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的气味》
第148节

作者: 树妖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商川在唱这段时,字正腔圆姿态标准,眼神里也尽是悲切,可这悲切不像是壮志未酬,像是有怨、有恨、有不忍又有别离。按照戏文上来说,此时此刻项羽眼里不该有的就是别离,他会愤怨会不甘,但在这个节骨眼上,想到别离想到生死的人是虞姬而不是项羽。蒋

  璃僵着迟迟未动。商
  川则步步逼近,再看向她时改了戏词:哇呀呀,汉兵已掠地,四面楚歌声,君王意气尽,妾妃何聊生。前
  句哇呀呀是项羽的戏词,而“汉兵已掠地,四面楚歌声,君王意气尽,妾妃何聊生”这便是蒋璃要唱的戏词,商川却唱了。紧跟着戏本是虞姬欲要夺其腰间宝剑,项羽避开,虞姬再夺项羽再避,虞姬三夺项羽三避,直到虞姬谎称汉兵闯进来,趁项羽不备夺剑自刎。
  可商川抢了蒋璃的戏词,她瞧得仔细,商川眼里又成了咄咄逼人。他手持佩剑,剑抬起时手臂微微抬高,就这么一个动作,像是冰锥倏地刺穿蒋璃的大脑,痛点炸开,伴着冰冷迅速扩散。脑
  中那一丝光亮终于浮出水面,刚刚在台上被压下去的预感乍现,她不可思议地盯着商川,喃喃,“原来是你?”这

  话盘旋在口,冲出来就只剩下微弱的气流,她甚至连自己的声音都听不到,紧跟着瞧见商川的目光一厉,就眼睁睁地看着他扬起佩剑朝着她过来……
  璃木涨涨地坐在医院走廊的靠椅上,整张脸的妆还没卸,只褪了繁琐的外披,着了件白色水杉长袍,披了件西装外套,束着的头饰也不曾凌乱半分。
  这是离剧组最近的医院,挺小的县城医院,人不算太多,偶有经过的也都惊奇地盯着蒋璃。她整个人都神游太虚,目光太过涣散,脸上的妆容太多精美,就像是从古戏词牌中走出的美人,教人忍不住注视,又教人忍不住心疼。蒋
  璃觉得自己的魂魄丢了,丢在了戏台上。只
  能记得当时商川向她挥了剑,那佩剑明明就该是把道具,可当剑锋透过戏服扎进她的皮肉时,她感到了疼,那一刻商川绝决的眼神落在她眼里,她觉得,商川是真想杀了她,用一把已经开了刃的长剑。后

  来现场有多混乱她已经记不起来了。她
  只记得自己跌坐在戏台上,血染了戏服。流了多少血她也不知道,只觉得很疼,心口疼得厉害。
  有人在尖叫,有人在四处找人,她怔怔地看着商川,商川手持长剑居高临下地看着她。她双耳嗡嗡作响,几番都想问他一句,为什么?
  三个字始终没问出来,似乎又有人上前来拉商川,可商川像是发了疯似的推搡对方,隔空向她吼:夏昼!你良心上过得去吗?你会遭报应的!不
  知道过了多久陆东深就赶来了,一路开车赶到最近的医院。伤
  口在肩窝的位置,距离心口五指宽。护士在给她处理伤口的时候陆东深就站在旁边,隐约听见小护士说了句,先生请您在外面等一下。然后是陆东深沉冷的回复:我是她的家属,赶紧包扎。

  小护士跟她说,还好只是皮肉伤,伤口不深,这几天别沾水了。好
  半天蒋璃才有了反应,嗯了声,这才瞧见陆东深一直没出去,看着她,脸色很沉。陆
  东深去交费的时候,蒋璃就一声不吱地坐在走廊处,耳朵里全都是商川的那句话。司机一直守着她,见她的样子后挺担心的,小声询问,“夏小姐,您没事吧?是不是伤口疼?”
  蒋璃抬眼,只觉得眼皮都很沉,看着司机良久问,“他怎么来了?”
  司机恭敬,“咱们到怀柔的时候我就给陆总打电话报了平安,估计没多久后他就往怀柔赶了。”蒋

  璃不说话了。
  “说句多嘴的话,知道夏小姐受了伤陆总比任何时候都着急,在陆总心里,夏小姐的位置很重。”蒋
  璃无力点了下头,她知道。
  有急促的脚步声惊扰了短暂的安静,对方近乎是一路冲过来的,踩碎了一地的白炽光,“夏夏!”
  蒋璃肩头一僵,再抬眼时饶尊已快步到了她跟前,见她肩窝处的白衫被血染红,心疼地蹲身下来,看着她苍白的脸,低声问,“怎么样?伤口深不深?”蒋

  璃怔楞了好半天,“你……怎么来了?”“
  我爱管闲事行不行?”饶尊眼里是又急又气的,咬牙,“看我不整死商川那个兔崽子!”他是听说商川今天回了剧组,就想着到怀柔看看情况,不想刚进组就听说了这件事,当时他恨不得一脚踹死商川。相
  比饶尊的激动,蒋璃看上去很平静,少许后说,“你走吧,我没事。”
  “等他下次一剑穿心的时候才叫有事?”饶尊不悦,“我看看伤口情况。”话毕,伸手要来碰。
  “商川说我一定会遭报应。”蒋璃冷不丁开口。
  饶尊的手僵在半空,末了,收回手,皱眉,“什么?”

  蒋璃的呼吸变得急促,可这又牵扯了伤口令她疼痛,她只能浅呼浅吸,“也许,他知道左时的事了。”
  “不可能。”
  蒋璃低垂着头,无力感似蜈蚣,爬上了脊梁钻入了血液。饶尊压低了嗓音说,“商川那头我来解决。”
  “你想怎么解决?”蒋璃一激灵,盯着他。警

  惕的眼神让饶尊受了伤,他皱眉,“夏昼你把我想成什么人了?我就是过去问问他到底怎么回事,你以为什么?我杀人灭口?”
  蒋璃一字一句,“还有什么是尊少做不出来的事吗?”
  饶尊气得倏地起身,盯着她,恨不得活吞了。蒋璃也不示弱,与他对视,寸步不让。终究还是饶尊败下阵来,身体探下来,跟她说,“我已经跟你解释过无数次了,当时左时已经……”他止口,气息急切,使劲抿了抿唇,“算了,你爱信不信!”“
  所以我的事你少管,商川的事也不用你插手。”
  饶尊的下巴绷得很紧,看得出他被蒋璃气得够呛,一直隐忍着不发,刚要开口,就听不远处有人淡淡落下句,“尊少好雅兴。”
  是陆东深交完费回来了,头顶的光拉长了他的影子,也衬亮了他眼里的波澜不惊。饶
  尊闻言,挺直了身子,嘴上虽带笑,可笑不入眼,“雅兴这种事因人而异,换做别的女人,我倒也没这闲情雅致。”陆
  东深走上前,大手看似很随意地搭在蒋璃未受伤的肩头上,看着饶尊,“也对,毕竟华力现在口碑直线下降,尊少收拾烂摊子估计也得一段时间,的确没那么多的闲情雅致。”“
  陆总不显山不露水就盯紧了亲王府的那片地,真是让我刮目相看,谁说外资水土不服?我看陆总就挺深谙这里面的人情世故。”

  陆东深微微一笑,“承让。”
  “没敢承让,我可是拼尽全力要跟陆总你一博的,来日方长,陆总到手的东西我都爱抢。”饶尊说着走近一步,微微侧脸近乎耳语,“包括陆总的女人。”
  陆东深不恼不怒,“来日方长。”*
  日期:2018-11-22 06:5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