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的气味》
第151节

作者: 树妖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商界,人人都在背后里把他视作虎狼,那是深藏在他骨子里的、血液流淌着的天生对胜利的追逐和占有,这就是陆家人,平和温雅不过表面,强势和不择手段才是最真实的写照。
  他想将温雅留给她,做足够温和体贴的恋人,可现在,他控制不了骨子里的征服感和强势,跟她在一起越久,他就越想操控。她被人虎视眈眈,他宁可将她扼杀在他怀里也不会拱手让人。
  蒋璃这一晚上其实感觉到他情绪上的压抑,虽说有笑,但眼里始终沉沉。这种感觉让她觉得不舒服,尤其是他的话,像是在她心里压了块石头。既然他主动提了饶尊,那她再避而不谈也不是那么回事了,便道,“他在医院里出现我也很意外,你也看到了,我并没有主动联系他。”“
  错不在花蜜,而在对花蜜心心念念的蜜蜂上。”陆东深的手指探到她的衣领,水衣本就是内衫,领口轻轻一拉也就松动了,肩窝是包扎的伤口,再往下,是耀得人眼的白脂肌肤。“
  其实对于饶尊,我真的没什么好解释的,今天纯属巧合了。”“
  今天之前呢?”蒋

  璃眼波一顿。
  陆东深抬眼看她,“你有没有跟他见面?”
  他眼里像是染了些笑,但又像是隐着危险,冷不丁的让她想到祈神山上的那头狼王,深沉得紧,让人不寒而栗。她从未想过骗他,可这一次她选择了不说实话。“
  没有。”
  陆东深的手贴紧了她的胸肋,顺着弧度,拇指轻抵那抹红得刺眼的痕迹,新的痕迹似完美地压着旧的痕迹,只是又恰到好处地留了旧痕迹的影子,像是对方给他的挑衅。他笑,“没骗我?”蒋

  璃压着呼吸,看着他眼睛,“没有。”
  话音落下,她就觉得陆东深加重了手指上的力气,按在了她的心口上,疼得要命,都有恨不得将她心骨按碎的架势。她强忍着疼,抿紧了唇。她
  知道这话像是自欺欺人,心口的那抹痕迹何尝不是她说谎的证据?可她清楚,一旦自己死不承认,那男人又何尝不愿意自欺欺人?稍
  许,陆东深终于松手了。她
  也暗自松了口气,心口火辣辣地疼。“
  我给你卸妆。”陆东深的口吻又恢复了温柔平和,拉她跪坐在沙发上。
  她点头,刚要收紧衣领,陆东深又道,“别动,就这么等着我。”话毕,他起身去了洗手间打水。
  蒋璃衣领不整,狼狈极了,低头,心口上多了印子。她觉得窒息,陆东深的手指像是按在她心上,他没说一句气话,更没对她发脾气,可越是这般温和,就越是让她透不过气又反抗不了。好
  像是将她罩在了一个袋子里,渐渐抽离了空气,密不透风,直到,死亡。v
  酒过三巡。应
  酬从酒桌又移到了夜场。
  夜色撕开了道貌岸然,酒色生香之地也是纸醉金迷之所。韶
  华门是苏州城里数一数二的夜总会,这个被浸染了千年的文化之地,夜总会的名字也甚是文雅。包厢里,几名客户已是醉眼迷离,左拥右抱,陪酒女郎各个美艳,衣衫不整地或靠或偎着男人。有
  专门倒酒的,看谁的酒杯空了就跪着上前把杯子斟满,长相也倒是漂亮,但不出台也不陪酒,酒杯满了后就会在一旁跪候。杨
  远怀里搂个姑娘,眸似秋波肤如脂的,一字肩的小黑裙藏不住胸前的呼之欲出。她喂杨远喝完酒后,似水地腻在他怀里,娇滴滴的,“老板的胸膛好结实啊。”杨
  远一身放荡,笑得很坏,“我还有更结实的部位,要试试吗?”姑
  娘听得明白,不害羞,反倒是更柔情似水,“你讨厌。”酒杯满了后,她又送了杯酒到杨远唇边,说,“能伺候老板是我的福气。”抬眼瞧瞧一瞄其他姐妹,被那几个肚满肥肠的油腻老男人搂在怀里像是揉面团似的心里就庆幸,眼前这位可谓是玉树临风,又是生得一副好骨架,做她们这行的看人看骨,什么样的男人在床上什么样行不行她们一看一个准。她

  伺候的这位,不用多看都知道天生风流骨,是女人最喜欢的,但动心不行,会被伤到。至于另一位,姑娘用眼睛瞄了瞄,身形颀长流畅,体魄也是同样结实,自然也会让女人痴迷,但心思难猜,会让人诚惶诚恐。
  杨远见怀中姑娘斜视,瞅了一眼坐在不远处的陆起白,他没点陪酒的姑娘,只是闷头喝自己的,喝光,倒酒的姑娘就马上给他满上。整个包厢,恐怕是除了陆起白在认真喝酒外,所有人都是以酒为乐,所以别人的酒下的慢,倒酒的姑娘干脆也就总候在陆起白身边。时
  间一长,这陆起白见眼前的姑娘就是生生跪地也于心不忍,扔了个沙发铺垫给她垫在膝盖之下。杨
  远笑了笑,一推怀中女,“去,给陆公子敬酒去。”

  女人如蛇似的滑过去。
  刚要贴上陆起白的身体,他微微一蹙眉,一抬手,禁止了她的腻歪,她回头瞅了一眼杨远,脸色尬了许多,杨远始终含笑,用眼神示意了一下酒杯。女人就香腕一抬,酒杯送到陆起白唇边。陆
  起白微微移开脸,顺手接过酒杯,没用她喂,自顾自地一饮而尽。女人一瞧发嗲,摘了粒葡萄,“陆公子,那人家喂你水果吧。”说着身若无骨地欲要再靠。陆
  起白用酒杯稳稳将她抵住,阻了她靠怀的心思,淡淡道,“酒喝没了,开**酒。”
  女人不情愿地起身去开酒了。杨
  远看热闹也看完了,拎着酒杯坐过来,笑道,“怎么,这些姑娘入不了陆少爷的眼?刚刚被你遣走的可是这里的花魁。”陆
  起白从果盘里拿起一颗葡萄粒,顺势看了一眼斜对面的沙发上,那几名客户玩嗨了,不但姑娘们的衣衫不整,连他们也开始解扣子的解扣子,拉裤链的拉裤链。还有个肥头大耳的姓许,将满满一杯酒倒在女人的胸脯上,整张脸都埋在她怀里舔啃,场面霏霏。
  他收回目光,慢慢地将葡萄皮剥离,“脏。”杨

  远笑得爽朗,“我说你们陆家是不是都有洁癖啊?”“
  算是也不是。”陆起白吃了粒葡萄,刚要去抽纸巾,跪在地上的姑娘就有眼力见地送上纸巾,他接过,轻描淡写地说,“最起码我还能来得这种地方,换成我堂兄,恐怕半步都不会进。”杨
  远一想还真是,在国内应酬客户到了晚上无非也就是这些个歌厅夜总会什么的,但凡遇上这种陆东深都脚底抹油,打发他代劳,如果不是同学多年知道陆东深有洁癖的毛病,他会以为他不适应国内谈生意的方式。
  “这话倒是没假,我是被你堂兄硬生生逼成了夜场小王子。”杨远故作唏嘘,想了想又道,“哎不对啊,陆东深在沧陵的时候可不是没进过夜场,当时他可是用了株金莲震了谭耀明的场子啊。说来你堂兄这个人太不地道,谭耀明的场子哪是一般人能进的去的?遇上这种开眼界的场合倒是想不起来我了。”

  日期:2018-11-22 18:4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