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的气味》
第149节

作者: 树妖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回
  了家,陆东深没马上离开,他打了几通电话,整个过程情绪都压得很。
  蒋璃窝在沙发里,长长的水杉裙摆倾泻而下,室内的灯没全开,只着了一盏落地灯,灯影描绘了她微微上挑的眉眼,染上沉寂时就平添了太多忧郁之美。
  陆东深处理完电话后回了客厅,在对面的沙发上坐下,借着灯影看着她,“商川那边表示他是因为压力过大导致失手。”蒋
  璃收紧了双腿,轻轻点了下头,“这样最好,我也不想因为这件事导致停拍,影响不好。”“

  但是我会重新考虑天际跟他的合作。”陆东深说。
  蒋璃摇头,“你想让外界骂我一句红颜祸水?”她落寞,“商川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左时,只是……”她真的没想到商川会这么决绝,这也是她在医院里整个人都是懵的原因。
  陆东深看着她,没说话。蒋
  璃抬眼看他,“商川以为是我害死了左时。”
  “事实上呢?”蒋
  璃将心头的滞闷强行压下,“事实上,左时是失踪了。”陆
  东深朝前探身,胳膊支在腿上,“一直以来关于左时的事,你不说我也绝不会问,但今天你既然提了,那我就问一个问题。”她
  看着他。
  他一字一句问,“左时还能回来吗?”蒋

  璃描绘精致的红唇微微颤了一下,摇头,“不,他再也回不来了。”v
  她于灯下,似一幅画,画卷美则美矣,但有悲伤从画卷中徐徐而来。她的脸她的眼,都溺在悲伤的洪流中,压抑不住。
  失踪了。又
  回不来了。这

  样的回答让陆东深沉默了许久,然后说了句,“好。”紧
  跟着是沉默。这
  沉默绷着两人,像是隐藏了把锋利的刀,见血封喉。蒋
  璃无力地靠在沙发上,半晌开口,“商川,还是不要追究了。”

  “这种事发生过一次就会有第二次。”“
  事实上没有任何人能够证明当时他想杀我,而实际上他也没打算杀了我,否则他的剑会直接插进我的心窝。”因为跟他面对面,所以只有她才看得清商川眼里的愤恨和压抑,如果在台下看这一幕,那就是商川在走戏时失了手分了神。“既然他现在不提解约的事,如果天际就这件事挑起事端,天际的声誉就会很受影响。”
  “商川提出解约,原因又闪烁其词,他这次已经给天际的声誉带来负面影响了。”
  蒋璃凝眸沉思,“今晚这么一折腾,我大抵也能猜出他解约的原因,估计是听人说了左时的一些事,其实他的怨气只在我身上而已。”她抬眼,“是我连累天际了。”“
  傻话。”陆东深语气温沉,“商川心里有没有怨恨我不在乎,如果他是听说了一些事,那么他是听谁说的这才是我关注的。”
  蒋璃一激灵,经他这么一说她方才觉得这件事背后的复杂。但

  如果这一切只是商川的任性妄为……
  “也许,他只是有心试探……”话到一半蒋璃就摇头,自言自语,“不对,这一次他绝对不是试探。”她抬眼看向陆东深,“我敢肯定,这件事背后一定有人操纵。”
  “发生了什么事让你这么肯定?”陆东深问。
  商川今晚的行为要么就是自发,要么就是受人蛊惑,现在她直指原因在后者,那之前一定是发生了些事。这
  一次蒋璃没隐瞒,她说,“亲王府。”
  陆东深眉间一怔。

  “商川在亲王府的戏台上拍到一个唱戏人的影子,无论是从身形还是走戏的姿态都像极了左时,他跟我说是左时回来了。”蒋璃眉间凝重,“我一直都想不通,直到今天我才知道,之前是商川假扮了左时,是他在装神弄鬼,目的就是想看我的反应。但今天他一改装神弄鬼的做法,直接跟我撕破脸,看得出他是将我判死刑了,这才短短几天?如果不是有人背后撺掇,就算商川怀疑也不会这么斩钉截铁。”

  当时商川手机里的视频之所以让她失了分寸,就是因为项羽挥戟时手臂微微抬高,这是左时惯用的姿态,她想破了头都想不透视频里的人究竟是谁,直到今天商川站在台上她恍然大悟,是她走入了死胡同,她因为商川只唱旦角,却从未想过他也可以扮上项羽。
  商川在挥剑的瞬间手臂也是微微高抬,就是这么一个动作,让蒋璃终于明白事情的前因后果。
  她相信商川是有意为之,让她知道是他假扮了左时伪造了视频,这般歇斯底里和不顾一切,实则就是已经将她判定是害死左时的凶手了。陆
  东深若有所思,目光沉沉,如暮色降夜。稍许,他摸了烟盒,拎了根烟出来,却始终在拇指和食指间搓了搓去,那特质的烟草几乎都快被他搓松了方才叼在嘴里,打火机一闪,脸颊微微一偏点了烟。
  这算是蒋璃第一次如此透彻地读懂他的沉默。就
  正如他刚刚所讲,什么人在背后撺掇商川这才是重要的事。亲
  王府项目进行到现在,虽说长盛和华力对外还是宣传势在必得,但明眼的人都清楚目前的情势。华力不用多说了,在这次打名誉战中吃了个哑巴亏,就在饶尊都在医院里承认自己阴沟里翻船;她之前一直不知道长盛为何没夺得先机,白天这趟“驱鬼”之行倒是给了她答案,当地政府要的就是个思想端正的企业来盘活亲王府那片地,结果竞标的公司先喊上见鬼了,这的确是大祭。

  所以,这场商战之中天际拔得头筹。商
  川跟环嘉影视有合作在身,环嘉影视的投资方是天际,同时商川又是品牌的全新代言人,环环都跟天际脱不了干系,一旦这个时候出了差错,那将会造成非常恶劣的影响,到时候天际被斩断的就是亲王府那片地的开发权,一旦与政府项目谈崩,天际在国内的运营会受影响,继而会造成在陆门总部的失利……蒋
  璃越想越冷,都说能将人中伤的往往不是明刀暗剑,而是人言。假若她推断的分毫不差,那这人就是拿捏住了最关键的一牌,只要轻轻一推就形成了致命的骨牌效应。
  所以,她能想到的陆东深何尝想不到?
  烟雾模糊了陆东深的脸庞,原是清雅革气的烟草味,在他的沉默中就生生牵扯出些许诡异妖娆来,蒋璃想了想道,“如果是这样的话,商川今晚的行为更不能大肆宣传。”

  “我想的却是另外一件事。”陆东深开口,“如果对方刻意激怒商川而导致他跟环嘉的解约,那对方的目的已经达到了,今晚又何必多此一举?要知道,商川今晚的举动完全让自己处于被动局面,至少他不能再理直气壮地跟环嘉提出解约。”“
  可我觉得商川是迫于赔偿巨款的压力所以改变了主意。”
  陆东深弹了烟灰,摇头,“他不是不知道天际的老板是谁,今晚这么发疯,就算达到跟环嘉解约的目的,也有损他的声誉。”“
  可能,他就是觉得无法解约,所以干脆也收了装神弄鬼的念头,直接跟我撕破脸呢?”蒋璃给出了个理由。陆

  东深吞吐一口烟雾,看她,“换做是你,你会这么做?”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