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阳亭奇事》
第32节

作者: 刘阿宇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见祝倩貌若平常,除了脸色憔悴外,再没有什么异常!不由发愣了起来。
  祝倩见我目光呆滞,显是慌了神。眼眶刹那间就红了起来,抓住我肩头就是一阵猛摇。
  我一把抓住祝倩双手,嬉皮笑脸道:“祝大美女,我还没死呢,用不着这么伤心!”

  祝倩见我像没事人样,手立马就缩了回去,“谁伤心了?切,你还真会给自己脸上贴金!”说罢,扭过头转身就走,不巧正瞥见拐角边的那具森森白骨。
  祝倩显是想也没想到,这里居然还藏着个这么样的鬼东西,当即两眼一翻,竟自晕了过去。
  我惊恐地望着眼前发生的这一幕,仿佛是在看一场电影回放。我把手轻轻搭在祝倩背上,动也不敢乱动,背后已是冷汗淋漓。
  这也太诡异了吧,难道刚才真的是做了一场噩梦,不过那也未免太过逼真了吧。

  想了片刻,我决定还是先将祝倩扶起再说,就当我小心翼翼挪动她身体时,果然祝倩突然醒了过来,像发了疯一样嚎叫起来。
  还没来的及反应,祝倩就已一把挣脱我手,两眼一翻,果真晕了过去!
  我顿时看傻了眼,刚才哪里是梦境!分明是诡异的不能再诡异的预言!
  此时房间里除一盞豆黄灯外,再无半分光亮。透着昏暗的光线,更是显得叠影重重。我小心地向四周四处打量。只见那油灯似乎也快到了风烛残年,说不准什么时候就要随时灭掉。
  这时,我脑里转的飞快,来不及多想,径直跑到第二口箱子跟前,猛地抽开来,果然一支大红蜡赫然出现。

  我连着那本黑色本子一并也取了出来,换上大红蜡,心里才稍稍安定下来。
  既然一切都是注定,我反而踏实了不少。安顿好祝倩后,我饶有兴趣地端详着眼前这具白骨。还别说,真让我看出了些端倪。
  这副白骨四肢骨节尽已脱落,全身成蜷缩状弯曲。一看就是生前被人打折了四肢,剔断了脊梁骨,端的是凄惨无比。想到这,我后背不由的一阵发凉,这该有多大仇恨才下得了这般狠手!
  想起这白骨极有可能是我曾祖陆汶崖,再加之方才所谓梦境里的他,居然是那般侠骨热肠。蓦然间,我对徐勉说的话产生了深深的怀疑,难道这里面有个天大的阴谋?!
  事情看来越来越是复杂,此时我已有些心力憔悴,不知身上的那麒麟降,哦不,应该叫湘西鬼盅是否真的解掉了?如果刚才真是梦境,看来我还高兴得太早,当下之急,还是尽快出了这鬼门关,解掉我和祝倩身上这该死的诅咒。

  想罢,我扶起祝倩准备就此出去,蓦然间突然记起一事,现在只有往回走的份了。我回头望了望那堆白骨,心中没来由生起一份悲愤,我走上前去,双膝跪地,郑重朝那白骨拜了三拜,心中默念道:“曾祖在上,不管这次晚辈前途如何,我定要将你的事查个水落石出。愿您在天之灵佑我得偿所愿,解了我身上之患。”
  我凝视着这具开不了口的白骨,心中戚戚然悲切。似乎冥迷中的命运托梦,要了结这尘封几十年的旧事,我为涵轩而来,如今依然毫无头绪,反而更是迷雾重重。但这短短时间我似乎又经历了很多,也明白了太多。
  命运的年轮仿佛奇怪的枷锁将我死死掐紧,这时我又想起了祝倩的话:“你要记住,不要让命运选择我们,因为我们的命本该由我们做主!”
  我一手端着蜡烛,一手扶着祝倩,艰难地沿着台阶缓缓上去,或许是年代太久的缘故,这蜡烛里竟挥发出一种说不出来的气味,似香不是香。我摇了摇头,走了十来分钟,眼见那烛光越来越亮,想来快要燃到了尽头。

  我抬起头,头顶上出现了出口。我一阵欣喜,扶着祝倩快步走了出去。
  我没有料到这次居然会如此顺利,实在是有些始料未及。这时天已大亮,不知不觉中我们竟在这残阳别墅里折腾了一晚上。
  出了主楼门口,我见大门之外一片狼藉,想是那些怪物干的好事。我不放心邱澜,特地回他房里转了一圈,却是空无一人,怕是十有**给遇害了。
  想着鲶鱼那嬉皮笑脸的样子,我心里突然觉得堵得慌,虽然我与他之间没太大交集。但内心里总是一阵愧疚。就像徐勉一样,他本该是好好的活着吧。
  至于徐勉,我一直也没找到他的尸首,后院的平楼我翻了个遍,里面外面什么也没剩下,就连那些面目狰狞的怪物似乎也一同消失的无影无踪。
  望着兀自昏迷不醒的祝倩,我深深地叹了口气,慢慢拖着她走出了那残阳路别墅。
  此时旭日初升,亭阳早晨的第一道曙光正斜射在别墅楼前,寂静的别墅显得孤零又落寞。

  还没到市区,二人就被几个公丨安丨给盯住了。这也难怪就我这模样,浑身血迹斑斑,再拖着个不省人事的祝倩,不被人怀疑才怪!
  我原打算先把祝倩送到医院再说,不过这样也好,至少连打车的钱都省了。
  那领头的丨警丨察是个圆脸的胖子,大概40来岁的样子。只不过个子小小的,眼睛小小的,鼻子也是小小的,居然还自称姓肖。我心说好嘛,都小到一块去了。当下也不多废话,只说自己被人打了。那肖警官倒是蛮细致,立马就掏出个小本子,打算要记录。
  这时我才认真起来,正儿八经开始说起胡话来。那肖警官一五一十全都记了下来。
  突然,他看向祝倩,“这个美女?你认识?”
  我哈哈一笑,“能不认识吗?这是我女朋友,在二院上班叫祝倩,不信你问问。”

  那警官果然拿起了手机,不知拨给了谁,电话里说了一通,末了,他合上手机笑道:“嗯,人没错,要不你先和我回局里备个案,这位美女我看还是送医院比较好。”
  我见祝倩脸色通红,显是高烧不退,不由更是担心,当即表示同意。
  肖警官让几个手下的带我回去,自个儿拦了部出租送祝倩去医院。我心说好人呐,这年头像这么古道热肠的人不多见了。
  闲话不表,我和那几位到了局里录了个口供,也就算走完了流程。最后走的时候,一位年轻的警官还特意让我留下手机号码,说到时随时保持联系。我一掏口袋,我那破烂手机早不知落哪儿了。
  那警官看我这般也是没法,只好留下我在茗州的家庭住址。最后告诉我祝倩被肖警官送到二院去了。
  我一听这话,赶紧向他询问起具体路线来。那警官呵呵一笑:“看你也是学生,又是外地人,要不呆会我开车送你过去吧。”
  我连声道谢,不多时,二人就到了二院。那警官指着一栋6层的白色楼房说道:“他们在三楼307,你去吧。”
  辞了那警官,我径直奔那307病房跑去,不巧在二楼正好撞见那肖警官。只见他面色凝重,全然没了初见时的和颜悦色。他见我上来,一把拉住我,低声道:“陆朋,你和我到一楼去,我有话要讲。”说罢,不由分说先行下去了。
  日期:2018-07-12 18:4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