮衬些是些,饶瑾怀为这事没少跟饶老起争执,饶老语重心长说,隔代亲啊,我这一生也就徇私这么一回,但也只是帮着拉了一下关系,生意能不能成还要看咱们家尊尊有没有那个本事,是不是做生意的料。
  蒋璃进病房的时候里面只有饶尊和他母亲乔臻在,乔臻出身书香门第,祖辈更是跟国母宋庆龄为世交,腹有诗书气自华,雍容大方,那床头的一束鲜花就是她准备的。

  她剪了残枝,动作娴熟从容,阳光落在湖蓝色香云纱的旗袍上,也不知是肤色衬得那旗袍更高贵还是那一抹蓝托得她肤色更白洁,宛若她颈部的珍珠项链,润得亲近人。果
  盘自是饶尊准备的,切得精细,刀功丝毫不见马虎。他平日嚣张不羁,但面对父亲时就会格外收敛。
  见到蒋璃后,乔臻愣住了,躺在病床上的饶瑾怀听见动静后转过头也愣了一下。
  饶尊放下水果刀,走上前轻声说,“我还以为你不肯来。”她能来,他看上去很激动也很高兴。
  蒋璃没看饶尊,走到病床前,干涩地叫了声,“饶伯伯、饶伯母。”

  “夏夏?真的是你?”乔臻放下花剪,走上前来拉过她的手,激动地左看右看,“我和你饶伯父就一直想着念着你什么时候能回家来,今天总算见着你了,好,能回来就好。”饶
  瑾怀虽说从抢救室里出来,脸色略有苍白,但精神状态尚好,说,“坐下说话,别站着。”又抬眼瞅了饶尊,“你这臭小子倒是给夏夏拖张椅子来啊。”
  “哦哦。”饶尊手长脚长,赶忙就拎了把椅子过来。蒋
  璃坐下后,饶瑾怀叹道,“你说你这个孩子,一走就走了这么多年,都不想我们吗?”“
  对不起。”饶

  瑾怀真是又有点气还有心疼,指了指她,“你啊你。”
  蒋璃生怕他动气,忙按下他的手,“是我不懂事,您就别气了,我可问过医生了,您这次之所以抢救还是心脏的老毛病,以后都不能再激动了。”拿过果盘,叉了瓣苹果送到他嘴边,“听说您进了抢救室,我急的空手就来了,这块苹果当我借花献佛。”
  饶瑾怀没急着吃,看着乔臻说,“你瞧瞧,夏夏这张嘴到什么时候都像是抹了蜜似的,明明是她有错在先,倒是把我说的一点脾气都没有了。”乔
  臻抿唇浅笑,“人家孩子还举着苹果呢,你别光顾着激动了。”
  饶瑾怀接过来,说,“这真有个身体不适的时候啊,夏夏只要在身边我这心里就踏实。”

  “是啊,夏夏啊,刚才我还跟你饶伯伯说呢,如果你在的话,这次也不能到了进抢救室这个地步。”乔臻感叹。饶
  尊在旁抗议,“爸妈,怎么说的我跟外人似的?”今天他穿得周正,衬衫的扣子也是一丝不苟地系着,不像平时解开几粒那么不羁,在饶瑾怀面前,饶尊向来都是规矩。他
  不说话还好,一说话饶瑾怀又是动怒,“你还好意思说话?我问你,你找到夏夏之后怎么不带回家来?怎么就让她进了陆门进了天际了?”
  “是是是,爸,我错了我错了。”饶尊赶忙道歉。
  蒋璃听得真切,说,“饶伯伯,您这次之所以住院不会是因为我吧?”饶
  瑾怀重重叹气,乔臻拉过她的手轻拍了两下,“你饶伯伯这段时间一直在忙工作,本是没关注太过商圈里的事,直到看见天际集团召开的记者招待会,提到了你,我们这才知道你的去向,你饶伯伯想不开啊,这不,一着急一上火就进医院了。”蒋
  璃一听这话,别说心里有多内疚了,饶尊在旁看着她,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不管怎么样,你能回来就好了。”饶瑾怀往上窜了窜身体,有些吃力,蒋璃赶忙上前搀扶,饶尊也上前将床头往上升了升。等靠稳了,饶瑾怀问她,“这些年你都去哪了?”蒋
  日期:2018-11-23 07:3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