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偷四爷:鲁西南贼王和他的侠盗帝国创业史》
第345节

作者: 有毛僧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8-07-13 07:58:29
  第326章 寻找孩子
  上世纪50年代的香港有两股巨大的势力,一股是东北帮,另一股是上海帮。全国各地的武林豪杰都汇聚在广东,一部分进入了香港,被两大帮争抢和收买。鸭屎刚到香港,人生地不熟,也不知道该如何救出鸭蛋和悦悦。
  尽管鸭蛋学了一身功夫,但是经验不行,很难逃出香港殖民政府的监狱。即便是他有机会逃出来,悦悦也是个负担,他不可能带着一个女孩子顺利从监狱逃出来。鸭屎最害怕的是,鸭蛋性格上有黑蜘蛛的脾气,万一撒起野来,恐怕不好控制。
  鸭屎如果亲自出马,他的确有机会救出鸭蛋或悦悦,不过这要耗掉他很多时间。再者,黑蜘蛛需要人照顾,奇奇一个小孩子,仅供解闷的,重要的事情还得鸭屎一手来操办。此时此刻,鸭屎焦头烂额,脑袋都大了。
  他不想把这件事告诉黑蜘蛛,但是孔二小姐是他能想到的最靠谱的帮手。孔家撤退到台湾的时候,有些产业落地在了香港,利用孔家人的社会关系,一定能将两个孩子保出来。他挣扎了一路,终于鼓足勇气,准备将这件事告诉黑蜘蛛。
  鸭屎刚回到医院,发现黑蜘蛛并没有躺在床上,而是在屋内走动着。奇奇坐在床边上,不停晃动着双腿。见鸭屎走了进来,奇奇从床上下来,走到鸭屎身边道:“四叔,我娘在担心我哥哥呢。”

  鸭屎摸了下她的头道:“没事,你到外面玩吧。我和你娘聊几句。”
  奇奇走了出去,关上了门。
  黑蜘蛛走到鸭屎身边道:“鸭蛋的事你听说了吗?”
  “什么事?”
  “鸭蛋和悦悦出事了,你不知道?”

  鸭屎立即懵了,拉着黑蜘蛛在床边坐下道:“不就是被关了起来了吗?这样总比他到处乱跑安全。我回头把他赎回来就好了。”
  “你知道为何不早告诉我?”黑蜘蛛责备道。
  鸭屎笑着说:“我是刚刚才从报纸上看到的。要不,我们联系下孔二小姐,看看她能不能帮忙。不过,这件事你怎么知道的?”
  黑蜘蛛气喘吁吁地说“孔二小姐安排人调查鸭蛋的情况,已经查到了鸭蛋的下落,说他和一个女孩子被香港警方扣留了。我一开始根本就不敢相信,你之前说鸭蛋在大陆,人家拿出了材料,我一眼照片,可不是鸭蛋吗。”
  鸭屎解释道:“我当时是在广东与鸭蛋和悦悦走散的。我不敢告诉你,是怕你难过。不要害怕,鸭蛋不会有事。”

  “现在,我不是怕他有事,他已经长大了,又饿不死。不过,我害怕的是,万一哪一天我没了,连儿子最后一面都没见,我不甘心啊。”黑蜘蛛道。
  “你说孔二小姐的人来过了?谁来了?”鸭屎问道。
  “她的族弟孔令琪,目前在香港做生意。”黑蜘蛛道,“他帮我们打点了医院的关系,随后就去警局了。”
  “我去找他吧。”鸭屎道。
  “不用了,你还是在这里等他吧。”黑蜘蛛拉着鸭屎的手道。
  鸭屎轻轻拍着黑蜘蛛的手道:“你不要担心,咱们刚到上海不是很熟悉。等我弄清楚了这里的势力,一切都会好起来。”
  黑蜘蛛冷笑了下道:“鸭屎,别天真了,我的病治是不好的。台湾的大夫说了,好好吃药,保持心态好,最多三两年,少说也就七八个月。你就别出去混了,我最后这段时间,什么都不盼,就盼咱们一家人能一直在一起。”
  鸭屎双眼湿润了,不过并没有哭,而是笑着说:“我听说,这里的大夫比台湾的厉害,你放心,咱们一定找最好的大夫,用最好的药。没有什么病治不好,你放心就好。鸭蛋一定会回来的,病也一定会好的。”

  黑蜘蛛是假装的坚强,其实内心早已被病魔摧垮,听鸭屎这么一说,顿时感动不已,双眼又流出泪来。她哭笑着说:“咱们在一起那会儿,我怎么从来没觉得时间过得快呢?要是能倒回去多好啊。要是倒回去,我要天天和你腻歪在一起。要是能倒回去,我会立即忘记师父的养育之恩,早早的跟你去浪迹天涯。去云南也好,去越南也好,去更远的地方也好。我好想回到过去,好想回到你在我身边特别听话的日子。”

  鸭屎笑着说:“我现在也在你身边,更听话了,不是更好吗?”
  黑蜘蛛道:“可是,我现在飞也飞不起来,跳也跳不动,打你也没有力气了。还有,我没有以前好看了。我以前觉得自己像个仙女,就是土了一点,可是现在,我毁容了,病了,更瘦了,估计没人要了。”
  鸭屎将她紧紧搂在怀里,笑着说:“在我心里,你从来都没有变过。不要胡思乱想了,我一定会治好你。一定会的。无论付出多大的代价都会的。我们用十多年的坎坷,换来了这么珍贵的团聚,我不允许它被毁掉。”
  “鸭屎,我是不是老了?”黑蜘蛛问道。
  鸭屎捧着她的脸,拭去她脸上的泪水,笑着说:“瞎说,你不会老的,永远都不会。等你的病好了,咱们再去飞,再去跳,把香港这座破岛偷一个遍。”
  黑蜘蛛笑了起来。
  鸭屎摸了下她的脑袋,笑着说:“我去门口看看,要是孔令琪把鸭蛋带来了,我就第一时间过来告诉你。”
  黑蜘蛛点了点头道:“让奇奇进来吧,别让她乱跑,医院外面比较乱,我怕她跑丢了。”
  鸭屎点了点头。
  奇奇并没有乱跑,而是在门口一直在偷看。尽管黑蜘蛛并没有详细介绍自己与鸭屎到底是什么关系,但是奇奇早已猜出了他们是情人关系,只不过她假装还小,不知道。其实,她心里比谁都清楚。

  鸭屎走了出去,点头让奇奇进去陪黑蜘蛛。鸭屎之所以要走出来,是因为他实在是忍受不住了。尽管他努力笑着安慰黑蜘蛛,装作一点都不紧张,一点都不恐惧,实际上他内心比谁都恐惧。他找了黑蜘蛛十多年,想了她十多年,他完全无法接受病魔将她带走。
  他迅速走进走廊,在一个拐角处的窗下蹲了下来。他见四周没有人,将头埋在双臂下大哭了起来。他已经很多年没有这样哭过了。这是绝望的哭声,无助的哭声,失去了方向的哭声。他做四爷的时候,曾经以为自己无所不能,什么都可以干。即便是日本人肆虐中国的时候,他依然坚信,早晚可以将日本人赶出中华。
  然而,面临黑蜘蛛每况愈下的身体,鸭屎实在是没有办法。他很想替她受苦,可是他做不到。他很想治愈她的伤痛,可是他做不到。他能做的,只是在她身边演戏,演得阳光、开心、充满希望。一旦走出病房,来到外面,一股凉凉的海风都能催下他的眼泪。
  鸭屎第一次感受到了男人的局限性和在大事面前的脆弱。

  过了一会儿,他站起身,拿袖管擦了下眼泪,打开了窗户。一股温暖的海风从窗户吹了进来。鸭屎的双眼立即变得干燥了起来。
  他将手伸出窗外,捂住玻璃,造了一个不是很清晰的镜子,看了下镜子中的自己。尽管自己年龄不大,但是已经非常沧桑了。鸭屎为此非常惊讶。他撩了下前额的长发,对着玻璃中自己的影子笑了笑,舒展了下脸部肌肉,随后朝病房走去。
  刚走到病房门口,他就听到了黑蜘蛛的哭声。鸭屎推门进,发现一位陌生男子站在黑蜘蛛身边。
  “您是四爷吧?我是孔令琪,皮中强与宋新悦因为盗窃被抓。我前去保释他们,刚到警局就听说,他们已经被人保释了。”孔令琪道,“我问了下对方的名字,警局的人不方便透露。”
  黑蜘蛛用绝望的眼神看了下鸭屎,随后说道:“我要去找我儿子。”

  鸭屎走了过来,笑着安慰道:“你怕什么?既然被保释了,一定是自己人。外人可能保释咱们的孩子吗?我去打听下,保不齐很快就会送来了。”
  “对,对,能保释的,一定是自己人。不要担心。我先走了,如果有任何需求,随时可以联系我。”孔令琪道。
  “孔先生,”鸭屎问道,“那位来保释的人到底是什么样子?丨警丨察局有没有提到?”
  “没说,不过好像有一个丨警丨察说,他们被一个瘸子保释了。”孔令琪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