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的气味》
第152节

作者: 树妖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新开的酒来了,  那花魁也不想自讨没趣,又重新腻在杨远的一侧。酒杯填满,陆起白没马上喝,酒杯在指间把玩,沉吟片刻,低笑,“不难理解,温柔乡英雄冢。”“
  你说蒋璃,哦不,夏昼那个丫头是温柔乡?”杨远简直想要呵呵两声,犹还记得被那丫头堵在洗手间里不敢撒尿的情景,“这世上恐怕除了你堂兄没男人能降得住她。”
  陆起白抿酒,“夏昼,的确是个不简单的姑娘。”
  杨远听出他话里有话,“你的意思是,她真的就是夏昼?”“
  我堂兄那个人从来不打没把握的仗,既然能以夏昼的名义把她从沧陵的是非里捞出来,那只能说明她就是当年的那个夏昼,那个不可多得的天芳师。”
  杨远旁敲侧击,“我也多少听说了夏昼的一些事,好像挺有非议的。”“
  无非就是绕在她身上的那桩悬案,再一个,在富商间游走,交际手腕不错,其中传得最多的就是她被个富商包养。”陆起白放下杯子,唇角微笑,“挺有意思的是,听说这富商还是陆门的人。”杨
  远好半天“啊”了一声。
  “再多的就不清楚了。”陆起白一饮而尽,身边的姑娘又斟了酒。杨
  远眉头凝重,过了许久,接过花魁递上来的酒,若有所思地看着陆起白,问,“江南春的项目算是稳下来了,接下来呢?你是打算留在国内亲自管理还是交给经理人?”不再提夏昼的事,毕竟是捕风捉影的事,虽说陆起白的话让他隐隐感到不安。陆

  起白说,“还是亲自打理吧,江南春的项目毕竟是我一手托起来的,是我的心血,割舍不掉。”“
  你的成绩单已经很漂亮了,在陆门几位股东面前,你可比陆东深那家伙讨喜。”杨远不动声色道。陆
  起白微微一笑,“我无足轻重,跟堂兄要学的还有很多。陆门的几位股东都是看着堂兄长大的,爱之深责之切,他是陆门交椅的继承人,身上的担子自然要重一些。”杨
  远刚要开口,就听斜对面的沙发上一阵咆哮,“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跟老子甩面子是吧?信不信老子让你今天出不了这个门?”
  是刚刚在小姐身上倒酒的那个姓许的客户,从这边看过去,他地中海的发型格外扎眼。腆着肚子一脸怒气,伺候他的姑娘捂着身下跪在地上一个劲地求饶,其他客户权当是看热闹,斥责姑娘不懂事。发
  生了什么事一目了然。姓
  许的客户玩心起就开始变着花样折腾姑娘,先是往她身上倒酒,戏称叫吸进女人香,又往她体内塞冰块,跟大家说这叫玉洁冰清,姑娘被折腾得受不了他就发了狠,死活逼着姑娘脱了裙子往啤酒**子上坐,损伤的都是女人最柔软的部位,姑娘不干,姓许的客户这就火了。杨
  远毕竟是做东的,不想事情闹大就上前劝说了两句,姓许的把裤链一拉,一把扯过姑娘的头发,“把老子伺候好了老子就饶了你!别以为你在这有多牛,再牛不也得跟钱低头?”
  杨远又安抚了两句,回来坐下,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那姑娘不是很情愿,但还是埋首在他的拉链间,姓许的靠在沙发上,舒服地直哼哼,“这才对嘛,你是干什么的你不知道吗?必要的时候就得跟老子低头。”
  陆起白的脸色不是很好看,酒杯在手里攥了又攥,仰头饮尽,刚要起身就被杨远伸手按住,“你干嘛?”“
  过分了,这么下去会出事。”

  杨远给他倒了酒,“能出事,但出不了大事,在这里上班的姑娘哪个不知道忍让?来这里玩的客人真要是太不懂规矩也会有人出面摆平,你就安心喝你的酒吧。”陆
  起白压低了嗓音,不悦,“你没听出他话里话外在骂我们吗?”
  “听出来了,那又怎么样?”杨远笑道,“你也不是不知道这年头从别人腰包里掏钱本来就不容易,你刚刚在酒桌上又把条件杀得那么狠,人家有点怨气也正常吧。在国内做生意就这样,习惯就好了。你管他骂不骂的呢,反正合同都签了。”陆
  起白闷头喝酒不说话。“
  这点啊你还真的跟你堂兄学学。”杨远笑呵呵的,“陆东深刚接手国内生意的时候都被人指着鼻尖骂过,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要多难听有多难听,今天你遇上这茬的都算不错了,至少姓许的没敢当面直骂吧。”陆

  起白脸色始终沉沉。折
  腾了快天亮,该送的都送走了,杨远一头栽倒在酒店的大床上。过了一会,他爬起来抓过手机,按了个号过去。等那头接了,他道,“陆东深,你是没睡呢还是被我吵醒了?”
  “刚刚结束跟总部的视频会议,有事说事。”陆东深在那头的声音听上去有些倦怠。“
  工作是永远做不完的,既然美人在侧,那么就得及时享乐才对。”杨远哼哼唧唧的。

  “挂了。”“
  哎别别别。”杨远一骨碌坐起来,“我打电话给你是汇报工作的。”
  那头低沉,“杨远你有病是吧?凌晨三点半你跟我汇报工作?”杨
  远懒洋洋的,“工作汇报你可以不听,但有关夏昼的事你不会不想听吧?”
  陆东深在手机那端沉默片刻,“说吧。”
  “先说江南春的项目吧,今天我是盯着双方把合同签完的,总算是尘埃落定,再说陆起白这个人,也不知道他是真性情还是真深沉。”杨远把在夜总会发生的事跟陆东深说了一遍,“生意谈起来是当仁不让的,但如果说他不懂人情世故我也不信。”
  “在几位股东世伯的眼里,起白倒是最听话的。”

  杨远嗤笑,“换句话说,他们更想扶持个好操控的呗。”
  “起白看起来是温和无争的羊,但实际上是头圈不住的狼。”杨
  远蹭到床头边靠上,“我时常在想啊,你作为陆门主席的长子,又年纪轻轻地做出那么多成绩,没少为陆门添业绩,不管是从利益的角度还是从人情往来你都该是最受股东们喜爱的预备人选,怎么就事与愿违呢?现在我终于明白了,换做我是老股东的话我也会提防你,你这个人看人看事太准太毒,做事手段说好听的叫干脆利落,说不好听的叫狠绝毒辣,一旦扶你上位,就算肱股之臣也很难在你那讨到便宜,他们各自又都有分支势力,自然要维护自身利益为先了。”他调整了下坐姿,“回头你真该补补电视剧,这太子在登基之前太锋芒毕露不是好事。”

  “什么乱七糟的,说下一件事。”
  杨远笑了,“我看你最关心的就是下一件事吧。成,我也不浪费时间,哎,那丫头是在你身边睡着的吗?”
  “我在公司。”陆东深嗓音沉凉凉的。“
  你不是吧?”杨远一下子坐起来,脊梁骨挺直,“陆大少爷,你是不是有什么生理缺陷啊?当时有陈瑜的时候你不跟她睡,现在有了夏昼了,你还让人独守空房?”
  “废什么话?”
  杨远忍着笑,“行行行,我问一嘴就是怕被那丫头听见,她手起刀落的,万一再把我身上哪个零件给割了怎么办。说实话,你对她过往了解多少?”“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