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的气味》
第147节

作者: 树妖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剧组照比前几日松散了不少,估计是商川还没开工的原因,上次来随便走哪都是小跑着的工作人员,现在可能主创团队都在停歇状态。
  蒋璃赶到的时候看到不少记者的身影,被拦在外面。她联系了剧组的人,从旁的小路顺利进去,剧组的人抱怨说,也不知道这些记者什么时候能散,都在这蹲了三个多小时了。
  商川在化妆室,见蒋璃来了之后没回头,看着镜子里的她说了句,随便找地方坐吧。蒋璃哪有心思坐,走上前开门见山,“为什么要解约?”

  化妆室里没有旁人,商川也都还没上妆,不知是因为等她还是其他什么原因。商川闻言笑了笑,手里摆弄着一个头发贴片,答非所问,“你学戏的时候唱的最好的就是虞姬,现在戏词都快忘光了吧?”
  蒋璃微微蹙眉,抿唇看着他。
  他起身,将手里的贴片往她额旁一比量,轻声说,“怎么样?想不想再唱一遍虞姬?”
  蒋璃将他的手拨开,“商川你别闹了,都什么时候了?你有什么话什么事不能跟我说吗?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商川松了手,将贴片扔到化妆台上,靠在那,似笑非笑地看着她不说话,蒋璃被他看得浑身不自在,“你有话就直说!”
  “你让我有话直说,那你呢?”商川反问。
  商川眼皮一挑,“夏夏,你爱过左时吗?”
  蒋璃张了张嘴巴,好半天说了句,“当然。”
  “是吗?”商川笑得诡异,“有多爱?还是你的爱都是有标准的,其实你更爱你自己?”
  “商川,你今天阴阳怪气地干什么?咱俩是第一天认识吗?”蒋璃不悦。
  商川收了笑,低垂着眼,一瞬的寂寥,“夏夏,我一直在找左时。”
  蒋璃的心提了一下,许久后说,“就算这样,跟你解约这件事有什么关系?”

  “当然有。”商川抬眼看她。
  她不解。
  商川重新坐下来。他面前是扇镜子,镜子里的他脸白如蜡,才短短几日不见他竟又生生瘦了不少。他顺手拿过支眉笔,轻声说,“现在想想,最后一次看你扮上虞姬都是十几年前了,那时候,师父和左时都说你是最美的虞姬
  。”他转身看向她,冲着她一递笔,“来吧,我还真怀念跟你同台唱戏的日子了。”
  “商川,这是剧组,你这不是在捣乱吗?”
  “我还没开工呢,戏台那边当然空着了,这算不上是捣乱。”商川起身朝她过来,“就当让我学习学习,我的虞姬扮相和功力可不如你。”
  “戏词我早就忘了。”
  商川眼里带笑,“你扮上了,我就告诉你解约的原因。”
  蒋璃说,“商川,演戏是你的职业,你这么做是不是太不尊重你的职业了?”
  “对我来说,戏重如人生,怎敢儿戏?”商川眼里添了凝重的情绪,“既然环嘉死咬着合同不放,我也只能妥协,组里请来的老师,我却觉得不及你一半好。”
  蒋璃叹了口气,“商川,我真的不行。”
  “就当玩乐。”商川见她态度松动,情绪好转了些,拉过她的手,“我很怀念从前的日子。”
  从前的日子蒋璃何尝不怀念?
  她是指左时还在的从前的日子。那个时候,不论是商川还是饶尊,就是因为有了左时,他们的情谊才变得更加牢靠。商川温雅,左时智慧,饶尊不羁,她张扬,四个性格迥异的人却能在一起大口喝酒大口吃肉畅谈人生,怕是只有他们了
  。
  后来……
  就再也没有后来了。
  没了左时,他们三人像是分别走到了三岔口的尽头,想走出去却再无出路。
  铺底色、打红底、定妆扑胭脂,化妆师在给蒋璃画眉眼的时候惊呼,“姑娘的眼睛真是漂亮。”

  蒋璃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说,“跟专业演员还是要差上很多。”
  “不,我画过不少演员,眼睛都不及姑娘的好看。”化妆师说,“你的眼睛里有阴有阳,有刚有柔,扮上男装英气,扮上女装媚气,这哪是人人都能长的眼睛呢。”
  蒋璃笑了笑没说话。
  束好头,穿好装,腰包、鱼鳞甲、风斗篷、彩裤、绣鞋一一配上,头戴如意冠,镜中的便是水眸迫人、妩媚多姿的虞姬。化妆师在旁啧啧道,真好看,这才是真正的虞姬啊。
  蒋璃看着镜子有些恍惚。
  似乎看见了一张张的老照片,却是五彩斑斓的。
  戏台之上,她和左时咿咿呀呀,戏台之下,师父太师椅上端坐,手持戒尺,再旁边,白色梨花皑皑而飞,空气里都是清甜的气味。左时趁着走位的空档问她,你以后要做什么?
  她手中的绣剑轻轻一抬,说,不知道,但做什么都不做唱戏的,你呢?
  左时拦下她的绣剑说,可能跟些花花草草打交道。
  那师父的衣钵没人继承了,她玩笑道。

  左时拿眼悄悄瞄了一下台下,我堂堂男儿哪能见天混在胭脂水粉里啊。
  师父就在台下用力咳嗽一声,戒尺在扶手上啪啪敲了两声,认真走戏!
  “姑娘这边请吧。”
  造型师将绣剑递给她,朝着戏台的后门方向一指。
  戏台上灯火通明,空空荡荡,戏台之下也没人,像是一处被人遗忘的角落。蒋璃登上戏台,细细看着那雕梁画栋的台柱、绣线精致的帘幔,想到师父说,这戏台啊就是唱戏人的一生。
  人生如戏,戏如人生。想成为戏痴不易,但想活得明白也是不易。

  她踩着台上的灯影慢慢地走,戏词大抵都快忘光了,但曲调倒是记得清楚,在台上的走步、换步等等位置的变换她也以为忘了,可脚步像是填存了记忆,就这么一点一点地恢复了。
  有太久没去回忆,怪她总是个逃兵,怀念一次就伤痛一次。
  突然听到板鼓的声响,一声一声随着她的脚步。
  乐师们在帘子后敲着鼓点伴着奏,声响从戏台扩散,引了周围几个工作人员上前。戏台之上,后帘也掀,伴着急促的鼓点,又一人蹭蹭亮相。
  蒋璃定睛一看倒吸一口气,连连后退两步。
  是霸王项羽,左时!可这一声没能脱口,蒋璃的惊愕不过数秒,紧跟着认出项羽的扮相者,商川!
  台上锵锵锵的声响引得越来越多的人前来,大抵都是剧组的工作人员,他们看着台上的虞姬啧啧称奇,私语间都是倒上一句漂亮的。蒋
  璃没想到商川会扮上项羽,她以为不过就是场怀旧,像是从前,她彩妆上阵,他则在旁学着她的一颦一笑。
  商川亮相而立,威风凛凛。蒋
  璃却是心口一紧,商川这扮相迎面,真是像极了左时,就连眉宇间彩妆的弧度都跟左时一模一样,她脊梁骨微微泛凉,认识商川这么多年,竟不知他除了虞姬的扮相外还能绘上霸王项羽。有
  一种预感隐隐而起,未等成型,项羽就开了腔:力拔山兮气盖世,时不利兮骓不逝,骓不逝兮可奈何,虞兮虞兮奈若何?
  是四面楚歌那部分的选段。
  在戏文中到了这部分该是虞姬献舞,为霸王舞剑,然后有近侍一报再报敌军四面来攻,最后虞姬拔剑自刎。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