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1320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萧晋有钱,还是非常有钱的那种,所以田新桐才不会跟他客气,不管他送什么都照单全收,坦率不扭捏的姑娘自然最惹人喜爱。
  相拥着补了几个小时的觉,两人中午出门逛了整整一下午,买了一堆东西,傍晚又来到了省厅家属院。因为田立诚打了电话让他们回家吃饭,而萧晋正好也有事找这位准老丈人帮忙。
  到了家里,田立诚的脸色很不好看,但为了闺女,并没有说什么难听的话。萧晋则全程都有点无地自容,毕竟两个月前还曾信誓旦旦的跟人家说长痛不如短痛,这出尔反尔的也太快了点。
  吃过饭,田新桐去厨房收拾,田立诚把萧晋叫到书房,还没坐下就黑着脸质问道:“昨晚你是在桐桐那儿过的夜?”
  萧晋一怔,随即恍然道:“那个赵开平是您安排到桐桐身边的眼线?”
  “放屁!老子还没有那么龌龊!”田立诚火了,“那个年轻人无论家世还是人品都很不错,我和他的父亲也是多年的老朋友,早就想撮合他跟桐桐了。”
  萧晋无话可说。人家当爹的不想闺女跟着一个花心的混蛋,这一点错都没有。而且,从长辈的角度来看,如果那个赵开平真的人品很好的话,也确实是田新桐的良配。

  不过,还是那句话,父母眼中的好不代表就一定适合孩子,最终的选择权依然在田新桐手里。
  挠挠头,他说:“伯父,我能理解您的想法,如果我跟您易地而处的话,肯定会比您的做法还要过激。可是,我不是您,身为既得利益者,我不舍也不愿意放弃桐桐那么好的姑娘。
  所以,很抱歉!您可以做任何您认为应该做的事情来阻止我,但我希望您不要过于逼迫桐桐,您和她的关系好不容易才修复,若是因此而再产生什么嫌隙,那就得不偿失了。
  至于那个赵开平,我向您保证:我不会做出任何诋毁或者攻击他的事情,他尽可以全力的去追求桐桐,如果最后桐桐的选择是他,我也毫无怨言。”

  这番看似光棍实则无耻之极的话一出来,田立诚那个气啊,偏偏还找不出什么合适的理由去反驳,一拳捶在桌子上,怒声道:“萧晋,你是不是觉得一个国安的身份就能让我拿你没办法?”
  “不。”萧晋摇头,“我的有恃无恐来自桐桐对我的感情,和您有没有办法对付我无关。另外,将来不管您让我付出了怎样的代价,我都无所谓,为了她,什么都值得。最最关键的是,那样还可以有效减轻我心中的愧疚。”
  田新桐眼中怒火燃烧,脸上一会儿红一会儿青,忽然感到一阵天旋地转,仰头就要栽倒。
  萧晋慌忙上前扶住他,一边输送内息安抚他凌乱的经脉气血,一边将他搀到沙发上坐下。
  几分钟后,田立诚长长吐出了一口气,脸色才慢慢恢复正常。
  “伯父,”萧晋又开口说,“其实,您大可不必如此恼火,桐桐还没有下定决心要和我在一起,以她的性子,这个过程肯定不短。而且,我已经向她承诺过,在她决定之前,绝不越雷池半步!昨天晚上我也是在她客厅的沙发上睡的。”
  田立诚冷着脸看他:“哼!你的承诺和放屁有区别吗?”
  萧晋一阵汗颜:“那什么,不管您信不信,我在女人面前的信用还是蛮坚挺的。”
  田立诚闻言大骂:“无耻之尤!”
  这本来就是事实,所以萧晋被骂的一点脾气都没有,苦笑一声,起身到书桌前写了张方子,说:“不管怎样,您要继续疼爱保护您的女儿,就必须有一个健康的身体。
  我刚才为您把脉时发现您因为常年久坐劳累,已经脾胃失和,经脉也有些受损,这个方子虽然见效慢一些,但里面的药物都十分温和,您可以放心的长期服用。”

  田立诚理性了大半辈子,自然不会只因为一时之气就全盘否定萧晋,如果抛开花心滥情这一条的话,对于这个年轻人的才华与人品,他还是非常欣赏的。
  沉默片刻,他问:“你是无论如何都不会放过我女儿了,对吗?”
  萧晋毫不犹豫的点头:“是的!除非她不再喜欢我,且再也没可能重新喜欢上我。”
  田立诚闭上眼吐出一口浊气,说:“罢了,我就再相信你一次,记住你的承诺,如果在桐桐下定决心之前你碰了她,我发誓:哪怕搭上这半辈子的清誉,我也会让你付出惨痛的代价!”
  萧晋深深的弯腰鞠了一躬,微笑说:“我记住了!”
  田立诚又叹息一声,点燃一支烟,道:“还没问你,这次的夷州之行结果如何?省厅没有接到国安的任何通知,任务失败了吗?”

  萧晋回答:“如果只是单纯抓捕毒枭这个任务的话,确实失败了,因为他死了,没办法活捉。至于其它的部分,因为涉及到极其敏感的机密,请恕小侄无法向您解释。”
  “还有别的事?”田立诚高高的挑起眉,“我不问你具体细节,你只告诉我两点就好。一,它事关国家安全吗?二,任务完成了吗?”
  萧晋想了想,说:“它事关世界的安全,如果没完成的话,您这会儿也就不会因为桐桐的事情而烦恼了,因为我肯定已经死在了夷州。”
  田立诚神色一凛,眼中就流露出了赞赏之色,感慨道:“作为一名国家公务人员,我很欣赏并感激你的所作所为;但身为一个父亲,无论你对待感情的态度是否专一,我都不希望自己的女儿和你有什么瓜葛,甚至如果赵开平不是在行政部门工作,我都不会给他接近桐桐的机会,你明白吗?”
  萧晋当然明白。真正疼爱子女的父母,没有希望孩子的另一半从事高风险工作的,哪怕那个工作超级的有前途。
  夫妻之间最大的幸福就是陪伴。田立诚因为一次耿直而损失了十几年的天伦之乐,如果有的选,他甚至都不希望任何与“犯罪”能扯上关系的人接近女儿。
  只是很可惜,性格决定命运,田新桐太像他了,哪怕在恨他的时候依然选择的是丨警丨察这个职业,喜欢上的男人更过分,不但跟“犯罪”关系密切,还他娘的是个危险性更大的特工,让他只能干着急,一点办法都没有。
  “其实,伯父您现在的烦恼和这世间万万千千为人父母的烦恼一样。”萧晋沉吟着回答说,“到底是一辈子安安稳稳但不快乐好?还是足够幸福但随时可能吃亏伤心的状态好?这个问题听上去很简单,选择起来却非常的困难。
  就像投资一样,安全的,收益必然很小,风险大的同样获利也很大,分不出谁对谁错,关键还是要看当事人自己想要什么。

  桐桐内心深处一直都很崇拜伯父您,可以说她目前的人生轨迹正是在努力向您看齐,因此,您完全可以把自己带入到桐桐的角色中,仔细思考一下,如果换成了您,您会怎么选?”
  田立诚闻言一呆,继而陷入了深深的沉默。他不是投机分子,但肯定也不算甘于平庸之辈,如果真要他在二者中选择的话,恐怕结果和女儿的差别并不会有多大。
  当然,理解不代表支持,如果闺女非要给眼前这个臭小子当情人,他是绝对不会同意的。
  日期:2018-07-14 18:4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