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的气味》
第150节

作者: 树妖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蒋璃想了半天,摇头,“这么做的确得不偿失,但是,我想不出其他原因了,想从商川嘴里知道真相,更难。”这个理由的确荒诞,商川是成年人了,再不理智也不至于赔上自己的前程跟她殊死一搏吧。“
  有些时候走到进退两难的局面时,顺势而上是最直接的办法,虽然险了些,却能挖出事情的真相。”陆东深说了句高深莫测的话,紧跟着又道,“这件事我会去查。”蒋
  璃点头。她

  看上去有些倦怠,从沙发上起来,经过陆东深时,他伸手扣住了她的手腕,“干什么去?”
  “卸妆洗脸。”陆
  东深没放手,将只抽了半支的烟摁灭在烟灰缸里,换了手,将她拉坐在他的腿上。他环住她的腰,“我帮你洗。”“
  那可不行。”蒋璃一口回绝。陆

  东深微微挑眉,似有不解。“
  你知道为什么戏剧演员在化妆时和卸妆时除了同行外都要避着人吗?”蒋璃觉得从这个角度看着他,眉宇格外俊朗,尤其是鼻梁的笔直高挺,比假的还要标准,她总会在心里时不时感叹一声,这世上怎么会有长得这么好看的男人呢?
  “愿闻其详。”蒋
  璃伸手摸他的鼻梁,说,“京剧演员在上底妆后整张脸都白得吓人,再漂亮的脸蛋都跟鬼似的,连眉毛都是白的,而卸妆的时候更是惨不忍睹,被行外的人看过一眼后估计对方都有心理阴影了,我可不想你有心理阴影。”“
  我还没那么脆弱。”陆东深笑,“好看赖看的不过一张人皮,怎么也不及人性的丑恶。”
  “这话说的直接。”
  陆东深抬手一下下摩挲着她的脊梁骨,“高度文明的社会,人也穿上了冠冕堂皇的外衣,但外衣之下什么样谁都不知道。”“
  你这么一说倒是让我想起邰国强了。”蒋璃懒懒地靠着他,“白天在电话里我不是跟你说我发现了邰国强一些事吗,就是他和他老婆的事。”陆

  东深这么一听,说,“这是人家的家事你还关注?”“
  她老婆从亲王府回去之后就一病不起,邰国强总觉得我能除魔卫道,我也去瞧了一眼,不像是装的,眼神涣散一看就是受到了极大的惊吓,当然,我要说的是邰国强跟他老婆的关系。”蒋璃微微坐直,眼瞧着陆东深的眉眼说,“一直以来在外界认为邰国强跟他的夫人感情都很不错,两人在公众场合下也十分恩爱,但实际上,这两人的关系并不怎么样。”
  “这种事你也能闻出来?”陆东深略惊讶。
  “我是观察出来的。”蒋璃道,“邰夫人的房间虽大,但上上下下里里外外的都只有她自己的东西,两人是分开睡的呀,住所里没有固定的男士拖鞋,这就挺让人奇怪的,难道邰国强回家还一直穿着外面的鞋子?多累啊,说明邰国强其实很少回家。再加上我之前不是给过邰国强一块老香吗,那老香的香气持久,哪怕不燃了,香气也能锁在空气里数月之久,我没在那个住所里闻到老香的气味,这更能说明邰国强都不不怎么住在那里了。”

  陆东深凝眉,“这倒是让我挺意外的。”邰国强和夫人的感情那是公认的好。
  “不过这种事也不算稀奇,这世上有多少成功人士商界政客假装恩爱的呀,不就是图个好形象?”蒋璃叹了口气,可又牵了伤口,皱了皱眉头,“邰国强的老婆也算是倒霉,我在想她是不是当时眼花看错了,或者真有人在装神弄鬼?比如说,那天她其实看到的是商川?”v
  陆东深眼睛里总是混沌不清的黑,就像是宇宙深处坠着的黑洞,不动声色又能吞噬一切。他静静地听完蒋璃的话后,说,“不管是商川还是其他什么人,能想到装神弄鬼的这说明已经穷途末路,这倒是不可怕了。”
  蒋璃仔细品着他这句话,突然觉得还真是如此。“

  来说说你吧。”陆东深转了话题。
  蒋璃不解地看着他。“
  伤口还疼吗?”
  蒋璃叹气,“不疼,又不是特别深的伤口,以前受过的伤比这还严重呢。我只是觉得伤感,想想时间真挺残忍的,硬生生地就把情分这东西给拆分得七零碎。你都不知道刚才在台上,我看到商川的眼神,就觉得如果杀人不犯法的话他肯定会杀了我。”

  陆东深笑得浅淡。
  “不说了。”蒋璃心伤,一来不想过多想商川的事,二来生怕陆东深真的找商川算账。想起身,陆东深却收紧手臂,“别急着卸妆,让我看看。”他
  端详着她画得精致的脸,微挑的眉梢透着妩媚,面似桃花眼含春情,唇红如樱,美若画媚入骨。蒋璃被他瞅得不自然,想撇开脸,陆东深就抬手捏住她尖细的下巴,“如果放到从前,光凭着这张脸就能成了台柱子。”
  “唱戏凭着的是真本事,哪能靠着一张脸过活?”“
  戏子唱戏给男人们看,你以为男人们听的都是戏?”陆东深松手,食指关节微弯轻轻摩挲她的眉眼,“男人们迷的是戏子的眼,戏子的唇。”他的手指一路向下,最后落在她的腰间,“戏子的身。”蒋

  璃觉得他手指像是摘了火种,溅在了她的戏服上,烫了星星点点的窟窿,灼了她的皮肤。“挺文雅的事怎么到你眼里就都变了味道了?”
  陆东深扯嘴微笑,“我还从来不知道你会唱戏。”“
  年轻的时候学过。”
  陆东深眉毛一扬,“年轻的时候?你现在也是个黄毛丫头。”“
  我是说我更年轻的时候。”蒋璃抿唇。陆
  东深收了收手臂,“什么时候唱给我听?”

  “你喜欢戏曲?”
  “你唱的话,我想我会很喜欢。”陆东深将她拉近,语气低低,“媚能入骨的女人,最教男人痴迷,同时,也会让男人觉得危险。”
  两人间的气息缠绵,蒋璃觉得气短,“我又不会害你。”
  “跟谋害性命无关,但也是致命。”陆东深抬手覆上她的脖颈,拇指若有若无轻抚,“能让我痴迷的东西也会引得其他男人的痴迷,同样是男人,我自然能读懂饶尊看你的眼神里多了什么。”是
  欲念。男
  人对女人最直接的欲念。

  这种是从骨子里崩裂出的情感,是人性最原始的情感。他有,饶尊也有。
  蒋璃一僵。陆
  东深却笑了,拇指抵上她的唇,“红颜祸水。”按下她的头,他的唇近乎贴着她,“我还从来没对哪个女人有过这种念头,就是藏在家里,只供我一人欣赏享乐,所以夏昼啊夏昼,你真是个妖精。”男
  女之情本就是自然而然,他一直认为如此,感情的事也不可强求,两人能走到一起看缘分看造化,他不苛求感情,也不强求缘分,所以这些年来他过得清心寡欲顺风顺水。他觉得自己足够尊重女性,不金钱惑人,也不强权夺人,凡事都是你情我愿,不拖泥带水,不拉拉扯扯。

  现代都市,饮食男女,紧凑的时间和巨大的工作压力导致了男女之情的快餐性质。好
  好谈个恋爱是他从未想过的,花时间和精力在一个人身上,纵容她包容她,他竟也觉得甘之若饴,恋爱的感觉对他来说陌生又美好,就像是每天嘴里含着糖沁着蜜,哪怕只是想到她,都会忍不住笑。
  可是就在今天,他的心思就变了。在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